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11章:没有为什么,想杀就杀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合2018年今晚开奖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11章:没有为什么,想杀就杀!

    衙役便道:“这位是黄府的小公子,今日随着其母过来,送黄老爷最后一程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一下,鹰隼般的目光,投向黄临。

    黄临只觉得被这人盯着,一瞬间毛骨悚然,后背都开始发寒。

    他咽了咽唾沫,往后面退了两步,很想离开,孩子的天性告诉他,这个男人,很是危险。

    此时,一旁的柳蔚却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斜睨了容棱一眼,才道:“看,你又把孩子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收回目光,看柳蔚一眼,继续喝茶。

    柳蔚耐着性子,对黄临伸手:“小孩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黄临并不想过去,站在门口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又捏了一块糕点,放在手里晃着:“哥哥请你吃点心,过来。”

    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穷孩子,也不是没吃过这些点心,谁稀罕,所以黄临还是没有受诱惑,依然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愁了一下,心说这孩子警惕心真高,最后柳蔚索性起身,亲自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柳蔚过来,黄临拔腿就要跑!

    可柳蔚的动作也快,一把拉住他,强行牵住他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黄临差点倒竖着眉毛,很生气的推拒。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停下动作,突然轻轻一笑,低声道:“乖,哥哥喜欢听话的孩子,顽皮的孩子是要打屁股的。”

    黄临动作一顿,随即怒气冲冲的瞪柳蔚,更加凶狠的推柳蔚,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眯了眯眼睛,紧紧捏住黄临的手,突然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翻开黄临的手掌,果然看到他的手心,一块红色的伤痕尤其的明显。

    黄临身子一僵,顿时不动了。

    柳蔚趁机拉着他走进厅内,将他安置在椅子上坐着,又推了盘点心在他面前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黄临没动,只是握着手,脸色苍白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又对门口的几人道:“出去守着,别在门口堆着了。”

    门口几人虽然觉得这人方才的行径跟拐孩子似的,但想到这里是衙门重地,两位又是大人,应当不会对一个孩子做什么,便都退出了大厅。

    厅内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黄临坐在椅子上,如坐针毡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黄临旁边,支着脑袋看着他,突然问道:“杀人好玩吗?”

    黄临猛然一悚,惊恐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挥挥手:“冷静点,随便说一句就这么大反应,很容易被人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黄临不做声,就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柳蔚,心中却大惊!

    从方才这人提到他手上的伤口,他就很不安,此刻倒是证实了,他们果然知道他的所为了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知道了,不将他带到府尹大人面前,骗他来偏厅做什么?

    他们究竟想干什么?

    黄临就像一只小老虎,虎视眈眈的对外在的一切充满排斥与警惕,不敢大意一分!

    在危险面前,他竖起自己的毛,随时准备攻击,而只要给他机会,他就会绝地反攻,哪怕他的牙齿还很弱,他也要咬住敌人的脉搏,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保护自己。

    黄临此刻的眼神,让柳蔚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罪犯,就是罪犯。

    如果古代有少管所,柳蔚会毫不犹豫的检举他,但是这里没有,这里的刑罚,对未成年人,甚至失足儿童的保护太少了,一旦黄临被捕,等待他的就是秋后问斩。

    不过杀人偿命,这也是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但柳蔚始终觉得,让一个孩子去动手杀一个大人,还是自己的养父,若非致命的仇恨,谁能做得出?

    所以,柳蔚想给他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杀你的父亲?”柳蔚放柔了声音,轻轻的问。

    黄临瞪着眼睛看着柳蔚,紧咬着牙,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柳蔚冷目:“怎么?现在想起防备我了?敢做不敢当?”

    这是激将法!

    对固执的人与孩子,最好用。

    果然,黄临立刻反驳:“我敢做就敢当,我就是杀了他!怎么样?”

    柳蔚满意的笑笑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想杀就杀!”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:“你若不肯老实交代,我便只能送你进牢房,让那些琳琅满目的酷刑,来好好的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”黄临硬着一张脸,冷酷的道。

    虽然黄临说得很硬气,可柳蔚还是看出了他的害怕,小脸白的没有颜色,嘴唇也紧紧咬着,还有眼神,徘徊着,始终不肯着落。

    毕竟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觉得,自己这么欺负一个孩子,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便换了语气:“你告诉我理由,作为交换条件,我保下你。”

    黄临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柳蔚思忖一下,问道:“是想为你娘亲报仇?”

    黄临眼神一变,倏地瞪起眼。

    “好的,看来就是为了你娘。”果然好好问不行,还是只能这样问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继续道:“你是何时知道你母亲另有其人的?知道很久了?最近?好的,最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黄临跳下椅子,总觉得这人的眼神像是能将他看透一般。

    他很不安,加上此人方才已经猜中两条,这让他本能的抗拒再与此人眼神接触。

    可是人的行为,不光是眼神泄露,肢体上,泄露的更多!

    因此,柳蔚继续问道:“你是如何知道的?自己查出的?别人告诉你的?好的,是别人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!”黄临埋着头,直接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柳蔚动都没动,容棱却扬了扬手,一股劲风袭来,将那脆弱的孩子吹到在地。

    黄临扑通一声跌坐地上,懵然的看着他们,不知道方才那股来得快去的也快的风,究竟是什么妖风。

    柳蔚不满的看了容棱一眼:“下手太重。”

    容棱冷声道:“他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柳蔚强调:“他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瞧着柳蔚,到底是说:“心软。”

    柳蔚噎了一下,没说什么,走上前,将黄临给拉起来。

    黄临一起来,就甩开柳蔚的手,后退几步,警惕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叔叔已经怪我心软了,小家伙,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?”

    黄临看看柳蔚,视线一转,又看向容棱,抿着小嘴,眸光在两个大人之间游荡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