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72章:小女人吃醋样子,少见(有阅饼,速抢!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正版挂牌开奖结果牛磨王管家婆彩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72章:小女人吃醋样子,少见(有阅饼,速抢!)

    想到之前自己在马车内,险些被他剥了吞吃入腹,这男人才勉强的给了她好脸色,柳蔚顿时觉得,往后的日子,只怕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至少,在她堂堂正正的与容棱在一起之前,能站在大众眼前之前,这男人的小脾气,估计还要时不时发一阵子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,得想个上好计策,以免将来后患无穷才行。

    正在柳蔚认真沉思时,前方一辆马车横冲直撞而来。

    柳蔚本能的一抬头,才刚刚看了一眼,身子便被一股力量拉开,接着,落入一个有些硬的怀抱!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马车在柳蔚身后放慢速度,车夫确定没有撞到人,才道了一声歉,驱着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待咕噜噜的车轮声由近而远,消失而去,柳蔚才脸颊发红的从容棱怀中推开,看看左右,果然见许多路人都在看他们,顿时尴尬不已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救你!”容棱理直气壮,顺道还伸手,捉住她的下巴,将她脸转向前方道:“走路的时候,记得看路。”

    柳蔚拍开容棱的手,埋着头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又走了几步,发现身边没人,柳蔚回头,却看到容棱竟然停在路边的胭脂摊前。

    守胭脂摊子的是个梳着少妇发髻的清丽女子,女子一张脸画的漂漂亮亮的,正凑得容棱极近,娇滴滴的说:“公子真有眼光,这种颜色的脂粉,是小店卖得最好的,公子是送给心上人的吧?还是送给府中姐姐妹妹的?”

    容棱不置一词,只嗅了嗅胭脂香气,将盒子放下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这种古里古怪的味道,容棱不喜欢,柳蔚身上,就是那股药草香味最好,别的,难闻。

    可那摊主却不依不饶,直接伸手拉住容棱的袖子,软着声音说:“公子再看看嘛,奴家小店的东西,可是沁山府内数一数二的好,公子不喜欢胭脂,看着香露,这种香露,是在沐浴的时候撒在水里的,在这样的香露水中泡一会儿,保准是香喷喷的,就是天边的蝴蝶,也能给勾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摊主说的眉飞色舞,偏偏还就是不放容棱走。

    柳蔚在不远处瞪了半晌,见容棱竟然还没推开摊主,也不打算过来似的,竟然又听摊主说道起来,顿时挑了挑眉,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柳蔚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容棱看她一眼,将胭脂和香露推到她面前,问道:“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柳蔚伸出纤细的手指,拿着那胭脂,打开盖子,嗅了一下,顿时,被扑鼻的香气呛得有些鼻子痒。

    那摊主见来了一个俊朗公子不说,这会儿又来了一个,顿时更加起劲了:“这位公子,看看我们家的胭脂和香露吧,送给心上人,姐姐妹妹都可以的,保准收礼之人,喜欢的笑不拢嘴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那胭脂搁在摊桌上,眉毛也没抬,问:“你这胭脂干净吗?”

    “额?”摊主愣了一下,条件反射的说:“干净啊,这胭脂粉粉红红的,哪能不干净,这涂在脸上,保准姑娘家是又香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胭脂是你自个儿做的?”

    摊主摇头:“不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做的,你怎的知道里头干净,你这儿一不是大铺子,二不是老字号,我若是买回去送人,姑娘家擦坏了脸,你能负责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摊主楞然:“这哪里会擦坏脸,我这胭脂卖了这么多人,从没谁擦坏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卖花赞花香,我怎知你说的是真的,你又如何向我保证,这胭脂当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这分明是不讲道理,您不买就不买,胡搅蛮缠算什么样子,走走走,不买就给我走,少挡着老娘做生意!”摊主恼羞成怒的将胭脂夺过来,摆回原来的位置,就催着柳蔚容棱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嘴角勾起一丝笑,拉着容棱的衣袖,把他带走。

    容棱低头,看着自己被她拽在手心的衣角,嘴角,也隐约地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女人吃醋样子,少见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,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,按照两人这个逛街的速度,能一个小时回来,已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一回客栈,就见衙役在大堂等候。

    一瞧见容棱回来,衙役赶紧迎上来,拱手道:“都尉大人,我们曹大人派小的来问,那放在衙门的尸块和骨头,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面色又沉了起来,点点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衙役连忙在前头带路,客栈外面,衙门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马车,柳蔚就不自在,她想了想,回头唤道:“小黎,跟我一起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趴在二楼窗台,一直眼巴巴望着下面的柳小黎一听娘亲召唤,眼睛一亮,抓起自己的小背包,直接从窗子就飞下来!

    一下来就落在娘亲身边,还乖乖的仰着头,牵起娘亲的手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敞开的二楼窗户,又看了看目瞪口呆的衙役和周围的几个行人,揉了揉眉心,抓着小黎,把儿子塞进马车。

    有了小黎在,容棱没有再乱动手动脚,他还是靠在边上看那本柳蔚的医书。

    柳蔚就真的闹不懂,容棱是不是真的看得懂?

    而这个问题,小黎也好奇:“容叔叔,你知道上面讲的什么吗?”

    容棱淡淡的嗯了声。

    小黎不信,指着上面一处道:“这里说,橙花性温,多用脾,肺之保,护肝,明目,花形拱半,配以木之,昙草,慧子,以咳嗅于齿,容叔叔,你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橙月花,性情温和,保脾保肺,护肝,明目,花外形为拱形,只拱半,未全拱,配以木之,昙草,慧子等药物,可止咳消口鼻不同,治口热。”

    小黎点点头:“是这个意思,但是这上面都有写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将书放下:“木之药效主清热,消毒,散瘀,橙月花与木之搭配,可供护心脾肺之保,与昙草相配,主护喉以上,慧子为药引。”

    小黎愣愣的听着容叔叔说,然后抓起书,自己看了半天,但有好多复杂字不认识,小黎就把书递给娘亲,问:“爹,容叔叔说的这些,也是书上写的吗?”

    柳蔚看过这本书,自然知道书上没有,她摇摇头,再看容棱的目光时,却带着些惊异。

    容棱神色平平的拿回书,继续翻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