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03章:去我房里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老鼠澳门彩票凤凰快报体彩排列三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03章:去我房里洗

    容溯还未回神,就感觉后背被人撞了一下!

    他淬不及防,来不及稳住身子,脚下一软,已经匍在地上。

    容溯手臂受伤,单臂撑着地面,竭尽全力,才未让自己摔得太过难看。

    容溯愤恨的转过头,想寻找那罪魁祸首,却只见一个个头矮小,耸着肩膀的糙汉子,小碎步般的离开。

    容溯眯了眯眼,盯着那个背影很久。

    而那糙汉子等走到人少的地方,才满脸沮丧的看了眼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随即,又愤愤的瞪向了人群外正缓慢爬起来的容溯一眼,嘴里骂道:“坏事的人!”

    方才柳蔚被挤出人群,明明她已经寻到机会接近柳蔚了,可另一人竟然也被挤出人群,还非要缠上柳蔚。

    弄到最后,好好的机会,就这样失去了。

    糙汉子抓抓头,将不太紧的头套,揉的有些歪,这才吐了口气,转头,没入漆黑的小巷中。

    今晚是没机会了,得回去从长计议才好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糙汉子看向高台上,正在跳舞的素色身影:“平白还浪费一个人情,亏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回到人群,就见容棱也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柳蔚快步走过去,站到容棱旁边。

    容棱看眼了后面,没做声。

    柳蔚却回答:“七公子不舒服,大概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收回目光,将柳蔚拉近一点,确定柳蔚不会再被挤到,才专心看向高台。

    柳蔚饶有兴致的也看上去。

    下头的小黎看不到,一直踮着脚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容棱索性将小黎抱起来,让小黎在自己怀里看得舒服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枫鸢姑娘?虽然看不见摸样,但瞧着是挺漂亮的,身段儿也好。”柳蔚摸着下巴,点评道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柳蔚一眼,突然倾身过来,抵着她的耳边道:“你穿女装,也不逊色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转过头。

    容棱却已经转开视线,盯着台上。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看向高台,却刚好看到那枫鸢姑娘身子凌空一跃,在七八个舞女的托扶下,在空中一阵盘旋,身上衣衫翻飞,竟像只随时要飞入空中的蝴蝶,灵动又美丽。

    周围一片叫好。

    柳蔚虽说也觉得好看,但还是先问容棱:“你喜欢这样的?”

    容棱头也没回:“怎样的?”

    柳蔚指指高台:“就是这种,身材玲珑,摸样俏丽的?”

    容棱总算看向柳蔚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不说不就代表默认了,柳蔚撇了撇嘴,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素色的男装,沉默未语。

    这枫鸢姑娘只跳了一支舞,作为开场舞,其中舞姿卓绝,美艳不可方物,柳蔚从头看完,也觉得这样的舞蹈,许是比不少京中贵族圈养的舞姬要高出许多。

    枫鸢姑娘下场后,后面上来的,据说就是三等舞姬。

    虽说功力差些,但是耐不住人数众多,而且个个美貌至极,下面看场的群众,竟是一个没走,还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柳蔚几人被挤着挤着,挤到了边缘,这个位置看台,就看不到正面。

    柳蔚少了几分雅兴,就说回去了。

    容棱没意见。

    倒是小黎一直转头,频频往台上看,显然还很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显然也喜欢,但是公子说走,她们自然听从。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乖乖的跟在柳蔚身后,因为怕走丢,还抓着柳蔚的衣角。

    柳蔚顺手将两人护在手臂内,防止她们摔倒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时,容棱下意识地看了眼容溯的房间,见里头点着蜡烛,房门紧闭,又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今夜出去玩了许久,回来三个孩子还都有些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容棱抱着小黎去沐浴。

    柳蔚便使唤小二送来热水,让大妞小妞也去洗洗。

    一路从建阳府过来,也得不到空沐浴,好不容易安顿下来,自然是要收拾收拾。

    等到小黎浑身湿漉漉的被容棱裹在块大布里头回头,柳蔚便接手,给小黎擦头发。

    小黎玩多了,容易累,擦着擦着,眼皮就打架,等到头发都擦好,他已经朦朦胧胧的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柳蔚将小黎平放在床上,盖上被子,正打算自己也去梳洗,就见容棱站在门口,头发泛着湿气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容棱瞧了眼柳蔚手上的面巾,道:“去我房里洗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随即眯起眼,看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上前拉住她的手,道:“小黎睡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木木的道:“我不沐浴。”就算想沐浴,现在也不想了。

    容棱手腕一硬,道:“水已经备好,去洗。”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:“那我让小二将水搬到我房里来,小黎睡得沉,我轻点不会吵醒他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语,就这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勉强挤出一丝笑,道:“累了,你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继续不语,长腿没动,手也继续抓着她的手,不动,依旧这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被容棱看得有点毛毛的,不舒服的道:“你七弟还在,收敛点。”

    之前两人虽说已经够亲热了,一个床都睡过了,去他的房里洗个澡,真的不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柳蔚太敏感了,总觉得今晚容棱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平日,容棱从不会这么专门的来找她去他房里沐浴,目的性太明显了,她忍不住退缩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半晌,容棱总算放开她的手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不禁跟出去,有点怕他又生气。

    随着关系越来越亲密,柳蔚愈多的发现,这个男人,绝没有印象中那么冷酷刚硬。

    偶尔在一些不必要的地方,他其实很爱使性子。

    这让柳蔚在某些时候,无语又郁闷。

    索性,容棱没有生气,他只是吩咐小二,将他房里的热水,换到柳蔚这边房间来。

    因为打赏可观,小二也没不嫌累,口黑咻口黑咻的忙活一会儿,又道:“这折腾一会儿,水都快凉了,小的再去提桶热水来,客官稍等。”

    小二说着便走了。

    容棱湿着头发,歪歪的靠着门框边,没走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用自己的面巾,走过去替他擦拭头发。

    容棱眼尾瞥了她一眼,抬手制止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,又使性子了!

    这男人有的时候,幼稚的让人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柳蔚将布放下,容棱既然不用,自己就不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一会儿,小二又提了桶热水进来,柳蔚测试了水温,打赏了小二。

    小二乐滋滋的离开,离开前,还殷勤的为柳蔚带上门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着已经坐到椅子上的容棱,也不说话,就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给自己的倒了杯茶,慢慢的喝着。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装傻,就说开了:“不出去?”

    容棱抬眸瞧她一眼,慢条斯理的道:“你洗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还怎么洗?

    柳蔚头疼,最后看了眼床上的小黎,认命的道:“把小黎抱到你房里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茶杯一搁,起身,走向床榻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点迟疑和停顿都没有,这男人果然是早有准备!

    容棱抱着小黎离开,走到门口时,男人特地回头,警告的道了一句:“不可锁门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