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37章:三皇兄可询过皇弟的意见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必中刘备打一生肖2018年马资料生肖牌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37章:三皇兄可询过皇弟的意见?

    “三王爷?”柳域皱起眉,下意识地看了柳蔚一眼,沉声道:“三王爷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就在前院,正往这边来。”

    柳域起身:“胡闹!怎的也没拦着?哪里能让客人随意的跑到院子里?还不吩咐过去,送三王爷去前厅,好茶相待!”

    下人正要说话,却听小廊桥上,遥遥的男音沉稳传来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那爽朗磁性的音色一出,亭内所有人,都下意识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中,容溯的眼神,最为深。

    与柳域一样,听到容棱来了,容溯的目光第一刻转向柳蔚。

    但因为柳蔚戴着面纱,面上表情又没什么特别,容溯看了好一会儿,也没看出异样。

    可容溯这样目不转睛的看着柳蔚,这个举动却让柳月顿住一口气。

    柳月的目光很晦涩,但其中,却夹着一些扰人心神的复杂。

    玄黑衣袍的男子,穿着一身便装,在柳府下人颤颤巍巍的陪侍下,面无表情的朝着凉亭走来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凳子上,没有起身,目光一直一瞬不瞬的盯着容棱。

    直到容棱走近,柳蔚才垂了垂眸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容棱简直走上凉亭,柳域尽管觉得容棱不懂规矩,但还是先行了礼:“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看柳域,只是看了眼稳坐不动的容溯,以及此刻朝着他低眉顺眼的柳蔚,最后将目光转向石桌上的麻辣藕片,问道:“用蜜酿的?”

    柳蔚抽了抽嘴角,深吸一口气,才回答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好吃?”

    柳蔚声音平平:“三王爷想用,尝尝便是。”

    容棱唔了一声,毫不客气的坐到柳域的位置,在柳域头疼万分的表情下,拿起柳蔚的筷子,夹向藕片。

    容棱的筷子刚刚碰到藕片,一只欣长的手指横穿过来,徒手捏走了容棱看中的那片藕片。

    容棱手指一顿,转首看了过去,便看到容溯面色平淡的捏着那块藕片,放进嘴里,慢慢的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一瞬,目光微冷。

    容溯咀嚼完了,舔舔唇瓣,开口问道:“三皇兄怎的想到,今日要来柳府上做客?”

    容棱另外夹了一片藕片,放进嘴里:“七皇弟能来,本王便不能来?”

    容溯笑道:“皇弟来是有事,三皇兄呢?”

    容棱:“本王也有事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何事?”

    容棱冷目瞧着容溯:“找我的三王妃。”

    容溯目光顿时一凉,怒火中烧的瞥了柳蔚一眼,才道:“那真是巧,我也是来找我的七王妃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七弟有心上人了?”

    容溯:“不,有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听说逃婚了?”

    容溯:“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放下筷子:“七弟不是有了林家小姐?”

    容溯勾唇:“三皇兄消息灵通。”容溯顿了一下,又道:“一个侧妃,一个正妃,不冲突。”

    容棱瞥容溯:“谁侧,谁正?”

    容溯:“自然先者为正,后者为侧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林家小姐是侧?”

    容溯:“是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林家同意?”

    容溯:“我会让林家同意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:“那先祝贺七弟。”

    话落,容棱又道:“不过很可惜。”

    容溯挑眉:“可惜什么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可惜七弟的正妃人选,没空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为何没空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眼柳蔚:“她要做本王的三王妃。”

    容溯冷眸微紧,也看向柳蔚:“三皇兄确定?”

    容棱硬着头皮,点头。

    容溯;“可询过当事人的意思?”

    容棱再次硬着头皮:“询了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可同意了?”

    容棱继续硬着头皮:“嗯。”

    容溯面色猛地一变,变得阴凉:“那三皇兄可询过皇弟的意见?”

    容棱挑眉:“你的意见重要?”

    容溯冷笑:“我与她婚书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容棱抬眸:“拿出来看看?”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将与柳蔚的婚书搞丢一事,不说传遍京都上下,但特意打听,还是能打听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一张脸发木的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柳月则张大了嘴,听着两人的对话,目光在柳蔚身上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三王爷这话的意思,分明是要娶柳蔚,可七王爷那话……

    林家小姐,谁正谁侧,柳月不知容溯与林家小姐已有了婚盟,更不可能想到,容溯话里话外的意思,竟然是想与三王爷争夺柳蔚,并且要承诺予柳蔚正王妃一位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那个人跟自己说的,明明不是如此。

    柳月一下子很慌,手忙脚乱的看着那两个唇枪舌战的皇家矜贵男子,视线一转,又看向柳蔚,柳月眼底即便刻意控制,还是不知不觉渗透出恨意。

    柳月毕竟道行不够,柳蔚不需仔细感觉,便知柳月正在瞪人了。

    柳蔚稍稍回首,柳月急忙将目光避开,但柳蔚还是看清了,柳月眼睛里那凉的没有温度的怨怼。

    柳蔚嘴角讥讽一勾,甩了袖子,转身就走!

    “大姐姐。”柳月张口唤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头也没回,直接朝着怀月院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丫鬟们急忙告了退,呼呼啦啦的跟上。

    亭子里极快的清净下来,什么莲蓬,莲花,也都被带走了,只有一盘麻辣藕片,被容棱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容棱把麻辣藕片放到手边,收拾桌子的翡翠不敢问三王爷要回来,只能灰溜溜地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说走就走,招呼都不打,亭子里三个男人却置若罔闻,好像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实则柳域是在意的。

    但柳域已经拿这个大妹妹没办法了,在意也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容溯却也是在意的,但柳蔚不给他面子已不是一次两次了,方才的莲花此刻还在地上,柳蔚离开时,还踩了两脚。

    容溯不敢拿自己的面子去赌,万一他叫住柳蔚,柳蔚不停下,反而走得更快,那他不是平白掉面子给容棱看?

    因此容溯也只能眼看着柳蔚离开,装作无所谓的摸样。

    至于容棱,压根就没感觉过柳蔚是他能叫得住的,这女人随性洒脱,已到了他也只能轻声诱哄,一句大声的话都不敢说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这三人的心思柳月不知。

    柳月只觉得自己尴尬极了,此刻整个亭子,只有她一个女子,她脸迅速红了,心里更加怨恨柳蔚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