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70章:好色就好色,看她做什么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出什么特马2018年2017年开奖记录查询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70章:好色就好色,看她做什么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浮生说:“那日明明也有衙役来库房搜查,奴婢虽没亲眼看见,但也听说,是彻底搜查,却并没查到我们的货物,所以奴婢前两日过来看,也没想过要打开这箱子。”

    “衙役的话能信吗?”柳蔚瞥了浮生一眼:“这黄老爷在沁山府风评极好,又是多年的老字号,跟衙门里的人能不熟?关系到位了,搜查的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什么证据不都是这些人的一张嘴说?”

    浮生忙道:“那找到证据了,我们把这箱子搬到衙门口,不就能证明少爷少奶奶的清白了?”

    柳蔚敲了浮生脑门一下。

    浮生涩然的后退半步,不解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“人家是卖缎子的,你从人家库房里偷一箱东西去衙门,人家矢口否认,再反咬你一口入门行窃,你能如何?”

    浮生愁苦了脸:“那这箱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摸摸下巴,思忖一下,伸手去摸那箱子角,手指动了两下,那上好的木头,就缺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先生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个记号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日,一大早,沁山府府尹曹余杰曹大人,还与娇妾眠于床榻,没有苏醒,就听到外面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不好了,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喧哗声令曹余杰不厌其烦,娇妾娇嗔着推了他两下,示意他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曹余杰带着火气,一边起身,一边冲外面呵斥一句:“吼什么吼!”

    曹余杰披了一件衣服,满脸烦躁的过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就见外头衙役头头满脸急色的道:“大人,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好得很,出个狗屁的大事!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大人,上头来人了,京里来人了!”

    “京里?”曹余杰愣了一下,猜测到估摸是为了牢里那小子,便皱起眉:“是刑部的?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兵部的?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曹余杰不满的踹了衙役头头一脚:“那你小子倒是说啊,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抱着半边快疼哭的屁股,胆战心惊的道:“镇,镇格门!”

    “镇格门的?”曹余杰表情一变,顿时严肃起来:“镇格门来咱们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是,承接了一桩案子,来亲自过问。”

    最近沁山府能惊动京都的案子,除了疑似丞相庶子的那位,便没别人了,可不就一个庶子,能劳动得了镇格门出动?

    那可是皇上的亲卫,守的是皇城内外,辖管京都上下,跟他们地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别是骗子吧?”曹余杰还是不信:“问过没有,来的是谁?哪一营的?”

    这次衙役头头的表情都快哭了,他压低了声音,很紧张的说:“统,统管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都尉!镇格门统管总都尉,容都尉……那位,那位三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衙役头头话音未落,曹余杰便一巴掌扇在他的头上:“胡言乱语,容都尉亲自来?为了牢里那小子?那个庶子?你长脑子没有?你这话你自个儿信吗!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很是委屈:“卑职不信,但是他……他就说他是镇格门都尉,旁边还跟着三个人,一个就是牢里那位少奶奶的丫鬟,一位是个白面书生,还有一个小孩。”

    “嗤。”曹余杰冷笑一声: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假,假的?”衙役头头愣神。

    “指定是假的。”曹余杰很肯定:“你见着士兵没有?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摇头。

    “侍卫呢?”

    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男子穿了镇格门的衣服?”

    继续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,假的,撵出去!八成是那丫鬟找来的帮手,不用搭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衙役头头迟疑一下:“他有牌子。”

    正打算回房的曹余杰顿住脚,挑眉:“什么牌子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镇格门的牌子,不过大人,您知道卑职不认识字,卑职也看不懂上头写的什么,就看到牌子两边,圈着花纹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神色微顿,沉默一下,问:“什么样子的花纹。”

    衙役头头比划两下:“就是,红的,带波浪的,上头还有几簇花……”

    曹余杰脸色变得难看:“花,是什么颜色?”

    “蓝的吧,对,是蓝的……大人,您说那也是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哐当。”

    不等衙役头头问完,曹余杰脚一软,提着门扉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衙役头头顿时吓了一跳,忙将曹余杰搀扶起来,问道:“大人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曹余杰捏紧下属的手,嘴唇都发白了:“赶紧,赶紧带我过去,快!”

    看大人这般表情,衙役头头也意识到,多半不是假的了,眼看着自家大人不管不顾的就往前堂走,衙役头头忙拉住大人:“衣服,大人您好歹换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低头一看,便看到自己一身亵衣亵裤,忙跑回房间,手忙脚乱的开始找衣服。

    容棱四人,在前堂等了好一会儿,才听到大门外,传来一阵慌忙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接着,就见一位穿着正四品官服的中年男子,在师爷与衙役的簇拥之下,匆匆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柳蔚看那府尹大人脚步凌乱,慌不择路的摸样,端起旁边的茶,挑眉:“看起来倒不像个胆大包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曹余杰。”容棱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“认识?”柳蔚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:“乾凌十六年状元,上一届的,京兆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来了兴趣:“能做京兆尹的,可不是常人,虽说都是四品官,这京都的和地方的,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:“此人学识不凡,为官清廉,只有一样错漏,失了连任机会。”

    京兆尹这样的重职,素来都是五年一换,除非皇上朱笔御批,才有连任机会,听容棱这语气,此人以前,竟是有连任可能的?

    “哪一样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容棱看向柳蔚,淡淡的吐出两个字:“好色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色就好色,看着她说做什么?

    “你昨日是对的。”容棱突然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狐疑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男装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便明白了,顿时……不知该说什么好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