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67章:咬住她的耳朵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数字货币是二元期权么?英国有多少个大学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67章:咬住她的耳朵

    “住店。”容棱道,将行李顺手递给小二。

    小二接过行李,就往里头喊:“掌柜的,来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开了两间房,小二给他们将行李送上去,临走前,柳蔚丢了一两银子给小二,问道:“听说你们这店,前几日出了事?”

    小二一听,就开始打哈哈了:“客官您听岔了,咱们客栈正正经经,本本分分的,能出什么事,指定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拿出五两银子,阔绰的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二这才转首看了看外面,确定没人听到,才压低声音说:“客官您看,那真不怪咱们店,那是那位外商客人摊上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说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小二便道:“那日一早,店刚开门,那位外商客人就带着活计,说是去制衣铺拿缎子,之后是搬回了三个箱子,但没一会儿衙役就来了,说他们谋财害命,私藏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那外商人一家,自然是否认,结果打开箱子一看,原本说是放缎子的箱子里,竟然真的有一具尸体,接着人就给带走了。客官您看,这不是我们店出的事儿,顶多也就是那箱子在本店大堂里放了那么一小会儿,事后也没官府的人找我们,咱们店可确确实实是冤枉的,您莫要听那些外头的闲话,那都是其他客栈抹黑我们呢,都没存好心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这小二这般紧张,摆摆手,继续问道:“那外商客人后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啊。”小二回忆一下,道:“后来就关进大牢了,我前个儿去衙门送酒,听着说是,不认罪,还吆喝是京都大官的家眷,您说这不是瞎胡扯吗,大官儿的家眷,那府尹大人会把你给关起来?这摆明了就是乱拉亲戚。”

    是啊,这沁山府府尹连丞相的面子都不给,的确是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了小二一些话,小二也都老实说了,柳蔚又赏了他二两银子,人这才走。

    柳蔚思忖着这些信息,回头,正要跟容棱商量,就看到屋里的行李都归置好了。

    小黎因为在马车上没睡醒,这会儿已经倒在床上,抱着被子卷成一团了。

    柳蔚便乐了,走过去,摸了摸床边的杌子上,被叠放得整整齐齐的换洗衣服,笑道:“容都尉贤良淑德,蕙质兰心,在下竟是今日才知道,失敬,失敬。”

    柳蔚话音刚落,正给小黎掖被子的容棱便看过来,而后起身,挑起半边眉毛,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笑笑,拍了拍容棱的肩膀:“都尉大人别这么严肃,开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容棱顺势抓住柳蔚的手,将柳蔚拉过来些,低头问道:“好笑?”

    柳蔚不舒服的推开他,他却不放,两人拉锯两下,眼看着越靠越近,柳蔚咳了一声,赶紧转移话题:“方才的话你都听到了,你说那沁山府府尹,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容棱却不让柳蔚逃避,抓着她,身子一转,将她压到床边的床柱上,托起她的小脸,让她看着他,问道:“还没回答,真有这般好笑?”

    柳蔚无奈:“就是随便说两句,你还得寸进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又靠近两分,将呼吸打在她的脸上:“我一直是这种人,今日才知道?”

    说着,侧首,咬住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柳蔚倒吸口凉气,更加用力的推他。

    容棱却笃定她不会下死手,更加不放了。

    两人磨磨蹭蹭,推来推去,最后柳蔚累了,容棱趁机想含住她的嘴唇,柳蔚机敏一朵,他的一吻,只落到她脸颊上。

    但因为这一偏头,柳蔚看到床榻上,原本已经睡着的柳小黎,不知什么时候坐起来,正抱着被子,头上竖着两根呆毛,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柳蔚震了一下,狠狠的推开容棱!

    容棱淬不及防,被柳蔚打中腹部,闷哼一声,刚要说什么,也感觉到右边有道视线正看着他,他侧眸一看,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赶紧从容棱怀中挣脱,咳了一声,看着儿子:“小黎,什么时候醒的?”

    柳小黎眨巴眨巴眼睛,一双水汪汪的眸子,先看看娘亲,又看看容叔叔,一句话没说。

    容棱也有些尴尬,坐到床边,摸摸小黎的头,将那两根竖起来的呆毛压下去,问道:“还困不困?”

    柳小黎偏过来视线,认真的看了容棱一会儿,出声道:“容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亲我爹?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严肃的说:“那不是亲,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在亲我了?”

    柳小黎比了比自己的双目,面无表情:“爹,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被儿子目睹这种事,柳蔚不常有的羞耻心,突然爆棚了,但柳蔚还在硬撑,就是不承认。

    倒是容棱,思索一下,道:“这没什么奇怪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看向容棱,柳蔚同时也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我喜欢你爹。”

    柳蔚双目瞪圆:“你跟小黎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黎早晚要知道。”容棱很淡定。

    柳蔚反驳:“小黎不用知道!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用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用!”

    两个大人争执起来,柳小黎在旁边听着,推了推容棱,问:“容叔叔喜欢我爹?”

    容棱:“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思索一下:“可我爹……是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却松了口气,她对儿子的洗脑很成功,无论如何,在人前,一定要坚定的相信,娘亲就是男的,这是铁律!

    容棱滞了一下,揉揉小黎的脑袋,说道:“你爹是男是女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不禁皱起眉,思索一会儿,问:“男的也能亲男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恍惚:“那我也能亲小矜哥哥了?”

    容棱沉思一下,说道:“现在可以,大了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大了不行?”小黎不懂:“你和我爹不就是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都不一样。”话题突然变得有些怪,容棱思考一下,严肃起来:“现在也不能亲你小矜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柳小黎茫然:“刚刚不是还说现在可以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