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80章:本王家底,只交予未来王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o17年特平肖记录2018年马会免费资料三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80章:本王家底,只交予未来王妃

    容棱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微笑:“我想先找到凶手,盯着凶手,不让凶手作乱,再慢慢的等着沁山府衙门破案。”

    沁山府衙门的破案速度,可想而知!

    哪怕现在将真凶摆在沁山府衙门面前,沁山府衙门都不一定能调查之后把人准确指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柳蔚的说法,凶手是个女人,还是与那沁山府第一大商贾黄老板有关系的女人。

    黄家商铺在沁山府底子极厚,之前能避过衙役搜查库房,现在依然能避过有关人士查探真凶,所谓官商勾结,那位黄老板总有得是法子拖延查探进度。

    柳蔚若真让衙役全权去处理这件案子,那估计她和容棱得在沁山府再住上一年,太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就算柳蔚想让柳逸多吃些苦头,却也没有让柳逸吃一年苦头的打算。

    一年,这样长的时间,只怕京都丞相府都要亲自来人了。

    因此,柳蔚让浮生去帮衙役的忙,而自己去找凶手,等到觉得案件应该了结时,随时了结,这样就方便得多了。

    通过尸体上的查探,柳蔚已经锁定了凶手的身份,但如果再解剖一下,肯定会更直接的了解更多。

    毕竟沁山府太大,真要搜查,凭一己之力,还是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不过柳蔚之前拒绝了解剖,现在要解,就得偷偷的解。

    白天肯定是不行,只能晚上了。

    出了衙门,柳蔚目标很直接的,走向全城最大的香料铺子。

    香料铺的伙计看到两位男子进来,便向他们推荐檀香。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,只拿着一些样品的香一块一块的闻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伙计无法,只好将全副心神都放在容棱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位玄袍客人五官很是冷酷,一个眼神慑来便能让人浑身都不舒服,但有掌柜的在旁边看着,伙计可不敢偷懒。

    哪怕顶着巨大的压力,也得将商品尽力推销好了。

    容棱耳边听着伙计的侃侃而谈,眼睛却只关注柳蔚。

    只见柳蔚一身白衣,站于香气缭绕之处,只手中拿着一块褐色的香料,用小指指腹抹了一层,放到鼻尖嗅嗅,而后将香块放下,才拿起另一块。

    柳蔚的动作很慢,容棱也看得很慢,却急坏了旁边说得口干舌燥的伙计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终于放下最后一块香,走过来时,伙计立刻转头问向柳蔚:“客人想好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柳蔚笑道。

    伙计一脸的期待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我什么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伙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伸手拉着容棱:“走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抓住自己手腕的纤手,嘴角含着邪魅的笑,反手,将柳蔚的小手握在掌心,再行捏紧。

    柳蔚顿了一下,立刻甩开容棱的手,狠狠瞪他:“在牢房里还玩得不够?这里可是大庭广众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是本王怕的?”男人却是低笑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不理他了。

    走在前头,去了下一家香料铺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无功而返的从第三家香料铺出来时,容棱才问她:“到底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凶手。”柳蔚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容棱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死者身上有种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香露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吟一下,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瞧容棱一眼,解释:“多亏了是冬日,沁山府这里寒凉,尸体又一直放在柴房好生照看,所以尸体毁坏情况并不算高。我之前就发现了,死者身上有很多种香,混杂在浅淡的尸臭味中,不易察觉,但若是仔细的闻,还是能区分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容棱皱眉:“死者是制香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种香,不是香料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柳蔚若有所思,说道:“香,分为好几种,檀香,清香,佛香,花香,香料铺子里的香,千奇百怪,乱七八糟,但是绝对不会有药香。”

    容棱挑起眉。

    “那位凶手,用的药香。”

    “用的?”容棱判断道:“或许不是用的,是凶手本人便身上有疾?常年食药?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对。”柳蔚说:“我指的药香,不是药草香,而是真正的药香,有人用药草,制作出一种香品。这种香我以前在曲江府见过,有人天生喜欢药草味,但又不吃药,便喜欢将药香添在身上。以前在曲江府,有一阵子,许多人都爱用这种香,我还纳闷世上竟还有这种香料。”

    容棱蹙眉:“你是说,那是药香味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抿唇:“不过这种偏门的香,我估摸着没几个人喜欢,方才找了三家店,一家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或许有,只是没摆出来,你应该直接问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不,香料铺的卖点不是香好,而是品种多,若是有这种品种,又怎会不摆出来?香料是有秘方的,各家的都不同,我家的方子比你多,自然要炫耀出来,否则客人怎会知道哪里卖得最齐全?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看了容棱一眼:“一看你就是没做过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轻笑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想到:“你不会真的只靠你那点俸禄过日子吧?我看三王府里平素吃穿用度,好像也很简朴,莫非你不是藏拙,而是真的没钱?”

    容棱看柳蔚突然严肃的白净小脸,只觉得想笑。

    柳蔚推他一下:“我在问你话,别笑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笑了,严肃回道:“有钱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信:“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容棱却靠近柳蔚:“本王的家底,只会交予未来王妃。”

    柳蔚白了容棱一眼:“不问就不问罢,我也不想知道,只希望你以后莫饿死你家娘子才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转脚走进下一家香料铺子。

    容棱望着柳蔚的纤细背影,笑得更深,也更深邃惑人。

    这家刚进去,就听到后库房里女伙计的声音传来:“掌柜的,四姑娘定的眠香放在哪儿了?我怎的没瞧见?”

    站在铺内的掌柜闻言撩开帘子,往里头说了一句:“就在第三格台子上,上头我标了名字,你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里头悉悉索索一阵。

    接着,女伙计声音又传来:“没看到啊,是不是放在别的地方了?这可怎的是好,四姑娘还等着我给送去呢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