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35章:七王爷来府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全年资料大全正版内部资料第一份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35章:七王爷来府了?

    随着年节越近,天气,也越发凉了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柳府小廊桥下的亭子里,手边放了一堆的零嘴儿,她指挥着院里的小丫鬟们,到湖畔里采今年最后的一批莲子。

    在怀月院里呆了三天,柳蔚再宅,也到底有些呆不住了。

    今个儿一早去老夫人那儿请了安,跟老夫人明示暗示了一堆,老夫人终于答应柳蔚,可以在府里自由活动,但是不准出府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想出府,她就是看到荷花的季节马上就要过去了,着急着想吃最后一顿莲藕宴。

    要说北方的莲藕,和南方的就是不一样,北方的个头要大些,还要甜些,南方的个头小些,味道也要平一些。

    看着丫鬟们在湖畔边忙来忙去,柳蔚吃着自个儿的麻辣藕片,嚼得咯嘣咯嘣的,吹着凉风,看着手里的话本。

    正要去正院的柳月,从小廊桥路过,看到下头热热闹闹的一通,又瞧见那坐在亭内,潇潇洒洒的面纱女子,眼底凝起一丝复杂。

    “小姐,怎的不走了?”丫鬟碧蓉看四小姐站在桥上不动了,上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月回神,淡淡的道:“大姐姐在这儿,过去打个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书看得正起劲,身边正给自家小姐剥瓜子的翡翠唤了一声:“小姐,四小姐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抬眸看了一眼,见柳月已经走到了亭子前。

    将手里的书放下,柳蔚等着柳月过来。

    柳月上前,对柳蔚行了行礼:“大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四妹妹这是要去哪里?”柳蔚笑着问。

    柳月恬静的道;“妹妹要去母亲那儿,之前答应了母亲的梨花缎子绣好了,正要给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到碧蓉手里提着个绣篮子,随意的道:“听说妹妹亲事已经定了,这阵子,该是绣嫁衣忙碌吧?”

    柳月的亲事定下了,反倒是柳瑶和柳沁,还没定下。

    那日诗会,柳瑶对七王爷当众献花,被京都公子哥们视为乐谈。

    于文倩上门取消亲事后,柳瑶便一心等着七王爷来提亲,也拒绝了吕氏给她相看的其他人家。

    柳沁却不知为何,也拒绝了吕氏给她看好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柳沁说自己前些日子身子不爽利,看大夫的时候,大夫说她这会儿的身子,不适合成亲,好歹要养个三四个月,并且之后怎么样,还说不准。

    吕氏对柳沁也不太重视,见柳沁不着急,吕氏也懒得操这个心,却为难了钟姨娘。

    据说那阵子,陶宁院里天天吵架。

    而在柳瑶,柳沁都没定亲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柳月反倒遵循吕氏的意思,与一位曾在诗会中,为柳月献花的庶子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月在吕氏面前一直很乖顺,对于自己的亲事,好像也是很容易满足。

    如今柳月每日都在院子里绣嫁衣,据说样式很好看,加上柳月手又巧。柳瑶和柳沁找过柳月两回,意思是在柳月出嫁前,希望也给她们绣两件,也要那么好看的。

    柳月也不知道答应没有,但在柳蔚看来,柳月应该是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妹妹那些琐事,有何忙碌的,倒是姐姐的,前个儿听说祖母、父亲在怀月院发了一顿脾气。”

    那晚之事,让柳蔚意外的是,竟然没在府里传开,偶尔零散的几句流言,也就是柳蔚做了什么,惹长辈们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但是府里人却不知柳蔚与男子出府,更没听过容棱对柳蔚提亲之事。

    大概是得了上头的警告,下人们的嘴都严实着,便是几位小姐猜来猜去,也没猜到什么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柳月此刻是在试探,柳蔚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也就是笑笑,敷衍的道:“一些小事罢了,不打紧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将自己的麻辣藕片推过去,请柳月吃。

    北方人不是特别的偏嗜吃辣,那藕片看着便红的吓人,柳月摆摆手,敬谢不敏。

    看从柳蔚这儿打探不出什么,柳月也懒得与柳蔚枯说,正要告辞离开,却见一丫鬟从小廊桥上匆匆下来。

    丫鬟过来先给两位小姐请了安。

    接着便对柳蔚道:“大小姐,大少爷正带着七王爷来小桥这边,大少爷吩咐,让所有女眷都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七王爷来府了?”柳月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柳蔚别有深意地瞧了眼柳月。

    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太急,柳月咬了咬唇,压下声音:“七王爷怎会来咱们府上?”

    那丫鬟老实道:“奴婢也不知,是与大少爷一起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柳月探头,遥望着小廊桥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柳蔚瞧在眼里,低笑一声,说:“既然有男眷过来,那便走吧,阅儿,亦卉,别忙了,我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扬声唤了一句,在水下的一众丫鬟们都纷纷起来,七手八脚的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柳蔚就等着丫鬟们。

    反倒是柳月,方才还急于离开,现在却跟在柳蔚身边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四妹妹这是……”柳蔚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柳月低垂着眼眉道:“妹妹这梨花绣的缎子样子不错,想问问姐姐,可否也需要,妹妹这些日子得空,若是姐姐也想要,妹妹也可给姐姐绣一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柳蔚看了眼那篮子:“那妹妹给姐姐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月便吩咐碧蓉将篮子拿过来,把缎子摊开在柳蔚面前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两眼,正想说话。

    柳月又道;“这绣法是云绣的法子,用的是倒针法,上头两针,下头一针,穿插而过,逢三组岔一组,这样针脚紧密……”

    柳月絮絮叨叨的介绍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现在时间紧,柳月就不该说这么多废话,可柳月偏偏说了,还说个没完,眼睛却一下一下的飘向小廊桥,分明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柳蔚看在眼里,嘴角的笑容始终没淡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好奇了,柳月这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是故意拖延时间,可是目的呢?柳域,还是容溯?

    看起来应该是容溯,但是柳月与容溯,又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柳蔚心里闪过点东西,便趁着柳月讲解一半时,插了一句:“我这里还有一张面纱,妹妹要不要戴上?”

    柳月懵然的看向柳蔚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