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21章:你容叔叔自有分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云顶娱乐棋牌下载官网永利国际提款提的出吗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21章:你容叔叔自有分寸

    柳蔚是会唇语的。

    虽说隔了很远,又有容棱在,不好展开内力偷听,但透过唇语,柳蔚也知道金南芸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这女人,还真的将她卖了个彻底,连她喜欢哪间布防的衣服,喜欢看哪个名伶唱的戏,都说了!

    就差把她晚上睡觉翻身几次也说了!

    柳蔚很生气,但又不好现在冲出去。

    还不如就让他们说,她就听听,看看,金南芸是不是真的对她了解到如斯田地,当真对她所有隐私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“爹,爹……”小黎又叫唤。

    这次柳蔚索性踢了儿子一脚,把小黎踹到一边。

    小黎身残志坚的爬起来,继续扒拉娘亲的裤子:“爹,爹……我有事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不是,是重要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真的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别说话!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那个死士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别说……”柳蔚话音未落,立刻转头,凝眸看着儿子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委屈的指指天空:“方才,一盏茶功夫前,那个死士从上面飞走了,还有一个褐色衣服的人,与死士一起,可能是同党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半晌,继而砸了儿子脑袋一下: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小黎都要哭了:“是爹你不让我说话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揪着小黎的小衣领,严肃的道:“你还怪我?”

    小黎急忙捂着嘴,拼命摇头,示意他没有怪娘亲,他真的再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才放开小黎,哼了一声,替臭小子捋了捋衣服上的皱褶,才道:“你容叔叔自有分寸,这衙门上下不知藏了多少暗卫,逃狱而言,指不定就是你容叔叔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方才容棱是从地牢出来的,柳蔚可没忘记。

    小黎乖乖听着,就问:“所以咱们不管了?”

    “你容叔叔这么了不起,他自己管好了。”柳蔚有些赌气的道。

    小黎点点头,抬起眼:“爹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耐烦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黎指指娘亲身后:“容叔叔在你背后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僵硬着头,虚虚的转过,果然看到容棱斜靠着墙边,一双漆黑的眸子,正深沉的瞧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咽了口唾沫,回过头来,狠狠瞪了小黎一眼。

    小黎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,他抖了下身子,小心翼翼的后退两步,很怕娘亲再打他。

    容棱慢条斯理的走过来,站到柳蔚面前,双手环胸:“你在偷听?”

    柳蔚咳了一声,霍然起身,挺直了脖子道:“我偷听?我为什么偷听?我偷听你做什么?你有什么好偷听的?你是金子做的吗?值得我偷听?”

    容棱微微挑眉:“承认了?”

    “你哪只耳朵听到我承认了?”柳蔚来了火气。

    容棱又道:“何须偷听,想知道什么,问本王便是,本王何曾瞒过你?”

    柳蔚哼了一声,抓起小黎抱在怀里,从容棱身边绕过去就走。

    容棱一把拉住柳蔚,道:“你手受过伤,孩子由我来抱。”说着,容棱接过小黎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柳蔚一僵,盯着自己的右手手臂,脸色难看的快滴出墨了。

    方才柳蔚竟然没听到,金南芸将她右手手臂受伤的事情都说了。

    柳蔚警惕的看着容棱:“你可知我如何受伤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眼睛微微一眯,捏住容棱的衣领:“你知道,你知道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容棱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眼神告诉了我,你知道!”

    容棱深深的凝视柳蔚,用清澈的黑眸,彰显自己真的不知。

    但看在柳蔚眼里,这就是心虚,这就是欲盖弥彰。

    柳蔚气的深呼吸,只觉得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。

    小黎听不懂他们说什么,但娘亲右手手臂受伤这件事他是知道的:“爹的右手手臂,不是一年前某日,因连夜办案精神不济,半夜去净房时,摔倒,摔断的吗?”

    只是娘亲医术高明,自己用夹板,只花了一个月便治好了。

    一年下来,其实伤口早已复原,就是偶尔下雨天,关节会疼,但娘亲自己配了药,所以那种疼,也能止住,就是治标不治本。

    娘亲说,风湿素来便是很难根治的。

    小黎很懵懂的说完,周围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小黎看看容叔叔,看看娘亲,最后拉拉容叔叔衣袖,小声的问道:“容叔叔?我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容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柳蔚不置一词,默默的埋头,卷袖子。

    容棱见状,抱着小黎就走。

    柳蔚在后面跟上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容棱走得更快。

    柳蔚直接施展轻功,落到容棱面前,挡住去路,柳蔚伸手,淡淡道:“孩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把小黎搂得更紧,表情严肃:“童言无忌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黎是你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柳蔚伸手,直接来抢了:“你给我,我不做什么,也不打他。”

    不打他?

    小黎眼睛一瞪,这会儿听出苗头了,娘亲每次说不打他的时候,过不了半个时辰,保准自己就挨打了。

    小黎赶紧抓紧容棱的衣领,做好了死也不撒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容棱安抚柳蔚,道:“净房地滑,精神不济的情况下,滑倒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丢脸死了!

    “你还要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容棱却道:“都忘了吧,此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伸出手:“其他都好说,把我儿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看跟柳蔚说不清楚了,便架起轻功,直接飞了。

    柳蔚表情扭曲一下,抬脚追上。

    直到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离开,躲在角落里的金南芸和浮生才出来,金南芸笑着道:“我就说他们很配。”

    浮生道:“夫人,咱们趁着柳先生还未回客栈,先收拾行李,换家客栈住吧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摆摆手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浮生很是好奇,夫人是如何能这么笃定,这么自信的?

    金南芸就道:“再强的女人,在男人面前也有化成一滩水的时候,若非看出柳蔚对那容都尉有心,我也不会说那些事,柳蔚啊,现在就是需要有人管管,脾气越来越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浮生还是很担心:“奴婢觉得,先躲躲,实为良策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