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42章:学会了畏惧,学会了害怕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王中王心水高手土论坛彩票挂机方案大小轮投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42章:学会了畏惧,学会了害怕

    车夫开始驾车,柳蔚便在车厢内快速的换衣服。

    等换好了,柳蔚撩起车帘往外看,便将外头物景飞速略过,马车正是朝着城门方向驶进。

    今日,辽州送至京都的四十六名孩子,全数抵达,但途径京郊时,其中一个孩子突然口吐白沫,浑身抽搐。

    护送的镇格门士兵以为是癫痫症发,但其他孩子却说,不是癫痫。

    还说坏人曾给他们都吃过一种药,那种药会让他们每个人不定期的发病,病时神志不清,浑浑噩噩,每次发病要长达一个时辰才会好。

    士兵知道这些孩子是中毒了,便不敢鲁莽赶路,深怕车马颠簸,把孩子弄死了。

    便只能就地休息,再派人立刻回城禀报都尉大人,最好是能派个大夫跟来。

    禀报的人直奔镇格门军机大营,但营中人说,都尉大人不在;

    禀报的人又去了三王府,王府中只有柳小黎和容矜東,柳小黎问过事情后,觉得不对,便派了珍珠去找容叔叔和娘亲。

    因为小黎是见过曲江府那些变异小虫的,娘亲说过那些制作变异小虫的人,有可能就是幼儿失踪案的凶手,所以小黎觉得第一时间应该找娘亲,若是找其他大夫,怕误诊了,可能会害及孩子性命。

    珍珠之前找到了容棱,桀桀桀的叫半天,就是告诉容棱,有人又被植入了小虫,快死了,快找主人!

    但容棱听不懂,珍珠觉得容棱很没用,就自己去找了。

    马车驶了两个时辰,快马加鞭,才出了京都城门,抵达事发地点。

    一下马车,柳蔚便感觉迎面扑来个什么团子一样的东西,柳蔚本能的接住,就听到小黎脆生生的唤她:“爹。”

    柳蔚顺手抱住小黎,又看到跟在小黎背后的容矜東,愣了一下,弯了弯腰,招呼:“你是小矜?”

    容矜東不认识这个长得很白净的叔叔,但是他却听到小黎弟弟叫“他”爹?,小黎弟弟的爹不是他的三皇叔吗?眼下这人是谁?

    容矜東很不安,但看着小黎弟弟依赖的挂在白净叔叔的脖子上,便觉得白净叔叔应该不是坏人。

    很踌蹉的低下头,老实的点头:“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抬手,摸了摸他的头:“我家小黎没给你添麻烦吧?”

    容矜東感觉脑袋上的手,软软的,轻轻的,很舒服,便忍不住想去蹭蹭,但又意识到,这样太失礼了,就只是僵直的站着,含糊的说:“小黎弟弟……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立刻得意的道:“爹,小矜哥哥说我厉害。”

    柳蔚敲了敲小黎的脑袋:“人家是客气!”

    小黎捂住头,不知道小矜哥哥为什么要客气,便说:“小矜哥哥,这是我爹,你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黎弟弟承认这真是他爹,容矜東更迷茫了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有两个爹?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个爹啊。”小黎脆生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容矜東看看柳蔚,又看看不远处,正被一群镇格门士兵围着朝大马车走的三皇叔,彻底晕了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低笑一声,对这个比自家儿子大五岁的小男孩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柳蔚放下小黎,一手牵着小黎,一手牵着容矜東,快步朝容棱走去。

    容矜東刚开始还不好意思,但是等到小小的手掌,被塞进了一个暖暖的掌心中,就不想松开了。

    容矜東出生起便没有娘亲,因此一直不知道娘亲手的温度,但是现在觉得,虽然这个白净叔叔是个男的,但是“白净叔叔”的手,和想象中娘亲的手的感觉,好像啊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看了看那只握住自己的轻柔纤手,一时目光便挪不开了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容棱也从士兵口中知道了情况,两人对视一眼,士兵头领带着他们,停在了五辆大马车前面,对着其中一辆道:“就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柳蔚撩开帘子,便看到里面,九个小男孩缩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男孩们身后,是一个仰躺着,气息不稳,不断发出疼痛呻吟的小男孩,九个小男孩宛若卫士一般,紧紧护着后面发病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同时用一种警惕的目光,看着马车外的陌生人,每一具小身体,都是紧绷着的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一眼,便放开车帘,问士兵的头领:“这些孩子一直这样?”

    士兵头领点头道:“从救出他们,他们便一直一群人呆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其他人也是?”

    士兵头领叹了口气,走向旁边那辆马车,撩开车帘。

    这辆马车里,是十个小女孩,这些小女孩也是紧缩在一起,用惶恐又不安的目光,看着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人中,有人说过会带她们去找她们的爹娘,还会每日给她们送吃的,但是她们还是不能信任,她们只信任身边的小伙伴。

    柳蔚眼中露出凉意,不是对这些小孩,而是对掳劫孩子的凶手!

    这些孩子,都还太小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孩子,有的连说话都不会,连走都不会,但却已经学会了畏惧,学会了害怕。

    放下车帘,士兵头领犹豫的问道:“大人,这……”

    那发病的孩子被堵在了最里头,他们要先把前面的孩子带走,才能看到后面的孩子。

    但士兵都试过了,原本士兵就想把那发病的孩子单独放在另一架马车里,可是那些孩子不肯,他们只有在一起才有安全感,走了任何一个都不接受。

    柳蔚面色微沉的对容棱道:“把你的人带远点,孩子害怕。”

    容棱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吩咐镇格门的人,后退到至少一里外去。

    等到人都退下了,柳蔚再次撩开车帘,自己没进去,却是推了推小黎和容矜東。

    小黎很明白娘亲的意思,而容矜東只要跟着小黎弟弟就好了。

    两人爬上马车,柳小黎对孩子们道:“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九个孩子满脸警惕的看着小黎,一刻也不松懈。

    小黎又往前面爬了两步。

    却被叫住:“别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,音色有些沙哑,还带着颤抖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灰头土脸,看着三岁不到的孩子,粗短的小手往前面伸着,做出一个抵抗的姿势,小脸一片惊恐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