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31章:时机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一百一拾三期马会传真买马开奖结果白小姐网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31章:时机?

    柳蔚再次将勺子一丢,看向金南芸。

    金南芸却看都不看柳蔚,埋着头,专心喝粥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,只是不能说话而已,好像就已经快被全世界欺负了。

    柳小黎!他最好一辈子不要出现,他敢回来,看她不打断他的腿!

    用过早膳,容棱要去衙门,柳蔚不去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曹余杰今晨派人来找过你,说是有事与你商谈。”

    柳蔚背过身去,手里端着一本街边买的话本,面无表情的在看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赌气的背影,绕到柳蔚面前,手掌盖住那本书,看着她道:“别任性,案子还未破。”

    柳蔚眯着眼睛比划——破没破你不知道?

    容棱道:“那女尸的头,还未找到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柳蔚突然想起,是啊,女尸的头还没找到,完整的眼球,完整的脑髓,完整的神经线,完整的脑细胞……都还遗留在外。

    柳蔚将书一放,霍然起身,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容棱不禁嗤笑:“提到尸体就来精神了,倒是好哄。”

    黄觉杨的头被小黎抢走了,柳蔚是怎么也不会放弃吴心华的头了。

    这颗头,据柳蔚所查,应该是还在凶手身边,就是说,头颅可能被四姑娘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猜测,四姑娘应该给埋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便开始计算,沁山府的地质结构,土地松软程度,最近的气候,判断人头腐烂到了什么地步,会不会影响脑浆质量。

    等到结果出来,得到的数据显示,若是那头没有被人为摧毁过,腐蚀到脑内的几率还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柳蔚又想到,头部是吴心华致命伤所在。

    那便是被人为已经伤害过了,就是不知道伤口大小有多少,初步判断的话,达到致命效果,至少应该也有三到四寸。

    但不确定是后脑受伤,还是前脑受伤,左脑受伤,还是右脑受伤。

    带着一系列问题,柳蔚坐在衙门的椅子上,拿着毛笔,写写画画,在宣纸上涂了一堆的计算公式。

    容棱刚好与曹余杰谈完,侧眸,便瞧见柳蔚手上那张纸,上头写的,都是他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那应该叫阿拉伯数字,小黎提起过。

    容棱看得入神,曹余杰也偏过视线,看向柳蔚,道:“柳大人,你验尸报告中提到一项,叫做……叫做指纹,可是那一项前面你只是画了一个繁复的图案,后面却还空了一格,不知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抬起头,看着曹余杰。

    曹余杰也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数秒后,曹余杰被柳蔚古怪的眼神弄得不舒服了,试探性的开口:“柳大人?那指纹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垂下头,继续弄自己的公式。

    与这位司佐大人接触几日,曹余杰知道此人有本事,向来以礼相待,而这位柳大人虽年纪轻轻,却也十分知晓规矩,对他也是向来礼数周全,言辞温和大体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此人却如此无礼,他一堂堂沁山府府尹,莫非还要被这个黄毛小儿给无视了?

    曹余杰难免有些气恼。

    看出曹余杰不愉的心情,容棱端着旁边的茶,啄了一口,解释一句:“柳大人说不了话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牵强的扯扯嘴角,露出一副不在意的勉强神色。

    说不了话,如何是说不了话?

    便是再不愿理人,难道一两句话也不能说,难道为人的态度也能变?曹余杰分明不信,并且在心中猜测,这位柳大人,实则,指不定就是这样一个目中无人之人。

    年少成名,才华出众,这样的年轻人,难免心浮气躁,以前的谦虚只怕也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曹余杰心里这般想着,面上也没露出什么,只是道:“那一切,便按都尉大人吩咐的去办,下官这就去知会下头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离开后,容棱再次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却见其也刚好将计算等式画完,柳蔚随意的将宣纸收起来,捏成一团,感受到身边的视线,柳蔚偏头看去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放下茶杯,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知道容棱想说什么,她便是不能说话,但也不至于态度大变,今日之前,他可都是文质彬彬的翩翩书生。

    可柳蔚现在是心情不好,懒得对人虚以为蛇。

    柳蔚决定,制作出解药之前,自己就是要活的恣意,不能忍着,想做什么做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都残疾了,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,这药自己当初做时,到底用了什么药材?

    而且柳蔚记得,当初原本是想做成有时限的,一颗药,管一天,最后为何突然改成了永久性,不吃解药,绝对不能好的?

    因为时间太久,加上此事当初便不是什么大事,柳蔚记不起,莫名的,又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柳蔚抓抓头发,将原本打理得一丝不苟的束发,挠得有些乱。

    容棱见状,伸手过去,替她理了理。

    柳蔚没动的看着他,想了一下,比划起来——四姑娘何时逮捕?

    容棱为柳蔚理好头发,发现还是有些乱,便索性将箍子取了,重新给她梳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顺势坐到他面前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再等些时候,时机,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比划——时机?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五指探入柳蔚的发丝中,轻轻捋着,动作缓慢而整洁:“有人,快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知容棱所言是何意思,但是猜测,跟安排在四姑娘家附近的暗卫回禀有关。

    既然容棱有了主意,柳蔚也懒得过问,只是比划提醒——三日之内,你说的时机若是没到,人,必须抓捕。

    容棱问道:“为何是三日?”

    柳蔚将手中的纸团抛向空中,然后接住,再比划——我的计算结果,最迟三日后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看那个纸团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为柳蔚将头发梳好了,容棱伸手去拿那纸团,柳蔚却抓着纸团,往怀里一揣,直接出了厅门。

    临走前,还抛给容棱一个“你想知道,我就不让你知道”的眼神,容棱瞧着,不觉朝她背影低笑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时机是什么,容棱不知计算结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打算将自己的筹谋说出来。

    但时间,会替二人解释。

    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