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40章:醋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王中王马会免费资料皮卡丘图片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40章:醋意

    “人来齐了。”看到柳蔚进来,容溯开了个口,便示意柳蔚坐自己旁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里也只剩这个位置了。

    柳蔚无法,只得上前。

    而柳域则坐在另一边,倒也不关注柳蔚,就一双眼睛,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柳瑶。

    显然柳域也没料到,柳瑶怎么会突然缠上三王爷,并且还这样不知廉耻的将面纱都取下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目光微淡的看了容棱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刚好抬头,与柳蔚对视。

    而柳蔚从容棱的目光当中看到了厌恶,应该是对柳瑶的厌恶,但柳蔚还是不明白,柳瑶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等到柳蔚坐下,稍微靠近了柳瑶,柳蔚却猛地愣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可思议的看向柳瑶,却只看见柳瑶一张红粉菲菲的俏脸,正含羞带怯的望着容棱。

    “开膳吧。”

    容溯微笑着开口,将柳域这个主人家该说的话,都给说了。

    膳时一开,柳瑶当即夹了一块肉片,殷切的送到容棱碗里,身子像没骨头似的歪在容棱身边,娇滴滴的说:“芙蓉云片,是小女子平日最爱吃的,王爷您尝尝。”

    那缠绵悱恻的声音,比之青楼里惯会陪人的窑姐儿还要酥骨。

    柳蔚脸色难看了,正要说话,容溯却夹了一块炒藕丁,到柳蔚碗里,淡淡的道:“你喜欢藕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喜欢藕,只是这个季节,正好可以吃,所以就吃得多了。

    看着碗里那块藕丁,柳蔚连筷子都没拿,只突地出声:“大哥就看着二妹妹这样失礼人前?”

    对面的柳域猛地回神,刚要说话。

    柳瑶却将筷子一搁,倏地起身,转身恶狠狠的瞪视柳蔚:“你说谁失礼人前?柳蔚,你不要以为有老夫人和父亲照拂你,你就可以无法无天,你搞清楚你的身份!区区一介庶女,你得意什么?”

    能在这种场面,不管不顾的说出这种话,柳瑶显然已经神志不清了。

    柳蔚面色微寒,同样起身,却一把抓住柳瑶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柳瑶挣扎起来!

    但柳蔚的力气哪里是柳瑶能比的?柳蔚捏着柳瑶的手腕到鼻前嗅了嗅,冷笑:“春情香,谁给你用这种鬼东西!”

    容溯眼皮闪了一下,春情香,柳蔚竟然能闻出这是春情香?

    从方才柳瑶靠近,容溯便嗅出来了这种春香,近些日子,京都很盛行这种香,说是涂在人身上,便有万种风情,搅得男人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七王府里,也有几个姬妾买来用了,但容溯见多识广,稍稍闻过几次,便知道这就是一种夹杂了催情药的花露。

    寻常用在床上,倒是有些趣味。

    但用在平时,却平白显得放荡了。

    容溯识得的美人多,对这种东西自然了解,但柳域是儒雅文士,不好床事,却所知不详。

    容棱更是一向不近女色,自然应该更不清楚。

    容溯打的主意很好,方才是故意让柳瑶与容棱挨着坐,那只要柳瑶稍稍表达出亲近之意,在春香的作用下,容棱本能的就会对其回应,两人看似就甜甜腻腻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容溯特意叫来柳蔚,就是想让柳蔚见见这一面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连男人都不是人人都懂的这种龌龊东西,柳蔚竟然能一语道破。

    容溯的眼神变了一下,心中更是笃定之前对柳蔚的猜想。

    能将一个闺房女子,五年之内教导成杏林高手,这样的能力,不是巫蛊一族,谁能做到?

    柳蔚却不管其他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柳蔚只觉得愤怒,捏着柳瑶的手,转首问向巧云:“是你给你家小姐涂的这春香?”

    巧云一脸莫名,无措的摇头:“奴婢……奴婢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柳瑶一把甩开柳蔚的手,怒目而视:“你少碰我!”

    柳蔚寒下眸子,手指袭去,突然捏住柳瑶肩膀,再在柳瑶肩窝穴道狠狠一捏,柳瑶“唔”了一声,顿时手脚发软,身子一滑,滑到了椅子上坐着。

    柳蔚冷声道:“去请大夫!”

    柳瑶这会儿反倒不动了,只是扶着自己的头,觉得头晕目眩,有些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这是春药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柳瑶只是嗅了些,还不算中药,只是身体会如喝酒醉了一般亢奋,而剧痛可以令柳瑶回神。

    只是回神后,因为药效残留,柳瑶还是会觉得迷迷蒙蒙。

    巧云此刻也发现问题,急忙上前扶住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柳域霍然起身,对着外头吩咐:“还愣着做什么,去请大夫!”

    外头顿时一阵兵荒马乱。

    混乱中,柳蔚瞪了容棱一眼,冷笑着走到容棱身边,对着容棱的耳朵说道:“容都尉也是中过春药之人,柳瑶身上的味道,闻不出了?”

    容棱修长好看的手上端着酒杯,眉眼轻抬,嘴角噙着轻笑:“日子太久,本王倒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反倒是小女子搅了容都尉的艳福?”

    容棱伸手想拉柳蔚的小手,柳蔚看出,身子一转,避开了容棱,转身走出大厅。

    柳蔚来了又走,走的时候面上罩着寒霜,显然极为不快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柳蔚的背影,又看向容棱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容棱目送着柳蔚离开后,倒是对着容溯抬起酒杯,说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容溯眯起眼:“三皇兄谢从何来?”

    容棱笑而不语,将那杯酒,淡淡饮尽。

    容溯此刻咬牙切齿,他若是此刻还不看出,便枉费长了这双眼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分明已是关系匪浅,而他方才想用柳瑶,离间柳蔚和容棱,反倒弄巧成拙,害柳蔚心生醋意,对容棱更是在意!

    容棱这声多谢,宛若滔天讽刺,刺得容溯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有的人栽过一次,不思长进,终究还会栽第二次,有的人栽过一次,痛定思痛,终身不会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容棱就是第二种人,柳瑶身上的春香,他比容溯还早闻出。

    那香味他终身难忘,又怎会再次上当?

    方才不过是将计就计,而结果,果然是令他心喜的。

    想到柳蔚离开时那冷冰冰的眼神,容棱嘴角的笑意慢慢扩大。

    正思忖着,这种招数用过一次,不知还否能用第二次的时候,外面天空,突然响起一声乌星啼鸣。

    “桀……桀……”

    绵长悠远的啼叫声,令院中下人悚然一跳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