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46章:黑色蜘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一肖一嗎期期准开奖历史记录表2017年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46章:黑色蜘蛛

    柳蔚皱眉问道:“为什么喜欢吃蝴蝶?”

    容耘很天真地说:“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好吃?”

    容耘困惑,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蝴蝶会好吃,就是连续地说:“好吃,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让小黎将这项记录下来,决定该找个沟通能力好的大孩子仔细问问。

    把容耘送回去,然后把容矜東换出来。

    再去下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这次柳蔚要严丘!

    严丘失踪的时候两岁,失踪两年,眼下已经四岁,算是这些孩子中,年纪稍微偏大那一挂的。

    容矜東又把严丘换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不哭不闹的严丘,倒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严丘白净的小脸上露出凉意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不愧是将门之后,你爹厉害,你也厉害。”

    严丘声音软绵,音色却很冷酷的说道:“不用拿我爹来哄我,要杀就杀,我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柳蔚刮刮小家伙的鼻尖:“谁要杀你?”

    严丘哼了一声,扭过头去,不让柳蔚碰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柳蔚托着小家伙,耐心的问:“你喜欢吃蝴蝶吗?”

    严丘皱起眉:“不喜欢!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吃蝴蝶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别人会吃?”

    “你问别人啊……”严丘一脸倔强,言语更是毫无留情。

    这下子,还让柳蔚遇到个硬脾气的了。

    柳蔚失笑,继续问:“想你娘吗?”

    严丘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想你爹吗?”

    严丘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祖母,你的哥哥,对了,你哥哥的身体好了很多,他说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!”严丘脱口而出:“我哥哥不喜欢我!他的身体也不会好!你不用骗我了,我什么都不会说!”

    “我不骗你。”柳蔚柔声道:“你哥哥以前不喜欢你,那是因为你哥哥的身体不好,但你的身体却很好,他很羡慕你,所以排斥你,可是他的身体现在也快好了,所以他了却了心结,就开始想你,思念你,盼你早日回去,健健康康的回去。”

    严丘狐疑的看着柳蔚,似乎在揣测,这些话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柳蔚双目含着笑,让小家伙此刻看个够,表情一片真诚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严丘才垂着眸,问道:“我哥哥的身体……真的会好吗?”

    “会的。”柳蔚肯定道。

    严丘抿唇:“我娘说,哥哥的身体永远不会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娘太早放弃了,你哥哥中了一种毒,那种毒把他害得很惨,但是这种毒,我可以解,所以他就会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严丘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。”柳蔚点头。

    严丘摸摸柳蔚的下巴,说道:“你没有胡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捏住小家伙的小手,放在唇上,和蔼地轻轻亲了亲:“不是所有名医,都必须有胡子,况且,有胡子的那些,根本就治不好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严丘感觉自己的手被亲得痒痒的,他把手缩回来,藏在背后,还是不确定:“你真的能治好我哥哥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能治好我哥哥,我会很感谢你,我爹娘也会很感谢你,我们会给你很多银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谢谢,我很需要银子,不过我更需要你,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

    严丘挣扎了一下,最后妥协了:“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便问:“蝴蝶的事,你知道其他孩子,会吃蝴蝶吗?”

    严丘眼神黯淡一下,沉重的颔首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本能……”

    本能,竟然用这个词。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睛:“说明白些。”

    严丘垂着一双眼睛,回忆道:“第一次,是小花妹妹,小花妹妹被那种蜘蛛咬了一口,过了几天,就开始找虫子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蜘蛛?”柳蔚皱起眉:“什么蜘蛛?”

    “黑色蜘蛛,身上有绿色斑点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严丘继续道:“那些人,管那种蜘蛛叫‘宝宝’,但是不让蜘蛛咬我们大孩子,只咬一岁半以下的弟弟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被蜘蛛咬过,就会吃虫子,那些人说,那是本能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问道:“你们大孩子,是喝一种很苦的药吗?大概是一勺子的量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那是好药。”严丘说:“喝了那个药,才能抵挡住发病时候的痛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难能承受住一个时辰呼吸困难的痛,正常的孩子,过一炷香功夫,就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那种药,能支撑他们度过险境,能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为什么会发病?他们给你们吃过什么吗?”

    严丘摇头:“是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住哪儿?”

    严丘回忆一下,似乎在确定那种地方,那些人是怎么称呼的,想了好一会儿,严丘才脱口而出:“沼泽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你们住在沼泽里?”

    严丘摇头:“沼泽上面的木房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却摇头,意指是并非在沼泽木房子找到的这些孩子。

    柳蔚说;“救走你们的那些士兵叔叔说,是在辽州的乡镇找到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严丘再次摇头:“两天前,我们才被送到那里。”

    严丘皱着脸,咕哝着说:“大个子说,有人要带走我们,让我们不要逃走,不然会死。”

    柳蔚目光微沉,她想到了一些事,一些她以为自己,已经忘记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个子是谁?”没让自己沉溺进那段回忆,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严丘说:“大个子没有名字,我们都叫他大个子,他很高,很壮,力气很大,可以一口气抱十个孩子挂在身上渡河。”

    “抱孩子渡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自己游回来。”严丘说:“我有一次差点被水冲走了,是大个子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她心里已经有了猜想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容棱,见容棱也目光发沉,眉头紧锁,显然他也是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最后总结:“所以,你们是因为长期住在那片沼泽,才会时不时发病,而那种很苦的药,可以让你们坚持得更久,不让你们死,但是更小的孩子,却不用喝那种药,但是需要被蜘蛛咬一口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