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87章:眼中迸出深意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下载APP送彩金一动不动[半头中特]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87章:眼中迸出深意

    柳蔚蹲下,手搭在那小宝手腕上探了探,又翻翻他的眼皮,捏开他的嘴,朝里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最后一摸小宝的后脑勺,却摸到小宝脑袋上,已浸满了血。

    柳蔚带血的手刚伸出来,周围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那妇人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错,急的连忙想拉着两个孩子回内舱。

    可是,转头一看,却见两个孩子正躲在另一个小男孩的背后,不愿意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什么,还不赶紧过来!”妇人呵道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吓得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小黎满脸正义的站在最前头,挡住两个可爱小妹妹。

    妇人瞪视小黎,索性自己走上来,要强拉那两个女孩。

    大点的那个还算安静,小的那个直接叫出来: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一把将妇人推开!

    回头再把两个妹妹护着,冷声说:“小妹妹叫疼,你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“听见又怎么样,没听见又怎么样!你是谁?我教训我的孩子,关你个小屁孩何事!”

    小黎玉雕般的小脸板成一块,容棱在他旁边,闻言从怀中掏出一定银锭子,丢过去。

    妇人本能的接住,愣了一下:“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吗?这两个孩子我们买了。”小黎义正言辞的道。

    妇人冷笑:“买?就这点银子?自己留着玩吧。”说着,将银锭子放到桌上,上前,又要拽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但在妇人手刚伸过来时,却听那小宝的哥哥大叫一声:“小宝!弟弟!”

    妇人身子一抖,条件反射的看过去,却看到那小宝已经翻了白眼,舌头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妇人身居青楼,自然见过不少不听话的姑娘,是怎么被教训的,又是怎么在最后或是病死,或是被打死的。

    妇人见过死人,自然知道人死了就会翻白眼和吐舌头。

    妇人顿时被唬了一跳,往后退了两步,连连摆手:“不……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商人看不过去了,冷声道:“明个儿一回了城里,就报官,杀人偿命,我们这儿都是证人。”

    妇人腿一软,一下子摔倒在地,整个人都木了。

    那小宝的哥哥还在痛哭,抱着自个儿弟弟,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船家与其他船工也一致瞪着那妇人,眼中满是谴责。

    妇人腿一个劲儿的打颤,没一会儿,眼皮一翻,吓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人一晕,柳蔚才推了推小宝的哥哥,淡淡的说:“他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正哭得起劲的小宝哥哥一愣,抬头双眼通红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暂时性休克而已,能抢救,不过你继续抱着他耽误时间,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宝哥哥听不懂什么休克,愣愣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船家却听懂了,急忙上前将小宝哥哥拽开,对柳蔚好言好语道:“大夫,您可一定要救救他,不管花多少银子,咱们都出,求您一定要救活他的命!”

    柳蔚将小宝平躺着,没回答周遭人的话,只伸出手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柳蔚这是什么意思,都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小黎从容棱身边走过去,掏着自己的小背包,从里头找出针袋,递给娘亲后,便去拿桌上的蜡台,放在娘亲身边。

    柳蔚取出银针,先在火上消消毒,手指在小宝脸上比仗一下,等确定了方位,银针落下,正中穴门!

    外面导船头的两名船工已经进来了,一进来,就看到里头寂静无声,两人狐疑的上前去看,便看到人群里,小宝被平放在地上,翻着白眼,吐着舌头,而他们的其中一位船客,正用银针,在小宝身上扎。

    这是做什么?两名船工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实则,其他人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即便看不懂,其他人也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这位大夫看着年轻,脸上也没胡子,但人家敢这么做,自然是有自己的本事。

    而果然,在这位大夫扎了会儿针后,那原本应该已经没气的小宝,突然重重的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整个胸膛都腾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宝!”小宝的哥哥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抬眸,看了这人哥哥一眼。

    小宝哥哥赶紧闭上嘴,不敢叫了。

    人暂时苏醒过来,但后脑在流血,这种伤口大小,需要缝针。

    趁着小宝还没什么意识,除了呼吸回来了,眼皮都还睁不开。

    柳蔚也懒得问他们意见。

    虽说医生动手术前,无论如何也要征求家属同意,但这里是古代,不是现代,若是知道要把人的脑袋缝起来,哪个家属会同意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想废这个口舌,直接便对小黎道:“头部抬高。”

    小黎应了一声,走到另一边,将小宝的脑袋托着,朝着自己的方向。

    小黎这个动作看似简单,实则很有意味,首先人虽然暂时醒了,但呼吸还不是很畅通,所以要将人侧过来。

    至少要保证其不会压迫到呼吸神经,这个动作,就有讲究。

    小黎的动作很谨慎,旁人看不出来,柳蔚却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很满意,虽然小黎现在还不算入了医学的门,但到底,当个助手的资格还是有了。

    取出另外一套针,再穿上羊肠线,柳蔚问船家要了干净的帕子,用自制的消毒酒精消了消毒。

    先擦擦小宝的后脑,等将血擦干净了,看到伤口了,再涂上麻药。

    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药效到了。

    柳蔚再拿针,穿过小宝的头皮。

    周遭顿时一片抽气声。

    那商人,直接哆嗦了:“缝……缝针?”

    小宝的哥哥又要哭了,他心疼的看着弟弟,却发现弟弟睡得迷迷糊糊的,根本没醒,更别说叫一声疼。

    可这不可能啊,他这个弟弟,他很清楚,一点疼都受不了,家里老娘给他刮背,他都嫌疼,现在有针有线在缝他的脑袋,他竟然一声不吭,这怎么会啊?

    小宝哥哥想不通,其他人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们光是看着就觉得后脑袋一阵一阵的疼,这小宝,却半个音都没蹦一口,实在让人惊异。

    唯有那人群最后头的黑衣男子,在看到这一幕时,眼皮动了动,眼中迸出深意。

    而就在黑衣男子刚刚露出这样的眼神时,另一双眼睛,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似是心有所感,侧头看过去,便恰好对上一双幽深漆黑的冷眸,黑衣男子眯了眯眼,独自回了内舱。

    直到黑衣男子的身影消失,容棱才收回视线,眼中,却带着寒意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