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399章:这灯笼皮,竟如此光滑!(案子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开奖查询软件大全浙江福彩12选5开奖查询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399章:这灯笼皮,竟如此光滑!(案子)

    顿了一下,小妞突然咬咬牙,将自己的小猫灯笼递上去,羞怯怯的道:“公子,我能用我的灯笼,跟您换吗?”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提着这个葫芦灯笼已经够丑了,还要提个猫的……

    容溯面无表情,将葫芦灯笼给小妞:“都给你。”他一个也不想要。

    小妞害羞的接过,却还是规规矩矩的把自己的小猫灯笼递给他。

    容溯不接。

    小妞就这么望着容溯,最后,大妞也望着容溯。

    或许是以为这位公子生气了,大妞眼睛都红了,着急的说:“公子,我妹妹不是故意的,她年纪还小,请您不要怪她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容溯迫于无奈,只好接过了那个小猫灯笼,顿时,素来不苟言笑,如高岭之花的容七王爷,看起来更滑稽了。

    容溯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瞧着容棱与柳蔚微微弯起的眼角,只觉得,这两人分明是故意的,存心看他笑话。

    容溯不高兴,脸板起来,看起来更加冷漠。

    大妞拽着小妞赶紧走,还不忘骂妹妹:“你怎的这么莽撞,你要是得罪那位公子怎么办?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这位公子的身份,但她们既然认了柳公子与容公子做主子,那两位主子的朋友,自然就是贵人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下人,哪里能得罪贵人,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小妞很委屈,抱起葫芦灯笼,手指摩挲着灯笼皮上一块红色的印记。

    大妞看了过去,瞧着那印记愣了一下,突然也沉默了,问小妞:“你就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小妞没说话,眼睛却红了。

    大妞也不好再骂小妞了,只抓着小妞的手,保证道:“不怕,有姐姐在。”

    小妞看着姐姐,迟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小黎在旁边听得云里雾里,但小黎看出了小妞不开心,便将头花递给小妞,轻声道:“这个花很漂亮,你戴上吧。”

    小妞盯着那朵花,偷偷看了小公子一会儿,才伸出有些粗糙的小手,接过,嘴里小声的说着:“多谢小公子。”

    小黎送了花,看小妞却并没有笑,便有些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小黎回到娘亲身边,抓着娘亲的衣角,模样懵懂。

    柳蔚拍拍儿子的脑袋,蹲下身子,耐着性子问小妞:“这个灯笼,有什么特别的?”

    小妞很腼腆的缩到姐姐后头,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大妞赶紧道:“公子恕罪,小妞是……是想大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大妞拿过那个灯笼,指着上头那块红色的印记,道:“这像红蝴蝶一样的印记,我们大姐背上也有一块,是胎记来的。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大姐了,小妞想大姐了,所以刚刚看到这个,就……就忍不住想要,还请公子不要怪罪她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说着,样子很惶恐,说完差点就要给柳蔚跪下了。

    柳蔚拖住了大妞,看了眼那葫芦灯笼上的红色印子,用手去摸了摸。

    柳蔚本只是无意触碰一下,却感觉这灯笼皮,竟如此光滑!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又摸了摸自己手里的兔子灯笼皮,发现皮制粗糙,手感很粗。

    再仔细看这两顶灯笼,亮度,竟然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牛皮灯笼是出了名的肚里亮,只能照里头,照不到外头。

    但是牛皮不易燃,拿牛皮当灯笼算是最安全的做法。

    因此后来,做灯笼的人家,便将牛皮磨细,做成薄皮灯笼,这样又能照亮,又加强了安全。

    薄皮灯笼就是现在大多数铺子里会卖的灯笼,可再薄再细的灯笼,也没有这葫芦灯笼这么薄,这么细腻。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,心中闪过什么,正要再看看时,却听远处传来一声吆喝:“吉时已到,放船灯的乡亲们,开湖了哟——”

    柳蔚条件反射的抬头,就看到周围许多人挤挤攘攘的,往那声音的来源处跑去。

    柳蔚赶紧抓着三个孩子,站到旁边去。

    容棱与容溯也退后两步!

    只见广场上,之前还不算太多的人,突然一窝蜂涌过来,急急忙忙的往前头走。

    边走,嘴里还边念叨:“开湖了,开湖了,这次我一定要第一个放船灯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我就不求第一个了,只要能进前十个就好,只要进前十个,水神菩萨一定会达成我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男男女女,议论纷纷,又嘻嘻哈哈。

    与柳蔚他们同样站到一边的本地人,见他们懵懂,就好心解释道:“几位是外地来的吧?难怪你们不知道。咱们古庸府每隔几个月,都有一次花灯会,而花灯会上的小玩意儿还是其次,最大的乐子,就是船灯游和最后的大庆舞班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传下来的说法,说是每次花灯会,前十个放船灯,向水神菩萨祈愿的男女,便能得到水神菩萨青睐,满足他们一个愿望,所以这不是,一嚷着开湖,所有人都冲过去了,你们带着孩子的可要小心些,人多了,一会儿别被伤着孩子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朝那好心人道了谢,又问:“船灯游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去小广湖旁边的姻缘树上,去取红花纸,在纸上写上自己的心愿,然后折成船的摸样,在上头点上灯笼,放到湖里,只要小船从湖这头,游到那头,期间里头的灯芯不灭,也不翻船,前十个抵达湖对岸的纸船上写着的愿望,就会实现,听说,还挺灵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完,自己都笑了,显然也只是把这当一个趣事儿。

    柳蔚听完,却眼睛亮了一下:“就像放荷花灯?”

    那人不懂:“什么荷花灯?”

    柳蔚摇摇头,转头对容棱道:“我们也去看看?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难得兴奋的小脸,面庞柔和:“你有心愿未达?”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容棱伸手,为她将鬓角的乱发理了理,说:“你有何愿,说出来,我替你实现。”

    柳蔚失笑,推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顺势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旁边那好心人看着这两个男人手拉着手,眼睛猛的瞪得大大的!

    容溯在旁边看的脸都黑了,重重的咳了一声!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同时看了容溯一眼,柳蔚说:“七公子不舒服,不若自己先回去休息,外头天寒风大,别误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容溯沉着脸看柳蔚,脸上差点就写着——不知廉耻,这四个字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