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39章:倒是黏上容棱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购买彩票是否安全六令彩今晚大概出什么生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39章:倒是黏上容棱了

    “父皇已应下我的请婚。”

    容溯手指一顿,将黑子重重放在棋盘的某个位置,面色紧绷:“三皇兄要如何,才肯放过她?”

    “七皇弟又为何对她,尤其在意?”

    容溯一滞,强调道:“柳蔚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容棱冷言:“柳蔚不再是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婚书还未作废。”

    容棱叹了口气,面色如常地落下一枚白子,然后静静的吃掉容溯一半的黑子,再开口道:“好好娶你的林家小姐,柳蔚的事,最好别再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容溯眯紧眼睛,不甘示弱:“柳蔚,必然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再说话,容溯此刻的执着,容棱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容棱刻意透露给秦徘的那些信息里,一方面虚构了柳蔚这五年的行踪,一方面,也为柳蔚的特别,塑造了一些合理的理由。

    比如一个养在深闺的女子,为何施得一手好医术?还是早已绝迹的针术一门?

    柳蔚会医的事,如今已经在京都街知巷闻,柳蔚对外的说法,是苦海寺明悟大师教的,而明悟大师显然也配合柳蔚的这个谎言,从未揭穿。

    但明悟大师不会医术却是事实,只要有心人多花些功夫去查,便很快能查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容棱以防万一,便为柳蔚虚构了一个德高望重的神秘师父,若等明悟大师坚持不下来了,这个“师父”就会出现,但这位师父因为太过神秘,所以无名无姓,无从考据。

    容棱以为这样算是可以了,但他显然漏掉了一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越神秘的人,越是令人无限想象。

    容溯显然就是想象中的这一人。

    容棱昨日得到消息,在容溯收到秦徘关于柳蔚的调查信息后,这两日,容溯竟产生了一些想法,并且还付诸行动,去调查了。

    京都是镇格门的地盘,容棱很轻易便知道容溯调查的方向。

    容溯是往辽州调查……

    而容溯调查的东西,不是别的,竟是涉及巫蛊一族。

    容棱知道,容溯正在怀疑柳蔚这五年来有所奇遇,而这个奇遇,跟巫蛊一族有关。

    巫蛊一族若不是从柳蔚口中得知,容棱也不清楚世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群人,但容溯却显然早就知道,并且还知道,巫蛊一族如今就在辽州。

    容溯是如何知道的,暂且不谈,容溯与权王有什么关系,也容后再议,但容溯大概是猜想柳蔚与巫蛊一族有关,当下便对柳蔚势在必得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很后悔,自己不该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容溯现在大概还以为,三皇兄也知道柳蔚跟巫蛊一族有关,因此,才表明要娶柳蔚为正妃。

    而容棱越是对柳蔚不放手,容溯就越是觉得自己猜对了!

    否则一个容貌被毁,风评不佳的女子,为何会让堂堂三王爷,镇格门都尉如此特别“倾心”?

    容棱知道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,一时不爽,在下一颗棋子落下时,便把容溯的黑子给全吃了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棋盘上空空如也的黑子,脸色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让你回去!”

    那边,柳域与柳瑶还没说清楚。

    柳瑶死赖着不走,柳域若不是看在有客人看着的份上,恨不得找人把柳瑶拖回去。

    柳瑶扒着哥哥的手,哀求道:“大哥,你就让我给七王爷请个安,只请个安我就走。”

    柳域回头看了亭中两人一眼,到底对亲生妹妹狠不下心:“请个安就走,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说的,我说的!”柳瑶急忙保证。

    柳域无奈,只好带着柳瑶过去,柳瑶先对三王爷福了福身,再走近一些,靠在容溯身边,对容溯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这一礼柳瑶动作有些大,手还有意无意的扬了一下,顿时一丝甜腻的桂花香气,窜入鼻息。

    容溯拧了拧眉,看向柳瑶。

    柳瑶见七王爷注意到自己,面上不禁一喜,赶紧附上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柔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很清,很淡,透着股迷蒙的香甜。

    容溯再回头时,嘴角已经挑了起来,他问道:“这快到午膳的时候了吧?”

    柳域看了看天色,点头:“是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便用膳吧。”容溯起身,正要走时,转首对柳瑶道:“二小姐也一起?”

    柳域正要拒绝,柳瑶已自己答应:“既是王爷开口,小女子自是愿意。”

    容溯点头,又道:“方才大小姐走得匆忙,本王还有些话未与大小姐说,不若也叫大小姐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柳域本能的要拒绝,不想容棱却开口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两位王爷都非要跟柳蔚一起用膳,柳域也不好再坚持了,只能派人去叫柳蔚。

    柳瑶虽然不开心柳蔚也来,但能和七王爷一起,就也不介意了。

    柳蔚接到消息的时候,第一反应就是,不去!

    但想到柳瑶也在,柳蔚又忍不住想知道,柳瑶又会出什么招式攻陷容溯?那次诗会,大庭广众,柳瑶连花都敢送,今日人少,指不定柳瑶还会做出什么更惊世骇俗之事。

    柳蔚承认自己这几日在府里闷着,闷无聊了,对于这种好戏,本能的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所以犹豫了一下,“想看戏”的心情还是战胜了“跟他们吃饭,一定会消化不良”的心情……

    最后,柳蔚纤手一挥,带着两个丫鬟,便往前厅走去。

    柳蔚原以为,进入前厅会看到柳瑶缠着容溯,殷勤地跟容溯说个不停,而容棱与柳域孤冷的坐在一边,不置一词的画面。

    可柳蔚却没想到,自己看到的,竟然是颠倒过来的!

    前厅的圆桌,此刻摆了五个位置。

    首位坐着三王爷容棱,其右手下方,便是柳域,正对首位的副次位,则是坐着七王爷容溯。

    而按照这个坐法,那容溯左手边,就该坐着柳瑶,而柳瑶旁边,也就是刚好容棱的左手边,则应该空着一个位置,应该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,柳瑶却没有挨着容溯坐,反而坐到了容棱旁边,而且还挪动了椅子,将椅子靠紧容棱,正娇笑妍妍地跟容棱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神色复杂的看着柳瑶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柳瑶不是喜欢容溯,怎的一个眨眼,倒是黏上容棱了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