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80章:只准看本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凤凰闲情马报图尾板246天天好彩管家婆点特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80章:只准看本王

    实则,浮生的担心实现了。

    柳逸在游轻轻与一众狼狈下人的搀扶之下,步履缓慢的走进来。

    柳逸脸上带着满满的愤怒,尽管已经落实无罪,被释放,但这段日子被关在牢里的苦,是让他吃得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而他在牢里有多苦,同时就有多恨在外面逍遥快活的金南芸。

    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以往他还没多少感觉,眼下,却是实实在在的领悟了。

    而今日,乃是他出狱的大日子,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在衙门门口接他,这也就算了,回到客栈,她竟也不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柳逸深吸一口气,可无论如何克制,脸色都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“三少……”游轻轻柔柔的唤了柳逸一声。

    柳逸冷着眸转头。

    游轻轻害怕的缩了缩脖子,但手却更紧的挽着柳逸:“夫人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夫人!”柳逸呵斥:“那个淫妇!”

    游轻轻低垂着头,声音娇娇弱弱的:“无论如何,夫人也是三少的发妻,待三少总归是好的,和奴婢……三少,若是夫人,此次执意要撵走奴婢,那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撵走你?她敢!”柳逸咬牙。

    游轻轻黯然的垂下眸:“奴婢幸得三少垂帘,本已是再无他求,只是……少爷待奴婢好,奴婢又怎会舍得离少爷而去……若是夫人真要撵走奴婢,奴婢走便是了,奴婢唯一舍不得的……就是少爷,奴婢,奴婢……”说着说着,游轻轻眼中便落下两滴泪。

    柳逸原本心烦,可看着游轻轻这梨花带雨的小脸,又忍不住心疼:“哭什么?她要撵你?总有个由头,你与我一同下狱,一同吃苦,已是患难之情,她平白就要撵你?凭什么?”

    游轻轻噙着水汪汪的眼睛,望着柳逸:“若是夫人说,是奴婢督查验货不严,才导致那尸体被浑水摸鱼装入我们货物箱笼中呢?”

    柳逸皱起眉:“胡说八道!当日验货之人何止有你,她自个儿也去了,要说督查不严,也该是她,与你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游轻轻还是一脸担忧:“夫人就是夫人,若是她说,当时是派我去检查那装尸体的箱子,而那尸体过来不到半个时辰就被衙门搜出来了,我要如何自圆?”

    柳逸皱起眉:“你没听衙门里头的人说吗?此案是他沁山府黄家的命案,黄觉新也跟着搭在里头死了,你与黄家素无来往,你凭什么要替黄家隐瞒,陷害柳家不说,还将自己搭进去?这说不通,你放心,金南芸若敢用这种子虚乌有的由头来编排你,到时候卷铺盖走人的,就是另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游轻轻期期艾艾的望着他:“少爷,您真的会护着奴婢吗?”

    柳逸拍着她的肩,声音放柔:“尽管宽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游轻轻是不是真的宽心了无人能知,但柳逸却在心里落了个心眼。

    从那日金南芸来狱中编排他一顿,离开后,两人便再未见面。

    想起这贱人不止在外头吃喝玩乐,还极有可能已经给他戴了绿帽子,柳逸便险些咬碎一口牙。

    男人就怕头上那点绿,可金南芸竟直接将姘头带到牢里让他看,想到那唇红齿白的小白脸,柳逸眼中便恨意加深。

    心中思忖,或许真的可以用督查不力,连累夫君的罪名,将金南芸给休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柳逸堂堂丞相之子,娶一个商家女子,本就是低娶了,那金南芸头两年还算好,后来便显露出来,脾气不善,为人霸道,还总爱为了一点小事斤斤计较。

    轻轻明明说过,没有害金南芸落那个孩子,金南芸却偏偏咬住不放!

    为此,竟还私下避孕,导致过了这么些年,他柳逸还膝下无子。

    柳家规矩严明,嫡不生,庶不出。

    金南芸这是咬死了要让他绝后,光凭这一条,七出之条,也够他休了!

    唯一的麻烦就是,父亲支不支持,父亲、大哥、二哥皆在朝为官。

    府中之事,对官场中人影响不小。

    之前好几次,他隐晦的与大哥抱怨过家中恶妻,但大哥总是含糊带过,显然是不打算为他做主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多了一个由头,就因她金南芸查货不明,导致其夫饱受无妄之灾,平白入了大牢,糟了牢狱之祸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金南芸的确应该负些责任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逸心中便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想着这次回京,说不定当着可以顺利休妻。

    游轻轻不知柳逸在想什么,她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大门,微微缩了缩脖子,低垂着的脑袋下,发丝遮掩住的,却是嘴角的一抹淡笑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各安心思,这一家人再相见时,竟难得的平静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站在二楼,看着下面的一溜烟人。

    柳蔚沉吟一会儿,说道:“柳逸想休妻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她一眼: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从进来后,柳逸三次与金南芸目光对视后转开,两次肢体碰触后挪开,一次意味不明的注视,包括现在,眉毛不动,眼尾上挑,嘴角抿超过三秒,这些举动,都彰显一个事实,他讨厌金南芸,已到了敷衍都不肯的地步,一对夫妻走到这种氛围,除了和离,没有其他路,但柳家何等高门厚府,如何可接受与一商家女子和离,所以,若要分开,便只能是高门休妻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半晌,突然抬手,盖住柳蔚的眼睛。

    男人带着薄茧的手指,宽厚又干燥,带着点略显泛凉的热度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眼皮子有点痒,这便睫毛动了动,以睫毛刮得某男掌心微微酥麻。

    容棱放下书,改捉住她的下巴,掰过来,让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柳蔚满脸不解。

    容棱抿唇道:“看别的男人看得如此仔细,从本王的脸上,你可是看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别的男人?

    柳蔚看看容棱,又转头看看柳逸,可刚转过头,便被容棱强行的掰过来,固执的道:“只准看本王。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想笑:“容都尉,无不无聊。”

    男人沉默的看着她,目光一瞬不瞬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