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55章:族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香港报书白小姐2017三期必开一期四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55章:族人

    柳蔚是一个不喜改变之人,而将来,会有许多事,逼迫着她,一次一次的改变。

    哪怕有一些,并非她所愿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柳蔚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柳蔚此刻只是思考着今日发生的一切,思考着黄临身上的地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出入沁山府的官道上,一辆马车,正缓慢的朝着郊外行驶,车上,坐着三人,其中两人,身上裹着黑色长袍,一人,被捆绑着弄晕,扔在车厢中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人怎么办?”安静的车厢中,一道清丽的女音响起。

    两名黑袍人中,其中一名,拿下头上的大帽,露出一张男子脸庞,女音娇滴滴的问身边的同伴:“咱们犯得着多这个手吗?权王的人,与我们何干?”

    另一个同伴也取下帽子,同样是一张男子的脸,只是眼瞳,却是刺眼的金色。

    “若是留着这人,他们必会再拖沓一阵子,既有法子让他们速战速决,何必由着他们拖拖拉拉。”此人,说出的话,竟然也是女音。

    先前那女音语气嫌弃:“难道还要将这人送回辽州?”

    金瞳女音道:“前头随意找个农庄扔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扔。”先前那女音撇清关系。

    金瞳女音皱了皱眉:“那算了,就扔在路边吧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还下着雨。”先前女音人道主义的说。

    金瞳女音便问:“你善心,那你送去农庄?”

    先前女音立刻道:“现在扔!路边!”

    两人议论着,便叫车夫停车,然后金瞳女音伸手一扬,凭空将五大三粗的烈义,丢下马车。

    泥滚在男人身上,又被雨水冲刷掉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金瞳女音对车夫吩咐一句。

    马车,再次踏雨而去。

    而烈义在迷迷糊糊中醒来时,发现自己身处荒野,周身还被捆绑,吃惊一瞬,再想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早已远离的马车内,两名男子扮相的女子,终于脱下了面具,可令人惊异的是,两人的容貌,竟是长得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如今去哪儿?”金瞳女子纪槿,问向她的孪生姐姐纪茶。

    纪茶抚摸了一下自己与柳蔚有五分相似的容貌,这才说道:“去定州等他们?”

    纪槿靠在背后的软垫上,摇头:“说不定他们不去定州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?”纪茶不满:“地图都送到他们面前了,她不想回家?”

    “她的家在京都。”

    纪茶皱眉:“那不是她的家!姑婆说过,当初她就不同意姨母跟着那柳家的男人去京都,姨母非要去!导致了其后严重的后果,甚至连雪枝堂姐都给搭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纪槿想了起来:“雪枝堂姐的儿子,这次没与他们一起?”

    纪茶点头:“听说是留在了京都,到底是皇太孙了,没有那么容易被带出京都。”

    纪槿也点点头,金色的瞳眸配上这张娇艳欲滴的俏脸,好看中,带着一股别样的韵味:“那我们究竟要不要去定州?”

    纪茶狠狠点头:“去!他们一定会去!我不相信,知道自己家人身在何处了,她还一点不想寻去?若真是如此,我们也不寻她了,回去禀了姑婆,只说找不到人。这样狼心狗肺的东西,犯不着让我们操心。”

    纪槿不赞同:“她自小在柳家长大,又早早便父母双亡,被那柳城所教养长大,心性脾气,便是随了那柳城也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纪茶不赞:“骨肉亲情乃是人间正道,一个人面皮能学坏,底子却不该变。”

    看姐姐这样严肃,纪槿也不劝了:“那便去定州,多年来,为了不至于纪家残存族人寻不到家园,定州暗桩一直未拆除,想不到,还真有用得上的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纪茶得意的道:“藏宝图本就是纪家全员事先背好的假图,图中所示,皆为虚假,但若真实族人寻来,依旧有暗桩接应,这是太祖婆婆定下的规矩,就是为了避免族人流落于外,求家无门。”

    话虽是如此说,但那暗桩,数十年来,的确已经少有用过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真的会来。”纪槿看着车外的雨幕,低低的道。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的表姐,哪怕自小都未见过一面,却依旧盼着能够团聚。

    纪茶看着妹妹淡惆的摸样,唔了一声,道:“定个日子,或许他们有事要回京都,或许还有别的原因耽搁,三个月,咱们只等三个月,三个月若是不来,咱们便走。”

    知道妹妹心软,纪茶放松了限制。

    纪槿微微一笑,点头,金色的瞳眸有些发亮。

    看妹妹那傻傻的样子,纪茶点了点她的额间: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纪槿揉揉额头,继续望着姐姐笑,笑完,又再次看向窗外的雨:“这场雨,究竟会下多久呢?”

    雨究竟会下多久,无人能知。

    但柳蔚却知,大家,果然被那神秘人耍了。

    前来报案之人将话带到衙门,便失踪了,无论如何找,也找寻不到。

    黄家黄茹被惊动,眼见衙役都快将黄府团团围住,不得不拖着本就不好的身体,在下仆的服侍下,冒着雨,出来相迎。

    曹余杰身上披着蓑衣,半个身子都是湿的,脸色很不好,他的管辖境内,短短半月不到,出现这么多尸体,无论是刚死的,还是早死的,都表明了沁山府这阵子如何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作为府尹,又是在上峰的面前,曹余杰很怕一个处理不好,让容棱逮到错处,一本参到皇上面前。

    哪怕有七王爷给他撑腰,但自从出了京都,他与七王爷联系也少了许多,惟怕七王爷到时候弃车保帅,将他放弃,那他就真的完了!

    想着这些糟心事,又思忖着,这一系列事,都与他黄家脱不了干系,顿时便看黄茹不顺眼,言语间,也没了往日的客气,多了几分苛责。

    “你府中挖出尸体,此事,你可有何话要说?”

    黄茹已经得到消息,知晓尸体之事泄露了,而黄茹答应过那高人,等到尸体挖出来,要让其进去一观,虽说黄茹也不知那高人要观什么!

    一具死了十来年的骨头,有什么好看,但既然要拿高人的药救命,那便只能听话照办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尸体挖出来了,高人那头还没来得及通知,竟然就惊动了衙门的人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