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86章:容棱最大的一个遗憾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正规体育彩票软件大港五方里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86章:容棱最大的一个遗憾!

    容棱十三岁时,还只是个死了母妃,独居后殿,被所有人遗忘的孤儿。

    其后,是皇上发现他孑然一身,可以培养,才将他从冷宫接出去。

    之后入了皇上的眼,后宫给他身边安插宫女等事,自然也就多了。

    可那时他已知道,这些女子,一个都碰不得。

    皇上看中的便是他没有势力,没有后台。

    而这些位后妃们便争相着给他做后台,这只会令皇上不悦,所以,容棱将这些人都退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他将人退掉后的第三天,皇上便请了越国候严震离,亲自为他督导。

    容棱便开始醉心武学,每日精疲力竭,在校场上刺枪练剑,只为将过去没学过的东西,都学上一遍。

    那时的容棱,研读兵书,习得内功,每日忙碌,更是将女子这等事物,抛于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上阵杀敌,军营中更没有女子。

    最后回京都,接管镇格门之务,更是忙碌。

    镇格门由乾凌帝亲手创建,里头大大小小人员,只服乾凌帝一人,容棱接手,他不愿只做个明面上的傀儡,假意统领镇格门,实则不过事事听命圣上,一丝半点做不得真主。

    因此,容棱励精图治,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将镇格门内之人,一一收复。

    现在,乾凌帝大概以为镇格门还是他的囊中之物,实则,早在多年前,便已经易主。

    而五年前,容棱意外中毒,与柳蔚邂逅,再一夜乱情那次,的确就是他的第一次。

    只可惜当时药效猛烈,他一切只靠男人生理上的渴求本能,没有多少技巧,估计进行得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他人生所有遗憾之中,最大的一个遗憾。

    男人,永远对自己的能力,最是在乎!

    容棱方才顺口那句,不过是为小黎设想,既然柳蔚不喜欢,他不提便是。

    容棱只是没想到,莫名其妙的……会引火烧身……

    看柳蔚真的生气了,男人有些苦恼,思索着,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可小黎看他们都不说话,拿不住娘亲和容叔叔的意思,索性就当做他们默认了,便对两个孩子道:“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灰扑扑的小女孩闻言,不确定的看向那两位公子,又看看身边的小哥哥,在小哥哥的再次示意下,这才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可他们刚坐下,船突然猛地打转,晃荡了一下。

    满桌子的碟盘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柳蔚一时不查,身子往旁边一歪,容棱眼疾手快,迅速将她搂住,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容棱道。

    柳蔚伸手推开他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船舱外,也传来争执声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,你疯了是不是,小宝,小宝你醒醒。”

    那商人听到动静,赶紧起身出去看,容棱也去。

    三个小孩勉强稳着身子,小黎牵了两个小妹妹,也出去凑热闹,只有柳蔚,依旧坐在舱内。

    柳蔚抬头,看向那始终背对着他们,低头扒饭的黑衣男子。

    那男子,却猛地动作停了一下,柳蔚挑了挑眉,男子又继续吃饭,仿佛没受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练家子。

    柳蔚脑中浮现出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但与自己无关,柳蔚也不愿意过问。

    看了眼已经不能用的晚膳,柳蔚叹了口气,起身,也朝舱外走去。

    此时,外头已经下起小雨,而雨中,方才那不可一世的妇人,正满脸慌张,面色苍白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船帆的旗帜下,几名船工围着一个晕倒在地,双目紧闭的船头,拼命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走过去。

    容棱将柳蔚拉到一边,没让她淋雨。

    柳蔚摆手,已经执意走进人群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,外面的风又大了起来,夹杂着雨水,打在人脸上。

    这样的时候出行,绝对是不理智的,不说继续前行,就是掉头赶回去建阳府,只怕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船家当机立断,立刻吩咐两名船工,将船靠向他们之前路过的小岛,自己则与另外两人一起,驾着不知生死的小宝,回了船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进去,暖和的光线,到底让人舒服了些。

    那妇人先一步说:“他是自己掉下来的,可与我没关系,我怎知他这么不结实,随便碰碰就倒了,这要生要死的,你们别是想讹我吧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船工听不下去了,跳起来大吼:“谁要讹你那点银子!我弟弟身子好得很,要不是你一直拉他,他怎会脚滑从上头摔下来!你这女人有没有良心?你害我弟弟昏迷不醒,连一句致歉也不说,合着是我弟弟欠你的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你凶什么!”妇人双手叉腰,也来了脾气:“你们若不是要掉头,我会与你们掰扯吗?说来说去都怪你们,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,才上了你们的贼船,真是晦气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船工气的失语。

    船家也来了火气,站起来就道:“外面大风大雨,这个时候行船,你但凡问问任何一个艄公,谁敢在这样的天气行海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问啊,你让我上岸,我这就去问别人!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不讲道理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恶人先告状的野蛮粗人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船家气笑了,几个船工也都用愤恨的目光,瞪着这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见他们不说话了,又看看没还醒过来的小宝,咳了一声,道:“别的我也不说了,总之,银子我是不会给的,顶多……你们掉头便是,船钱不用退了。”

    那几两船钱,还不够看大夫的。

    况且,这种海上的行当,出了海,哪怕最后迫于天气必须回航,银子船家也是不会退的。

    船家出一次海,也有损失,若是出于船本身的问题,那自然是全额退钱,但这种天公不作美的情况,你能怪老天,却怪不了船家。

    船工气的直喘气。

    船家表情也不好,但终究,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舱内气氛很差,外头的船工,已经在忙忙碌碌的往附近的小岛行驶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了一下,还是走到船家对面,道了一句:“我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船家抬头,诧然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那小宝的哥哥忙道:“公……公子,您真的是大夫?那您能不能给我弟弟看看,他还这么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征询的看了船家一眼。

    船家连忙起身,给柳蔚让开位置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