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19章:变得不简单起来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9769六彩开码结果3b大湖钩搜钱庄快报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19章:变得不简单起来

    金南芸手指微颤,闭了闭眼,迫使自己要冷静下来,沉默的思考了一会儿,又问小黎:“死士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想了想,老实说道:“死士是一群不要命的野兽。望族大员,尤其是有威望之人,通常都会圈养死士,死士一般从小就被培养,我爹说,一些从极致训练里出来的人,会用为死士,号称,以命护主,誓死不渝。”

    以命护主,誓死不渝。

    金南芸眼神虚晃一下,问向浮生:“倘若游姑娘认识一名死士,那这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浮生脸色也不好:“夫人,这件事要尽快告诉柳先生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点头,却猛然觉得背脊发凉。

    游姑娘来历不明,在柳府已有好几年了。

    看似娇弱可人,实则城府极深。

    金南芸以前一直觉得,游姑娘就是个普通女人,或许有心计,有野心,但也顶多就是个宅门女子。

    可眼下,游姑娘与一名死士仿佛相识,这算什么?

    金南芸就算真的调戏了那名死士,但金南芸也时刻都没忘记,那位死士,是镇格门容都尉要查之人,背后连接着的东西,不是自己这等小民可以随随便便窥探的。

    不能怪金南芸多想。

    金南芸突然觉得,这次沁山府之行,一具无头女尸突然出现,是否,也跟这些人有关系?

    镇格门此行就是来破这桩案子的,而无头女尸还未破获,男尸又出现,又牵扯到什么死士,到最后,游姑娘竟然也变得不简单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变故,经历的时候不觉得有何,但此刻回想起来,金南芸却不得不感到惊慌。

    莫非,从那女尸开始,这一切,都是游姑娘的阴谋?

    游姑娘,要害死自己和柳逸?

    那游姑娘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害死柳逸和自己,对游姑娘又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金南芸知道,浮生在帮柳蔚查案。

    柳蔚也告诉过她,让她放心,女尸的凶手已经找到,只是如今差些火候,还不宜逮捕此人。

    金南芸一开始是放心的,但是此刻,她却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回想一下,当时柳蔚说了什么?

    柳蔚说——若是不错,凶手该是那女尸的姐妹,而你们口中的大好人黄老爷,应当也牵扯其中。死者被杀是一回事,但尸体是怎的跑到你们的货品箱笼里的,又是另一回事。除了黄家商铺的人,还有谁能动这个手脚?我与浮生去过黄家商铺库房,浮生也看到了你们的货物,那些东西现在还在那儿,是最后的物证,现在不用管,容棱派了人盯着,不会有事。只是当日取货时,要极快的时间内,在你们这么多人的眼睛中把箱子调换,却不是件容易之事,想必为了将尸体栽赃给你们,那位黄老爷也没少费工夫。

    是了,当时柳蔚就是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柳蔚的意思是,当时取货时一定是黄家下人手脚利落,换箱子换得很快,但金南芸此刻却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当时取货,游姑娘也一道去的。

    而查验那个箱子之人,恰好就是柳逸身边的游姑娘。

    柳逸每次来沁山府,都是在黄家商铺要货。

    其中布料,瓷器,首饰,成衣,书画,古董,乱七八糟的东西,一共十几箱,都是先订好了货,看好了商品,再在最后一日,统一到黄家去取货。

    否则他们住在客栈,这些箱子也不好放。

    并且本着与黄觉新私交不错,两家又交易许多次的情分,最后一日的验货,实则就是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因此柳逸也好,金南芸也好,都不会亲自去点货,通常都是派身边的人去,比如浮生,比如柳逸的贴身小厮。

    而这次因为游姑娘也来了,游姑娘对外的身份又是柳逸的婢女,所以游姑娘自然也去验了几箱货。

    再回想起当日库房的情景,黄家下人表情个个正常,毫无异样,并不像因着换货心虚什么。

    金南芸突然有种大胆的猜想,难道,那日那箱子中,一开始就是无头女尸,而游姑娘,却是故意要让他们的箱子中出现尸体?

    身上瞬间冒起冷汗,金南芸瞪大了眼睛,表情很是恍惚。

    浮生显然也想到了这些,便握住金南芸的手,安抚着:“夫人,我们先找柳先生,柳先生乃大才之人,一定会有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金南芸喘了一口气,催促浮生:“你去找人来。”

    浮生应了一声,对小黎道:“小黎公子,劳烦你看着我家夫人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看她们的表情,知道是出了大事,便赶紧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浮生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地牢的大门又开了。

    里头两个狱卒跑出来,路过小黎时,躬身行了个礼,便飞快的离开。

    小黎看芸姨一脸的茫然,表情很不好,便拉拉芸姨的袖子,将芸姨带到旁边的石凳上坐着。

    坐下后,小黎尝试安抚说:“芸姨,你怎么了?你不想见你夫君吗?”

    金南芸回过神来,问他:“你以为芸姨想夫君了,才带芸姨来地牢的?”

    小黎很乖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金南芸怜爱的摸摸小黎的头,说道:“上天对每个人果然都是公平的,给了你出众的样貌,却没给你聪明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问道:“芸姨你在骂我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金南芸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小黎皱皱鼻子:“可是我觉得你在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。”金南芸一脸诚恳:“芸姨是夸你长得好看。”

    小黎半信半疑,但看芸姨一脸认真,就觉得,可能芸姨真的是在夸自己吧,这么想着,他就觉得芸姨虽然有时候很凶,不讲道理,还爱捏别人的脸,但芸姨真的是个好人呢。

    于是,小黎羞涩的红红脸,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……我也没那么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金南芸面无表情的看着小黎,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小黎又问:“芸姨,你见到你夫君,开心吗?”小家伙还是想邀功。

    金南芸长长的吐了口气,半晌,握住小黎的双肩,道:“答应芸姨,以后有了喜欢的姑娘,一定不要随便猜测人家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小黎纳闷:“芸姨不开心?”

    金南芸摆摆手,转移话题:“你去给芸姨倒杯水,芸姨渴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嘟哝着点头,起身,刚要去,就看到远处容棱在两名狱卒的伴侍下,正走过来。

    小黎唤了一声:“容叔叔!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