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56章:凶巴巴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118全年历史图库记录1999年第28期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56章:凶巴巴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严震离不敢想得太美好,就怕想得越多,失望越大。

    但现在,严震离真的看到了他的儿子,活生生的儿子,就被他抱在怀里,他能感受到儿子的体温,能感觉到他的呼吸,能听到他在哭着,叫他爹。

    严震离一个大男人,到底还是忍不住流下男儿泪,抱着儿子,死死的不撒手。

    柳蔚含笑的脸上有些僵,主要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哭的画面太美,柳蔚不敢看。

    捂了捂脸,柳蔚拱手道:“恭喜侯爷父子团聚,想必侯爷还有许多话要与小公子说,那在下便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就要走。

    严震离连忙叫住柳蔚:“先生大恩大德,严某无以为报,既然来了,怎的也要用过午膳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柳蔚摆摆手:“还有孩子要送,别人家,想必也是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严震离看了眼柳蔚的马车,犹豫一下,还是没有勉强。

    严震离随意的擦了擦眼睛,对严丘道:“跟哥哥道别。”

    严丘噙着一双红红的眼睛,望着柳蔚,抿着唇,想了一下说:“你答应了,会治好我哥哥,你不能食言。”

    侯夫人扶着老夫人此时刚好出来,严裴走在老夫人之后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府门外,还未看清外面的情况,便听到稚嫩的童音,严肃的说道治好哥哥。

    三人愣了一下,再仔细看,才看清那个被严震离抱在怀里的孩子,不正是丘儿?

    侯夫人与老夫人忙快步走去,后面的丫鬟妈妈匆忙跟上,唯恐两位主子摔着。

    倒是严裴,只是站在原地,微淡的眼眸,一瞬不瞬看着被父亲搂紧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我的,你之前说过的。”似乎以为柳蔚不记得了,严丘慌忙的说。

    柳蔚看侯夫人和老夫人也出来了,知道自己再不走肯定会被留下来吃午饭,便含笑道:“放心,我说过的话一定算话,我会治好他。”

    严丘这才松了口气,然后道:“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勾唇: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完,柳蔚对正神色复杂的望着小儿子的严震离道:“侯爷,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柳蔚话落,跳上马车,吩咐车夫驶走。

    侯夫人与老夫人追出来,柳蔚的马车刚刚离开,两人也无暇顾及,只围着严丘,眼泪跟着便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丘儿,真的是丘儿……丘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丘儿,还认得母亲吗?我是母亲啊……”

    严丘看着两个哭花了脸的女人,抽了抽鼻子,鼻尖酸酸的唤道:“祖母……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诶!”两人连忙答应着,争相着要抱严丘。

    严震离被两人挤得束手无策,正无奈时,恰好看到府门内,一抹淡色身影,正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严震离看过去,便与严裴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严裴平静的收回眸子,让然子扶着自己,转身,走进府里。

    严震离看着大儿子的背影,垂下眸子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侯夫人终于如愿抱到儿子。

    老夫人才抹着眼泪,问严震离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严震离说刚刚回府就遇到柳先生在门外等着,接着说了两句,便把严丘送还给他。

    侯夫人听了,不满儿子:“那你怎的不留柳先生下来用午膳,这大中午的,人家给你送儿子回来,你还将人撵走?”

    严震离冤枉极了:“我留了,先生说还有别家的孩子要送,赶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你没有诚意。”老夫人还在哭,但却也不忘训斥儿子:“我怎的有你这么笨的儿子,一点不会说话,你若是真心挽留,人家会走吗?若非柳先生,丘儿还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回来,你不好好感恩也就罢了,竟就这样将人放走,我看你这些年的官,算白当了!”

    严震离被两人说的哑口无言,最后只能闷着嘴,平白无故的担了一身罪。

    送走了严丘。

    柳蔚回到马车上时,小黎和柳丰都醒了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盘着腿坐在软垫上,瞧见柳蔚进来,便一起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马车全速前进,柳蔚就对两人拍了拍,让两人坐到自己旁边来。

    小黎很快挪过去,柳丰想了想,也爬过去。

    “方才,都看到了?”柳蔚是问柳丰。

    柳丰垂首,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摸着柳丰的头发:“下一个,就是去你家,马上就能见到你爹娘了。”

    柳丰抬起头,望了柳蔚好一会儿,才踌蹉的问:“爹……娘……还……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柳蔚抱起柳丰:“当然会,怎么会忘记?”

    柳丰摇摇头,把脸埋进柳蔚的怀里,鼓着嘴说:“我……我都忘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忘……”柳蔚一下一下的安抚:“你只是年纪太小,所以记不清。”

    柳蔚知道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被绑架后,在高度强制的训练过程中,记忆也渐渐出现问题,刚开始每天晚上都会想父母,后来不过两个月,甚至连父母的容貌都记不清了。大脑不知怎么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柳令还在,若不是姐弟始终扶持,柳蔚怕是,到最后连回家的决心,都要被消磨失去了。

    柳蔚当初被绑架都五岁了,而柳丰被带走时才两岁,这样小的年纪,稍稍洗脑,用不了什么功夫,便能令孩童忘记前尘。

    这四十六个孩子中,除了几个意志较坚定的,大部分人,已经什么都记不清了,如今能记住自己全名的,更是只有一两个。

    柳丰不知是不是被柳蔚安抚住了,虽然忐忑,但还是心中期待。

    小手捏住柳蔚的衣服带子,想了一会儿,小心翼翼的问:“如果……我爹娘……不要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。

    柳丰仰起头,注视柳蔚的眼睛:“你能……要我吗?”

    将柳丰脑袋上的几根呆毛捋顺后,柳蔚道:“没有这个机会,他们肯定要你,他们都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柳丰坚持说:“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柳小黎忍无可忍了,带着一肚子火气,凶巴巴的说:“你爹娘不能不要你!他们不要你!我爹也不会要你!”

    柳丰看着柳小黎,眼睛一眨,就红了,接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。

    柳小黎瞧着吓了一跳,一下子很不安,期期艾艾的望着娘亲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