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56章:当众认罪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本港报码室开码现场2017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56章:当众认罪

    黄茹惟怕那高人斥责自己办事不利,不再给药!

    心里紧张,如今又被府尹大人戳着鼻尖质问,更是难免汗流,黄茹正寻思着该如何回答,却眼角一瞥,瞥见人群后的黄临。

    黄茹愣了一下,唤道:“临儿,你这是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黄临此刻摸样狼狈,被雨淋了许久,身上的血也淋散了许多,衣袍本就是暗色的,如今暗色的衣袍配上鲜红的血,也只是将衣服侵得更暗,却不易看出那是血迹。

    黄临手上端着的人头也拿布包着了,远看,就像一个浑身湿淋削弱的男孩,抱着一个东西,虽说怪异了些,但也不至于让人悚怕。

    黄茹这一声唤,将黄临的视线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黄临抿着唇,看着母亲,上前,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这一出去,就从伞下走到了雨中。

    柳小黎动作麻利的将自己的伞比过去,给小哥哥挡雨。

    黄临却置若罔闻,只是突然,扑通一声跪下,不顾脚下积成水塘的地面,弯着腰,磕了个头,道:“儿子不孝,愧对母亲。”

    黄茹被他这摸样惊住了,忍不住上前。

    下人赶紧将伞移过去,唯恐夫人淋雨。

    黄茹走了两步便停下来了,瞳孔鼓圆的看着黄临怀中因为动作过大而稍稍掀开的白布,还有白布下,那轻易便能分辨出的人脸。

    黄茹堪堪止步,满脸骇然!

    她看到了什么?看错了吗?因为雨太大,没看清楚?黄临怀里抱着的,不可能是……

    黄临看出黄茹眼中的惧色,他抿了抿唇,也不遮掩,直接将怀中白布掀开,顿时,一张破烂不堪,坑坑洼洼的人脸,完整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黄茹呼吸一滞,身边的丫鬟已经尖叫起来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刺耳的叫声一传十,十传百,没一会儿,周围聚集的黄府中人,都齐齐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曹余杰本就心烦,闻言呵斥一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周遭人唬了一跳,但好歹都住了嘴,一个个纷纷往后退,等退到其他人身边了,才仿佛觉得安心了些。

    黄茹没有退,哪怕丫鬟已经吓得快晕倒了,迫切的想逃得远远地,但这阵子黄茹的御下之术有了进展,下人们也没那么容易忤逆她这个当家主子,更别提是丢下主子,自己逃跑。

    丫鬟们都硬着头皮!

    黄茹却只是在起初的震惊后,怪异的看着黄临,颤抖着声音,不解的问:“这是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黄临将那人头捧起来,摸样郑重的道:“我娘。”

    黄茹眼皮一闪,这是,诅咒她吗?

    黄临忙道:“母亲,我不是那个意思,这真是我娘,我的亲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亲娘?”黄茹不可置信:“你的亲娘不是吴心岚?”

    黄临眼眉一恨,恶狠狠的道:“当然不是!她是我的杀母凶手,是她杀了我娘!若那人说的没错,她该是我四姨,她曾经嫁过人,可惜嫁的男人好赌成性,酒色俱全,总爱喝多了殴打她,她嫁了那人不到三年,便被打坏了身子,再也无法生育,她之后便来了沁山府,跟了黄觉杨,黄觉杨是盼着她能给他生个儿子,可惜,她生不出!”

    “所以,她就丧尽天良的偷了妹妹的孩子,我娘不知我还在人世,她刚刚生下我,我就被偷走了,她醒来,所有人都告诉她,她生的是个死胎,我娘多年来都在想我,后来家乡饥荒,她来了沁山府投奔姐姐,却不想阴错阳差与我相认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吴心岚这个贱人!她不愿失了黄觉杨的宠爱,竟心狠手辣的将我娘杀害!”说到这里,黄临又转过身,重重的朝着曹余杰磕头:“府尹大人,人是我杀的,吴心岚,黄觉杨,都是我杀的,是我亲手杀的,你抓我吧,我不怕死,要杀要刮,悉随尊便!”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黄临会突然说出这些话,柳蔚和容棱互看一眼,彼此眼中都有深意。

    曹余杰却是第一次听这些话,他表情木纳,过了许久,才问:“黄觉杨?”

    黄临抬着头,道:“就是你们口中的黄大老爷。”

    黄老爷?

    整个沁山府能称之为黄老爷的,不就只有那么一位?

    曹余杰表情惊骇,看看黄临,又看看黄茹,很是糊涂:“胡闹,黄老爷名讳分明为黄觉新,怎会是什么黄觉杨……”

    曹余杰话音未落,就听那边黄茹虚弱的歪了歪脚,扶着头问:“你杀了人?”

    黄临知道黄茹是在问自己,重新看着黄茹,老实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杀人?”黄茹接受不了,走上前去,任凭雨水落在身上,只看着前面的黄临,走到他面前,蹲下身,握住他的双肩:“临儿,你是不是糊涂了?你怎么会杀人?”

    黄临一时看不懂母亲的表情,他迷茫了一下,还是说:“是我杀的,我起初以为黄觉杨杀了我娘,后来才知不是,杀人者为吴心岚,所以,他们俩都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黄茹二话不说,一个巴掌,扇在黄临脸上。

    那一声脆响,将在场所有人都震住了。

    黄茹的丫鬟终于回过神来,赶紧冲上来,为自家主子遮雨。

    黄茹却气喘吁吁的瞪着黄临,满脸严厉:“收回你的话!我黄茹的儿子,不会杀人!”

    “母亲……”黄临捂着脸,错愕的看着黄茹。

    黄茹猛然起身,直视曹大人,突然道:“大人不是问我湖中亭下的尸体是谁吗?我告诉你,他就是黄觉新!我黄茹有眼无珠,引狼入室,嫁了个白眼狼,黄觉新不是人!明面上兄弟两是两人,暗地里却互动好赖,竟让我无知无觉,一女嫁了二男,此事我也是事前才知,是一个不明身份之人,突然到我面前,亲口告诉于我,那人还说了许多黄家秘辛与我听,我一一验证,都属实情。”

    “曹大人,我黄家乃是沁山府百年世家,行商数百年,信誉良好,我黄茹虽说是个弱质女流!但背后也有族伯相助,大人看我儿,我临儿一个孩子,他像是个杀人凶手吗?这分明是有心之人在设计我黄家,试问一下,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,突然冒出个人,先说我黄家烂事,又揭露黄觉杨黄觉新兄弟的龌龊,最后我儿子突然成了杀人凶手?这合理吗?”

    “曹大人为官数十年,难道还看不出,这分明是有人觊觎我黄家财产,要将我黄家一网打尽!我这病怏的身子,本就撑不了多少日子,临儿惹上官非,不死也要在牢里过下半辈子,我黄家再无后人,这硕大的家业,又该给谁?曹大人,民妇请您明察,定要还我临儿一个公道,定要还我黄家一个公道!”黄茹说着,扑通一声,跪在地上,脑袋往青瓷地上就是一磕,再起来时,额上染了鲜血,血迹融入地上的雨水中,顷刻间便冲散不见,只余淡淡浅薄血水混淆。

    曹余杰满脸诧异的听着黄茹的一番话,还未反应过来,人便已经到了自己脚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