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25章:太肉麻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精准重庆时时彩1期计划13o555四不像生肖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25章:太肉麻了

    小黎在东盛客栈安顿下来后,便打开窗户,一直望着外面,等了好半天,才看到一大一小两只鸟儿,从远处飞来。

    小黎赶紧挥手。

    珍珠在空中叫了两声,幼鹰便精准的降落到小黎窗前,把嘴里的包裹,递上去。

    小黎抱紧包裹,高兴地跳起来:“珍珠,你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珍珠谦虚的叫道: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小黎又抓起珍珠好好的亲了几口,然后抱起包裹,跑到床上去打开。

    珍珠以黑毛盖住脸红,它娇羞的低低头,正要跟过去,旁边的幼鹰对珍珠叫了一声:“咕咕。”

    珍珠恍然一下,就飞过去,对小黎叫道:“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小黎听了,看看珍珠,又看看那只幼年的老鹰,然后起身,对楼下的小二道:“小二,来两只鸡。”

    下面,很快就送上来两只烧鸡,小黎很给力的把两只鸡都给了幼鹰。

    幼鹰试探性的叼走一只,不一会都吃了,又小心翼翼的看着另一只。

    小黎笑着点头:“嗯嗯,都是给你的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幼鹰又看向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也点头:“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幼鹰这下高兴了,咕噜一下,叼起另一只,这次却没立刻吃完,而是叼着飞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硕大的鹰身子越飞越远,小黎瞧向珍珠,夸赞道:“珍珠你真厉害,我还以为你已经失败了,没想到你还是把油彩带来了,你的朋友这么大的身子,芸姨没有害怕吗?”

    珍珠叫道:“桀桀桀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房间里没有人吗。”小黎很惊讶:“那人去哪儿了?芸姨和浮生姐姐都不在?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。”珍珠道。

    小黎一顿:“你说爹回去了?带走了芸姨和浮生姐姐?为什么?”

    珍珠这次犹豫一下,才说:“桀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因为这次要说的话,是鸟语不好理解的,因此珍珠叽里咕噜说了好大一串。

    而随着它说完,小黎的身子都僵了。

    小黎木木的咽了口唾沫,不确定的问道:“你是说,爹喝了口茶,然后,喉咙坏了,不能说话了,现在,爹很生气?”

    珍珠脆生生的点头: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小黎脑袋一麻,趴在桌子上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桀桀?”小黎突然倒下,把珍珠吓坏了,珍珠急忙去啄小黎的耳朵,小身子一蹦一跳的,很着急。

    小黎闭着眼睛,苦着脸摆摆手,带着哭腔说:“珍珠,我们可能不能在这里躲了,我们还是回曲江府吧。”

    “桀?”珍珠歪头。

    小黎立起脑袋,看着珍珠,鼻尖红了:“我下错药了,那不是迷魂丸,是……是哑丸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边,柳蔚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容棱坐在床边,看着那个把自己缩在被子里,鼓鼓的一团,叹了口气,沉声道:“你先出来。”

    被子依旧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容棱伸手,这就要去拉被子。

    里头的人却与容棱拧上了,死活不让容棱掀开。

    容棱蹙眉:“柳蔚,你别任性。”

    里头一声没有,就是不撒手。

    容棱放手了,大掌盖在柳蔚突起的身子上,轻轻拍了拍:“乖,出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被子下头之人动了一下,身子扭了扭,躲开容棱的触碰。

    容棱无法,只能收回手,干硬的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大概是外面一点声音没有,被子终于动了一下,接着,被头的一面,偷偷先开一个口子,半只黑漆漆的眼睛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外面容棱还在,柳蔚赶紧又把被子盖回去,还卷了一下,把自己裹得死死的,滚到床角边去。

    柳蔚这别扭的摸样,看得容棱低笑。

    容棱索性上了床,抱住柳蔚圆鼓鼓的身子,艰难的搂在怀里,低声道:“就看一下,一下?”

    里头没动。

    容棱又道:“便是你又聋又哑,又丑又笨,我也不嫌。”

    被子里的人抖了一下,估计觉得太肉麻了,到底活动了一下,把脑袋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和被子,此景就像一颗长着人脑袋的花卷,他失笑一声,指腹摩挲着柳蔚的粉唇,开腔道:“先张开嘴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憋着嘴,不肯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乖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才不情不愿的张开。

    容棱拖着柳蔚的下巴,朝里头左右看看,道:“没有损伤,喉咙没坏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动了一下,艰难的伸出两只爪子,趴在被子边,对他动了动手指,解释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奇奇怪怪的手势,面露困惑。

    柳蔚沮丧的低下头,又把手缩回去,再慢慢的把头也缩回去。

    缩了一半,被容棱止住道:“里头不能喘气,出来!”

    柳蔚不管,还是磨磨蹭蹭的往里面缩。

    容棱说道:“再比划一次,方才没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柳蔚半信半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对她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这便不情不愿的又把手伸出来,这次把手伸出到手腕,完整的对他比划一遍——我中了毒,下毒的是柳小黎!

    容棱道:“你中了毒,下毒之人是小黎?”

    柳蔚一顿,吃惊的看着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问道:“猜对了?”

    柳蔚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。

    容棱抬手摸了摸柳蔚的脑袋:“再说一些。”

    柳蔚便又比划了一大堆,然后双眼发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不确定的挑眉,问道:“这毒是你以前无意制出的,从未用过,一直放在小黎的背包里。你没防备的喝掉茶水后,闻过那茶水,确定就是那个药,你要我帮你找到小黎。”

    柳蔚激动的不得了,忙又是一阵殷切的点头,接着又比划。

    “那药过了太久,你已忘了药方,要看到药丸真身,方能配制解药,你要我找小黎,拿药丸真身?”

    柳蔚简直对容棱惊人的理解能力叹服了,不愧是能当都尉的男人,总有一些地方不能解释的出色着。

    柳蔚的意思传达出去了,也因为还有人看得懂她的手势,而心情稍微好了一些,她也终于肯从被窝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被扔到一边的被子,却突然觉得,柳蔚若一直在里面,探半个脑袋出来,也……挺好的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容棱即刻招来暗卫询问。

    等到询问完了,一转身,容棱就看到站在房间门口,一脸期待,正专注望着他的女人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