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71章:尸体也是有尊严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十二生肖特马表2018正版第一份资料机更新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71章:尸体也是有尊严的

    曹余杰慌慌张张的赶来。

    进来之前,曹余杰原来设想着是自己分析错了,就算有镇格门的牌子,也不见得就是都尉大人本人。

    但进来了一看,曹余杰却彻底没法逃避,这人,可不就是容都尉,以前在京都的时候,还见过面。

    曹余杰心慌意乱的走来,见了容棱,二话不说,便是一个深礼,嘴里接连的道:“下官曹余杰,见过都尉大人!都尉大人驾临沁山府,下官有失远迎,还望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曹余杰这一动作,后面的师爷与衙役头头,跟着接连行礼。

    而两人却都是头也不敢抬,要知道,他们沁山府虽然离京都不远,但因为地势靠北,常年荒芜,素来是没有什么大官会往这边来的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,见着活的会喘气的一品大员……

    容棱微微蹙眉,扬手,示意平身,这才转首,介绍道:“这位是柳大人,镇格门司佐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眼皮跳了一下,涉及到“柳”这个字了,让曹余杰不能不多想。

    但曹余杰还是按捺住情绪,对柳蔚行了一个轻礼:“柳大人有礼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起身,回了一礼:“曹大人有礼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仔细辨认这位柳大人的容貌,想要确定这位柳大人是否与那牢里的柳逸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曹余杰看了又看,怎么都觉得两人的确有些像,一时极为踯躅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好脾气的笑着,也不主动说什么,引得那曹余杰更是紧张,额头都渗出汗了。

    终于,曹余杰忍不住了,小心翼翼的问向容棱:“都尉大人今次前来,不知有何指示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不慌不忙,取出袖中公函,递给曹余杰。

    曹余杰恭敬地用双手接过,胆战心惊的抽出公函,看了两眼,便几欲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果真,是为了那柳逸之事。

    其实从看到那站在都尉大人和柳大人身后的那柳家丫鬟起,曹余杰就肯定了是事关柳逸。

    但曹余杰还想挣扎一下,可如今,公函在上,也无从狡辩。

    这是镇格门承接一起地方案的正式公函,容都尉,竟然真的亲自过问,一个丞相府庶子引起的地方事宜!

    曹余杰觉得此时不能理解的同时,又只能小心翼翼问:“原来此事已经惊动了京都,那……那下官现在,就去将案件相关人员,都带上来?”

    容棱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却笑着道:“这个不急,案子早晚都要办,不过今日,咱们不提审犯人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狐疑的看着这位柳大人,然后又看向容都尉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此案司佐大人全权负责,本都此行只做旁听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闻言倒是松了一下,他就说,那柳逸就算是金子镶的,也劳动不了镇格门的都尉大人亲自审理,况且,柳逸还不是金子镶的!

    曹余杰从善如流的看向柳蔚,笑的很是谄媚:“那司佐大人,打算如何查案?”

    “先验尸吧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曹余杰说着,又对身后的衙役头头吩咐道:“你去将陈爷子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衙役头头应声离开。

    等衙役头头走了,曹余杰这才解释:“陈爷子是咱们这十里八乡,最好的仵作,附近好几个州府的大人,都想将陈爷子挖走,可下官答应明年就给老人家申请官位,老爷子这才安心的留在咱们沁山府。那尸体收回来后,一直放在后面的柴房,等一会儿陈爷子来了,两位大人再一道去看,免得人还没到,倒是让那晦气东西,脏了手。”

    原本正因为早起而迷迷糊糊有些睡不清醒的柳小黎,闻言睁开眼睛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晦气东西?”

    曹余杰这便看向小童,讨好的笑问道:“这位小公子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。”柳蔚喝了口茶,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柳小公子,那一会儿,小公子就在前堂玩,可莫要去见了那鬼煞玩意儿,免得晚上做噩梦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自以为说的很体贴,言语和气,平易近人,肯定刷了柳司佐的好感,却不想,柳小黎皱了皱眉,不确定的又问道:“鬼煞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唉?”

    柳小黎不理解:“这位大人,你们这儿,就称被害者遗体为晦气东西,鬼煞玩意儿吗?”

    曹余杰愣神片刻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柳小黎却严肃的说:“人的遗体,是很圣洁的东西,那是人活在世上,唯一的证据。被害者的遗体,更应该值得被尊重,死者受害不平,含冤而逝,官府收了死者的尸骨,就应该为死者沉冤得雪,令其死得瞑目,而不该说那是什么鬼煞玩意儿,晦气东西,尸体也是有尊严的,尸体也是有感觉的!”

    柳小黎将以前娘亲教给他的话,原原本本,完完整整全说出来,说的大义凛然,慷慨激昂,令现场,陷入好一阵子的寂静。

    而打破这场寂静的人,就是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放下茶杯,慢条斯理的鼓了鼓掌,作为对儿子小黎的鼓励:“都还记得,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跳下椅子,圆滚滚的跑过去,把自己塞进娘亲怀里:“爹教导的,我都记得。”

    柳蔚摸摸小黎的脑袋,以示夸奖。

    曹余杰一句话也说不出,尴尬不已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要说为官者,不就是为死难者沉冤昭雪?

    而自己方才那些话,好像的确是有些过分了,不过被个小童教训,却让曹余杰一个活生生的大老爷们,当真是臊尽了脸。

    陈爷子就住在府衙后头的那条街,过来要不了一炷香的功夫。

    陈爷子其实并非太老,也就四十多岁,只是他常年与尸骨打交道,人便显得阴沉,有时常驼着个背,阴森森的走来走去,远看就像个年迈的长者,因此便得了这个诨名。

    陈爷子进来后,先跟曹余杰行了礼,一双浑浊的白眼,又看了看旁边几位坐着的客人,一时不知如何称呼,便没吭声。

    还是曹余杰道:“这两位是京里来的大人。”

    陈爷子这才对两人鞠了一躬,但动作并不怎么恭敬。

    因着自己也要当官了,陈爷子倒是有些傲气,不怎么愿意对人屈尊。

    “既然老爷子来了,那咱们里面请吧。”曹余杰说道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