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60章:端人脚盆,一朝得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网大全2017149期3d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60章:端人脚盆,一朝得志

    直到柳蔚眼前被一只大手挡住,恍惚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容棱去而复返,提了一壶热茶进来,顺手将蜡烛扇灭,大掌盖住柳蔚的眼睛,问道:“不疼?”

    太强烈的直视光线,的确对眼睛伤害很大,太久了眼花是其次,还容易瞎。

    柳蔚发现眼睛的确有些疼,便任由容棱给她揉了揉眼周,这才拉下他的手,指着字条,比划起来——这会是真的?

    容棱坐下来,让柳蔚面对着他,继续给她揉眼睛,淡声道:“八成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比划——若是真的,那我娘……

    容棱放下手,握住她的掌心,眼神出奇的黑:“有可能的,不是吗。”

    柳蔚鼻尖发红,眼眶弥漫出雾气。

    容棱凑近,吻住她的唇,一下一下轻点着,抚慰着。

    柳蔚吸了吸鼻子,伸手环住容棱的脖子,抱住他,将自己压在他身上,眼睛一闭,就有眼泪从眼角滑出。

    那滑出的眼泪顺着脸颊,往下落,落进了容棱的肩窝。

    他将她扶起来,捉住她的脸,吻掉脸上的泪,柔声开口:“无论如何,先查清楚,实则,这些年来,我们谁又亲眼目睹过你娘的尸体。“

    柳蔚收住眼泪,不住的点头!

    这一刻的她,突然变得脆弱,眼神惶恐又担心,害怕又期待,这样无助的模样,像个孩子,令容棱忍不住又吻住她。

    这次,柳蔚没有反抗,她需要他人的温度来安抚,她现在手指都在颤抖,若字条上是真的,那么……她娘真的有可能没死?

    这张字条,实则是一封密信。

    但这一封拼接的信,上面半段,明显是从其他地方抄录来的,而下面一半,则是抄录者的自白。

    信上,边角的地方已经雾化,很多字又因为写的太小,而看不太清,但大概的,却能看明白。

    上半段,是黄家的老夫人,也就是黄茹的母亲所写,这封信,是她向自己夫君写的遗言。

    字里行间透着悲哀,但按理说,这样的黄家信件,柳蔚不该在意,但这信上,却提到四个字。

    夏秋小姐。

    甚至还提到她父亲柳桓的名字。

    信是这样写的——阿仇亲鉴,此番变故,事出在我,唯有一死,以报黄家之恩。

    只望我死,能让那些人断了再找黄家麻烦的心思,阿仇,将我的尸体交给他们吧,假图我已做好,藏于鞋底,见了此图,那些人,自会罢休。

    阿仇,是我对不起黄家,我对不起茹儿,若非我当年执意去京,动了胎气,茹儿身子必不会如此多灾,现今更不会到如斯田地。那黄觉新若当真愿娶茹儿,我也是允,但,必要其立下字据,有生之年,不得贪黄家钱财,更要族伯做证,列上祠堂,以示作准。

    阿仇,夏秋小姐于我有恩,虽说我与其不过主仆情谊,但我罗家世代效忠纪家,我能叛故逃离,嫁予你,背后若非小姐支持,必不能成事。

    小姐是你我媒人,我也敬柳桓为姑爷,我不能学林家那起子人忘恩负义,什么当朝皇后,母仪天下,暗里龌龊,往上数数,林家也就是纪家下仆,端人脚盆,一朝得志,语无伦次,卖主求荣,实乃畜生。

    我不怕死,小姐逃离数年,再求上我,交托如此重大之事,我不敢辜负,该办之事我已办妥,阿仇,再次永别。

    妻,诗儿。

    这是信的上半段,一封不算长的诀别信,下半段,则换成了男人口吻,并且,不是别人,正是那干尸主人,黄觉新。

    下半段,是这样写的——纪家,夏秋小姐,柳桓,地图,若是没猜错,说的,便是那张图了,罗诗儿大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在她死前,她的夫君,已经死了,这封信落不到黄仇手中,更落不到正在待嫁的黄茹手中,地图已经被我藏起来,君若有意购买,价钱还可再商,只我黄觉新话说前头,我那兄弟已察觉此事,地图在我身上多一刻,我便多危险一刻,君只有一日时间,一日之后,若洽谈不拢,那图,黄某不才,也只得给别的买主,还望君三思后行。

    觉新,顿首。

    一封信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黄茹的母亲,黄老夫人罗诗儿,在信中提到,自己曾是纪家下仆,更提到纪家夏秋小姐,乃是其主子,并且还是她与黄茹父亲,黄仇的媒人。

    按照信中所言,罗诗儿写此信时,正是黄茹嫁人之前。

    黄茹成亲十三年,此事在沁山府可是街知巷闻。

    柳蔚就算不想打听,也多少次从一些黄家铺子掌柜口中听到“我家老爷与夫人成亲十三载,夫妻恩爱,情比金坚云云”,也就是说,这封信,就是十三年前,黄茹的母亲所写。

    而柳蔚,今年二十,十三年前,七岁。

    但七岁的柳蔚,是没有母亲的。

    柳蔚几乎是刚出生,还不到一岁,便没有母亲了。

    府里的说法是,柳蔚娘亲“病死”了。

    但柳蔚和容棱实则都清楚,她娘是因为纪家藏宝图一事而死。

    但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,早在柳蔚一岁时就该秘密处死的母亲,为何会在柳蔚七岁时,还与旧仆罗诗儿接触过?

    并且还拖旧仆办事!

    难道,柳蔚的娘当时没有死?

    柳蔚不敢置信,这个惊喜来的太突然,令她呼吸都快停顿了。

    就像容棱说的,谁也没亲眼见过柳蔚她娘已死去的尸体,或许……真有这种可能?

    上一辈发生的事,过了这些年,谁又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变故,必死之局在什么地方,又转了个弯呢?

    这样再一想,柳蔚更是激动得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而柳蔚想到的这些,容棱自然也想到了,并且,他想的还比柳蔚深。

    容棱一直不懂,为何纪夏秋已经死了这么多年,纪雪枝,却会千里迢迢孤身前来京都。

    是意外而来,还是带着什么任务,要寻什么人?

    纪家人都是金笸箩!

    便是纪家那曾经的丫鬟下人,如今也能贵为当朝皇后娘娘,可见,乾凌帝对纪家那藏宝图的重视程度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