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65章:她的弱点是脖子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看台湾剧的软件彤彤拼音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65章:她的弱点是脖子

    柳蔚的嘴,浮生之前就看到了,但浮生假装不往别的地方想,可现在突然被小黎问起,浮生想忽视都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浮生年纪不大,脸皮薄,对于男女之事,更是不敢深探。

    跟她家夫人那种凡是都想打听透彻的性子不一样,浮生知道自己什么该知道,什么不该知道,什么知道了也要假装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柳姑娘嘴那事,就绝对是不该知道的,而且浮生本能的觉得,小黎也不该知道。

    浮生和小黎的讨论,柳蔚不知道。

    柳蔚上了马车,只看着容棱还是面无表情的脸,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最后,柳蔚还是决定主动开口,说了一句可有可无的解释:“那个,不带小黎,是有些事小黎还不宜知晓,毕竟年纪太小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,只随手拿起车厢内一本闲书,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见他不肯理自己,知道这个开场白估计废了,就坐过去一点,再开口:“这书也是医书,你真看得懂?”

    容棱将书啪的阖上,抬眸,看向她:“在你眼里,本王一无是处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柳蔚很懵然,不是之前就说好地下情的,怎么他反应就这么大,而且她就是随便问问,搭个讪,怎么就成了说他一无是处了?

    看不懂医书,并不代表一无是处,他是找茬!

    容棱不再看她,继续将书翻开,不疾不徐的看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不信容棱看得懂,他估计就是随便翻翻,但这男人宁愿随便翻本书,也不跟她说话,柳蔚就得哄哄了。

    柳蔚手悄悄过去,拉住容棱的衣袖,拽了两下。

    容棱手臂动了两下,蹙眉,抬起眼眸。

    柳蔚温和的笑:“我们聊聊天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袖子拉回来,面无表情:“有何话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空空如也的手,将手指收回,尴尬的搓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那,商量一下一会儿去了黄府,如何开口,这封信,是万不能给黄茹看的,便得有个由头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容棱头也没抬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,那正好讨论一下,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猛地挑眉,打断她的话:“你很罗嗦。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声音一滞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太久未说话,停不了?”男人沉着眸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绝算不上好,带着明显的嫌弃。

    柳蔚楞过之后,就双手一抬,两个小手心贴住男人的脸,硬生生将男人铁板似的冷脸,挤成一团,然后对准他的嘴唇,狠狠亲了一下,又放开,问道:“消气了?”

    容棱黑亮的眸子闪了一瞬,下一秒,将女人双手拿下,扣住,再往后一压,把女人压在马车软垫上,对准她的唇,狠狠咬上去。

    柳蔚既然打算用这种方法让他消气,那他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从客栈到黄府,马车再慢,半个时辰也该到了。

    等车停下,车夫在外头吆喝:“大人,地儿到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憨直的车夫的就看车帘打开,那位一身白衣,温文儒雅的斯文先生,满脸通红的捏着衣袖,从车内一跳而出。

    衣服有些凌乱,袖尾上也有明显的皱褶,甚至脖子那儿,还露出了一截,不过被那纤细先生及时拉住,没有漏风。

    车夫很纳闷,这先生是之前在车里睡觉睡滚了?怎的身上这般乱,头发还都起岔了!

    再看斯文先生后面下来的那位大人,就正常多了,衣服整整齐齐的,腰间的佩剑也笔挺笔挺的,甚至脸上表情,威严中带着一丝愉悦,也在正常人范畴。

    车夫胡思乱想着,那位威严的大人,已经丢给他一两碎银子车钱。

    车夫乐滋滋的,这赏钱,也不枉费他今日不拉货,受客栈掌柜之拖,专门来拉人。

    而车夫乐呵,柳蔚却憋闷,明知道是外人在拉车,这男人还敢这样声张。

    之前在车内,这男人不依不饶的,害得她几次险些叫出声,尤其是这男人似乎发现她的弱点是脖子,他就专往她脖子那儿乱来。

    等结束时,明明衣服都没脱,她却狼狈的好像做完了整套事,衣衫不整的摸样,更是让她又气又怒。

    可那男人反倒心情好了,看到他面无表情之下,那微勾起的唇角,柳蔚就磨牙。

    因为追查神秘人之事,容棱带来的人,都分散撒出去。

    平日伺候的人,自然空了。

    容棱和柳蔚都不是讲究之人,便随便招了客栈的工,出门时,拉车总是要有,可就因为不是自己人,柳蔚连叫都不敢叫。

    这要是自己人在,容棱还不会这般过分,毕竟都尉身份摆着。

    换一个万事都不懂的外人,容棱便没有后顾之忧了。

    柳蔚想到这儿,坚定的决定,一会儿回去时,一定要走路,不坐车,再不然骑马,反正不坐车!

    在下车,到黄府大门的一段路上,柳蔚快速的整理衣冠,等到敲响黄府大门,门房出来开门时,看到的,就是彬彬有礼的一位白衣先生,与另一位一身铁骨,刚硬冷酷的男子。

    门房敬业的问了身份,柳蔚说求见黄夫人,门房看他们一会儿,便道:“两位稍后,小的这就是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等到门房再回来,看两人的表情,却非常难看,张口就道:“我家夫人身子不适,大夫说了,不宜见客,两位若有何事,小的可代为转托,若无事,就请回,过些日子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前前后后不过一炷香的功夫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    柳蔚稍稍怔忪,还没来得及说话,门房身后先走来一人:“虎子,怎的跟客人说话的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来的是门房领头,见下头之人竟敢轻慢贵客,忙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那叫虎子的门房却回过头,拉着头头到一边,小声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等他说完,那头头看柳蔚与容棱的目光也登时一变,上来就道:“我家夫人病了,不见客,二位大人请回。”

    大人?

    柳蔚不需猜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黄夫人多半以为他们是来带黄临走的,所以来了这套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在下寻黄夫人,为的乃是私事,与衙门之事,绝无半点干系,劳烦二位再跑一趟,问问黄夫人,还愿不愿见在下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