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45章:还要,还要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白姐免费彩色统一图库hk百采网资料准确吗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45章:还要,还要……

    容耘愣了一下,他隐约觉得这个名字耳熟,但是被绑走的时候,他才一岁,还没有足够的记忆力,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,所以只是觉得耳熟,却没反应过来那是自己。

    柳蔚轻声说:“容耘,想你母妃吗?”

    母妃?

    容耘大大的眼睛,噙出迷蒙。

    母妃这个词,好像喊过。

    但那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你的母妃很想你,耘儿。”

    耘儿?

    容耘顿时动了一下,耘儿是他,以前好像有人这么叫过他,虽然他已经忘了那个人的容貌。

    柳蔚看时机差不多了,对容耘摊出手:“耘儿,过来,叔叔带你去见母妃。”

    “母……母妃……”容耘犹豫一下,还是决定从小哥哥们中间爬出去。

    另个小男孩及时拉住容耘:“不要过去,他可能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容耘马上停住,默默的坐在原地,迷茫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头疼,跟这些孩子们也没法讲道理。

    柳蔚最后无法了,索性推推容矜東。

    容矜東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柳蔚什么都没说,但他好像就是能明白柳蔚的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,九岁的小男孩故技重施,再次把自己送出去当人质,一番讲解,成功换出容耘。

    柳蔚抱住容耘,容耘把手指从嘴里拿出来,低低的问:“母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回答叔叔几个问题,叔叔就带你去见母妃。”柳蔚说。

    容耘憋着嘴,似乎觉得自己被骗了,明明说了带他见母妃,现在又要回答问题,跟刚才说好的都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而且他虽然三岁了,但会说的话却不多,如果是自己回答不了的问题,他是不是就见不到母妃了?

    容耘一委屈,眼睛一挤,挤出了大颗的眼泪。

    柳蔚已经忘了当初是怎么把小黎养大的,但就是觉得,各种糟心,各种受不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面对一个两岁的小孩,柳蔚再次感到巨大压力。

    容棱就靠在不远处的马车边,环着双手,瞧着柳蔚手忙脚乱的母性摸样,他表情很悠闲。

    反正他过去也会吓着孩子,那他索性就什么都不管了。

    柳蔚余光瞥到容棱那潇洒自如的样子,气的咬了咬了牙,走过去,将容耘丢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容棱条件发射的抱住孩子,但是对小黎以外的任何孩子,他都没有耐心,就是容矜東他都没有耐心。

    所以容棱只是干抱着容耘,也不会哄。

    容耘看到容棱,却愣了一下,然后擦掉眼泪,认认真真的端详他一会儿,咧着嘴说: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他认得你?”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的瞥了容耘一眼:“可是我没怎么见过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容耘却好像认定了容棱,伸手抓紧容棱的衣服领子,小脸露出见面以后,第一个笑容,或许因为年龄太小,这个笑容显得非常憨厚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:“但这孩子肯定见过你,回忆一下,什么时候见过?”

    容棱想了一下,猛然想到:“周岁宴。”

    容耘被绑走之前举办了周岁宴,容棱收到帖子,自然也去了,还送了礼物,但是容棱并没有近距离的抱过这孩子,大概因为他杀气重,容耘的母妃也不打算让他靠近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隔得很远,容耘倒是记住了他。

    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皇家兄弟情谊淡薄,但容耘毕竟才三岁,还不知道那些龌龊斗争。

    容棱犹豫一下,还是勉强拖住容耘,把他抱好,算是认了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容耘很高兴,虽然没有见到母妃,但是见到了哥哥,总算不哭了,就是紧紧的抱住哥哥。

    柳蔚腾出了手,松了口气,指使容棱抱好容耘,她要检查。心想,皇家孩子的记忆力,真是夸张极了!

    柳蔚的手软软热热的,摸在容耘身上,容耘很舒服,柳蔚问道:“你发过病吗?”

    容耘知道发病是什么意思,就点点头,然后伸出一根胖胖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发过一次?”

    容耘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他们给你吃过什么吗?是吃了什么才发病的吗?”

    容耘不知道怎么说,他每天都要吃东西,有时候是糊糊,有时候是羊奶,他不吃东西会死的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个问题得不到答案,柳蔚又按住容耘胸口部分:“发病的时候,这里疼吗?”

    容耘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“会喘不上气吗?”

    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会吐白沫吗?”

    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容耘身上的信息很少,基本和左林的症状相似,但是左林说,他是被喂过一种药,一种很苦很苦的药,大概只喂了一勺子的分量。

    容耘没有这段记忆,估计要不是这药被和在了他的食物里,就是在他没意识的情况下被强行灌过。

    柳蔚让小黎如实记录,便打算将容耘送回去。

    容耘却咬着手指,突然说:“蝴蝶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抬头,果然看到天上飞来一只白色的蝴蝶。

    确定这种蝴蝶没毒,柳蔚伸手卷起一阵掌风,将那蝴蝶捉住,捏住翅膀,递到容耘面前:“你要这个玩吗?”

    容耘眼睛晶亮,狠狠的点头!

    柳蔚就把蝴蝶递给孩子,温和笑说:“你要拿稳,要是飞走了,就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的话还没说完,容耘直接抓住蝴蝶,把蝴蝶翅膀给掰了,然后囫囵着塞进嘴里,把一只活生生的蝴蝶,生吃了!

    容耘只有几颗牙,发育的确实不太好,那些牙像米粒一样大小,他捂住嘴,吧唧吧唧的嚼完,咽下去后,笑得特别开心:“好吃,好吃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小黎眨巴眨巴眼睛:“他为什么要吃蝴蝶?没有吃饱饭吗?”

    小黎从来没生吃过动物,但是小矜哥哥说,没吃饱饭的时候,什么虫子蚂蚁都能吃,所以小黎怀疑这个小孩子没吃饱饭。

    柳蔚头很疼,瞪着容棱:“为什么不阻止?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,谁能想到一个三岁大的孩子,会突然把蝴蝶给吃了。

    容棱在那一刻,也没反应过来,等到他反应过来,那蝴蝶已经被孩子整个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吃了一只,容耘并不满足;“还要,还要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