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92章:感动的热泪盈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k35cc天空彩与你同行0100kjcom第一开奖直播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92章:感动的热泪盈眶

    容棱,为何会在这儿?

    容溯不禁思考,自己带着父皇密令,前往惠州,回程途中遭到袭击,流落荒岛,却被杀手追杀至此,险些命丧九泉,莫非,这幕后之人,便是容棱?

    可若是容棱,容棱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眼前,还救活了自己?

    还是,容棱有什么别的阴谋?

    镇格门的人,出了名的狡诈奸猾!

    就在容溯满头思绪乱飞时,脸上,突然被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抬起眸,正对上一双晶亮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爹问你,你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柳小黎嘟着小嘴,不满的说。

    容溯又看向那位柳先生,容溯知道,那人是个仵作,还是个大夫,听说连严裴的病,都是此人在医。

    虽说不知容棱有何阴谋,周围又是一些陌生人,但容溯素来便是惜命之人,无论如何,至少,在救援来到之前,他要保住性命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容溯便看着自己的右手,道:“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手不能动?”小黎挑了挑眉,小短手去拨弄一下人家的手掌。

    容溯忍着脾气,没理这个小屁孩,只看着柳蔚:“多谢先生搭救。”

    哟?还会道谢?

    柳蔚目露意味的看着容溯,这么有礼貌,是知道自己处于下风,有求于人?

    上次救他,这人不是还瞪了她许久,虽然那次,的确是她先不小心,将他推到水里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看在容溯态度还算可以的份上,柳蔚也愿意救救他。

    反正,不是第一次了!

    柳蔚抓起容溯的手,撩起袖子,在容溯手臂某几处穴位上按了按,问道:“有感觉吗?”

    容溯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又上去一点,在他关节处捏捏:“这里呢?”

    容溯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下,突然扣住容溯的肩头,在容溯肩胛的位置,狠狠一捏:“这里?”

    容溯皱起眉,点了一下头!

    柳蔚这就松开手,漫不经心的道:“肌肉没问题,神经线也没问题,不过手臂上有个伤口,可能伤口有毒,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中毒?

    容溯瞬间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瞧容溯眼睛睁得这么大,笑了一下:“放心,不会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就算不要命,手废了也是大事。

    容溯脸色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柳蔚拿出银针,在他手臂的伤口上探了探。

    拿起来看时,发现果然银针变黑了。

    “的确有毒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容溯面色沉得几乎滴出墨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把毒逼出来。”柳蔚突然又说一句。

    容溯的表情立刻一变,紧张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又是一笑,让小黎拿来一把匕首,放在火上,一边消毒,一边问容溯:“怕不怕疼?”

    容溯看着那把银光闪闪的匕首,沉默。

    “怕疼就说出来,我有麻醉药,不怕就省了,一会儿挖下你这块肉,再内服些排毒汁。不过,你只是右手不能动?其他地方呢?”

    容溯试着动了动其他部位,最后道:“只是手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此时匕首已经消毒好了:“怎么样,要不要麻醉?”

    容溯不清楚麻醉的意思,但听这话,应该是吃了那药,剜肉的时候,便没那么疼。

    若是有能轻松些的法子,人们当然不愿硬抗那削肉之痛。

    可要承认自己怕疼,尤其是在政敌容棱的面前……

    容溯思索一下,最后咬了咬牙,道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溯一眼,说:“是条汉子!”然后手起刀落,带着热度的匕首猛地下来,手法利落的割掉容溯手臂上翻开的那块肉。

    一瞬间,容溯咬紧牙关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容溯迫使自己没有叫出来,可这人割得太突然,他还没来得及移开视线,所以,他等于亲眼目睹自己的肉被削下一块,顿时,他整个人都是麻的。

    见他竟然真的吭都没吭一声,柳蔚倒是对他有些改观。

    看来,这位七王爷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至少,这份忍耐力,便不是常人能有的,也不怪人家能坐到如今的地位,与太子分庭抗争,共争一线。

    在他伤口上涂了药,包扎起来。

    等忙完了,柳蔚找了一粒排毒丸,让小黎去融成汤药。

    很快一勺子左右的汤药端回来。

    柳蔚接过,对容溯道: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容溯闭着眼眸,张开薄唇。

    男人一张嘴,柳蔚便嗅到了一股子血腥味,再一看,容溯的唇,已经被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这人,为了那点面子,倒是宁愿自残!

    不过这也不关自己的事,柳蔚将药倒进他的嘴里,苦涩的味道,顿时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容溯沉默的吞咽下去,再睁开眼,身心俱疲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收拾着自己的绷带,说:“你身上的伤,不多,都是些小伤口,有的擦点药,包扎都不用,我不知是谁伤了你,又为何没杀死你,不过我想,你的黑梅卫,出了不少力。”

    容溯凝起眉,眼神发亮:“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。”柳蔚淡声。

    容溯霍然起身,可因为起得太急,伤口牵扯,整个右臂疼得入骨。

    他控制不住的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把他推下去躺着,皱着眉道:“不要乱动,扯坏了伤口,还要重新换药。这个药不便宜,阁下位高权重,家财万贯,算你一千两一瓶,换一次药是半瓶,你欠了我五百两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其他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宝捂着自己的头,艰涩的看着哥哥大宝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大宝也愣了,他明明看见这位大夫给这位公子上的药,是和昨日给他弟弟上的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这位大夫给了他们好几瓶,只收了他们一锭银子,不过十两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却要收这位公子半瓶五百两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药本就是这么贵,只是这位大夫好心,不愿收他们穷人家的钱,所有白送给他们?

    大宝感动的热泪盈眶,眼睛一下子就红了。

    小宝看到哥哥的表情,顿时,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?

    小宝沉默一下,突然抬头,对着身边不远处的容棱道:“公子,我小宝愿意做牛做马,誓死报答两位大恩大德!”

    大宝也扑通一声跪下,二话不说,朝着柳蔚就磕头。

    就连船家也叹了口气,幽幽的说:“医者父母心,果真是医者父母心啊!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欠债五百两的容七王爷:“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