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295章:有没有定时擦灰,上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生肖是什么生肖有攻击私彩的黑客吗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295章:有没有定时擦灰,上蜡

    “黄家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烈义道:“黄家如今乱成一团,黄仇、罗诗儿死后,黄茹便不成气候,那入赘上门的夫君,一心谋黄家的财产,还闹出一女二嫁之事,那黄觉新倒是十年前就死了,可黄觉杨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。”星义不耐烦的打断烈义:“我没心思听你说这些家长里短,阴谋诡计,我只是来完成任务的。你做不到,就让我做,我就不信,将那黄茹钓起来打,地图她会不交出来?”

    烈义瞪他:“少乱出主意!黄茹身子不好,稍稍刺激,便要旧疾发作,若是人死过去了,线索岂非断了?”

    “断了就断了。”星义不在意的道:“我就不信,将黄家底朝天翻过来,会找不到地图?”

    “若真找不到呢?”

    星义看他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烈义:“我怀疑,黄茹也不知地图下落,当初黄仇与罗诗儿从京都回沁山府,不过两个月,便离奇身亡。那时候,黄茹正忙着出嫁,黄家夫妇只怕连与黄茹说道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有?都是一家人,黄仇和罗诗儿亲眼看着那位死了,总该有点危险意识,他们回来,第一件事,难道不是将秘密传给黄茹?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我的观念。”烈义道:“如你所言,黄仇与罗诗儿搅进了那桩事里,罗诗儿又曾是纪家奴婢,为求保住黄家人性命,只怕,罗诗儿并不会将此事告知黄茹。”

    “那地图呢?”星义说:“莫非罗诗儿把地图扔了?烈义,你觉得可能吗?那可是前朝宝藏,连九五之上那位,都不惜设立镇格门,以图寻宝!区区平民,他们经得住诱惑?”

    烈义恍惚一下,看着星义,犹豫一会说:“有的时候,家人的性命,比金银财宝,更要重要。”

    星义眯眼,冷笑一声道:“就算罗诗儿愿意将此事埋葬,黄仇愿意吗?黄家世代经商,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,眼睁睁手握一张藏宝图,他不会升起贪念?”

    烈义吸了口气:“总之,我还需要时间,你回去与主上通报,就说我这里有些意外,任务时间需要延长,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烈义盯着星义,皱眉:“你要走便尽快走,莫要再进城了,在闹市街区就敢用轻功,这会儿只是招来这个孩子,若是惊动了这孩子的父亲,或是那位容三王爷,只怕才是真正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星义笑了一下:“主上未必怕那位三王爷,只是默义抓了几年的孩子,就这么说放便放了,为了此事,主上可是大发雷霆!若不然,我将那孩子掳走,带回去让主上出出气?我记得默义就是被这孩子的父亲所伤,把这孩子带回去,也让默义捅上两刀,算给自己报个仇。这样,也算全了你这份心软?也省得你,再乱动百解散的心思了?”

    烈义皱眉:“你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星义笑笑:“我的身手你还信不过?那个孩子,看着是恶心了点,不过功夫倒有点意思。你说那孩子非要刨开人头,取一副人脑袋骨头,究竟是想做什么?熬汤喝吗?”

    烈义看他一眼:“你更恶心!”

    “熬人骨而已,大巫还在的时候也经常熬,就是看着渗人。实则没什么用处,也就是拿磷粉做点药剂喂虫子,据说这样喂出来的虫子,晚上也能发光,我见过一只三十六条腿的蜘蛛,就会发光,看着是挺好看,不过后来失败了,过了几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烈义摆摆手:“我不管你这些,总之,尽快离开沁山府,地图之事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星义扬唇笑笑:“你真有分寸才好,别又心软!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不等星义说完,烈义身子一起,不大一会儿的功夫,便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星义看着烈义离开的方向,呵笑一声,嘟哝:“妇人之仁。”

    而后,星义又看向方才柳小黎与珍珠消失的方向,晃着手里玉坠子,慢摇慢摇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小黎在河畔边高高兴兴的洗骨头,一边洗,还一边哼着小调。

    他胖胖的小短手把骨头架子里的碎肉挖出来,放到旁边的地上,招呼珍珠来吃。

    珍珠吃的小肚子都圆了,它特别高兴,桀桀的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小黎听了,就笑:“你想的美,每天都有大餐吃!你知道新鲜的尸体多难找吗?你就吃吃猪肉牛肉就好了,人肉啊……很不容易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。”珍珠把嘴里的碎肉咽下去,仰着脖子叫。

    小黎点点头:“嗯嗯,以后有人肉,我一定会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一人一鸟聊得很开心,不知不觉,小黎的骨头也洗完了,他从地上起来,抓起自己的骷髅头,笑眯了眼睛:“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。”珍珠也叫。

    小黎弯着眸:“你也说漂亮,真想快点回曲江府,不知道付叔叔有没有把我的宝贝保护好,有没有定时擦灰,上蜡,会不会给碰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付叔叔很马虎的,不过他不喜欢进我的房间,估计也不会帮我收拾,算了,只要不坏就好了,那可是我收集很久的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做鸟骨标本吗?可是你不会怕吗?”

    “桀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就好,那以后我们做各种品种的鸟儿,你喜欢什么鸟的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慢点慢点,太多了,我记不清,你慢慢说,一样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柳小黎的话还没说完,他突然顿住嘴,眼睛往旁边一偏,看向不远处的树丛。

    珍珠也看过去,它浑身的黑毛凌厉起来,翅膀扇起来,飘在空中,喉咙里的叫声,突然变得锐利:“桀!”

    “嗯,杀气。”小黎轻轻说道,他注视那树丛好一会儿,随即转过头,将自己的背包收拾好,又把头骨擦干净,抱在怀里,对珍珠道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。”珍珠叫着。

    小黎道:“没事,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转身顺着小河畔下游走去,珍珠在犹豫一下后,还是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树丛中,星义伸手按了按眉心,无声笑着:“有意思,倒还挺敏锐。”眼看着一人一鸟越走越远,星义从树丛中出来,慢慢的跟过去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