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04章:你听说过地下情吗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种猛龙在都市黄大仙救世报彩图2018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04章:你听说过地下情吗?

    柳蔚吃痛一下,却也来了脾气,跟这人杠上了:“容都尉这是恼羞成怒,要动手了吗?好,打一架吧!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挥开他的手,摆出手势,就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,站在原地,没有动,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那眼神,冷的结冰!

    柳蔚看在眼里,便觉得心脏都收缩了,她看不下去的移开视线,却又觉得这样太示弱了,又赶紧重新看回去。

    但同时,容棱却收回视线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背影,一如平时的冷硬,仿佛没什么不同,但柳蔚却有种毛毛的感觉,好像他这一走,就永远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明明知道容棱不会走,当然不会!

    无头案是镇格门接下的案子,作为镇格门都尉,容棱这次偏偏为了方便徇私还手欠,要亲自接下此案。

    那案子既然接了,他便不能随随便便的离开,至少要等到案子结束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连凶手都没抓到,怎么结束?

    柳蔚呼出一口气,眼看着容棱已经过了转角。

    她一咬牙,突然问:“那个人,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容棱脚步顿停,却不到一秒又抬步离开,嘴里不冷不热的带出一句;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容棱已经走过转角,身影不见。

    柳蔚揉揉眉心,觉得心里很乱,而就在这混乱的思绪中,她也不知哪根神经线搭错了,直接迈步,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走廊,柳蔚追到了容棱,看着男人上楼,准备进房,柳蔚突然张口:“喂。”

    容棱再次停住脚步,回头,瞧着她。

    那目光,依旧冷,冷的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用这种目光看柳蔚,柳蔚一下子觉得,自己竟然害怕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谁能不计好赖的去追一个人,去看一个人,去对一个人好,若真有这种人,就应该珍惜,而不是仗着他喜欢你,就任性妄为,肆意玩弄。

    柳蔚从没玩弄容棱的心。

    柳蔚只是很怕,很想逃避。

    逃避与容棱的这段感情,因为她心里那个坎,还过不去,或者说,过去了一半,还有一半没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想容棱多给她一些时间,让她能发掘一些别的借口,来完整的迈过这个坎儿。

    但容棱显然不打算再给她时间。

    而他这一走,柳蔚也怕了。

    今晚,她若不说出一个答案,容棱肯定是要寒心的。

    人心,是消耗品,你寒过一次,以后再想给暖回来,便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柳蔚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就因为明白,所以柳蔚又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容棱站在楼梯上,静静的看着柳蔚满脸纠结的摸样,耐心的等着她说。

    这里其实不是说话的地方,到处都是暗卫,他更希望两人有什么话,在私密一些的地方谈。

    可此刻,显然并没有第二个选择地点。

    柳蔚掐了掐自己的指尖,用最短的时间,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绪。

    随即柳蔚一咬牙,抬眸看着容棱,问道:“都尉大人,你听说过地下情吗?”

    容棱蹙蹙眉,对于这个新鲜词汇,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柳蔚耳根子突然变红,她咳了一声,慢慢走上楼梯,见容棱用一种莫名的目光看着自己,她生气了,吼道:“别以为我会给你解释,你听得懂就听,听不懂就算了!”

    容棱眯了眯眼,瞧着她滚烫的耳朵和脸颊,悟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,牵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柳蔚睁大眼睛看着他:“你真听懂了?”

    容棱瞧着她,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咕哝一声:“这种事你倒是无师自通……”而后挥开男人的手,再别别扭扭的看看周围,她知道这里有暗卫,而且还不少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愿两人的私事,被旁人瞧清,他推开房门,拉着柳蔚进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星义正躺在床上,抵抗着身上的痒麻感,不过这一两刻钟的功夫,他不止额头冒汗,浑身都在冒汗,整个后背都湿了。

    容棱将柳蔚拉进来,也没看后面吃尽苦头的俘虏,只问柳蔚:“你同意了?”

    柳蔚一把攥住容棱的衣领,将他拉近,压低了声音:“你再大声点,给你个喇叭,出去吼?”

    容棱握住她的手,捏紧。

    柳蔚想挥开他,但这次容棱不让,力道卡得很好,就是让她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,沉吟一下,嘟哝:“希望我的决定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听到了,深深的凝视她,肯定道:“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柳蔚笑了一声,心里有种自己背叛了原主父母的感觉,最最主要,原主父母跟自己现代的父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人,可是自己杀父杀母凶手的儿子,自己就这么毫无心理负担的跟他谈恋爱了,真像只白眼狼。

    容棱此刻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好,她视线一偏,看到床上受尽折磨的星义,便问:“你把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容棱不想她跟他谈其他男人,但好歹是正事,便回答:“此人太嘴硬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说?”

    容棱: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便推开容棱的手,走过去。

    星义见了柳蔚,立刻凶狠的瞪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撇了撇嘴,手上随意一点,将星义的麻穴与痒穴解了。

    星义顿时感觉那蚀骨的难受消减了。

    他长吐一口气,正要放松下来,却听这文质彬彬的年轻男子道:“麻穴痒穴管什么用?堂堂镇格门都尉,这般心慈手软,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刑罚,不怕让下头之人笑话?”

    容棱瞥了星义瞬间紧张的脸色一眼,含笑着配合柳蔚:“嗯,那你说如何?”

    柳蔚摩挲着下巴,在房间走来走去,半晌,道:“先拔指甲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柳蔚在房间里头东张西望一番,问向容棱:“你没带工具?”

    容棱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面露不赞的道:“这么不专业?没事,我带工具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便要出去拿,临走前,又看了星义一样,笑眯眯的道:“知道拔指甲是什么吗?是拿铁钳,把你的指甲壳,一片一片的拔下来,很好玩,很过瘾的!”

    星义眼睛都鼓出来了,眼球充血的瞧着柳蔚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