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04章:容大人,我在沐浴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特准特马资料唯一2018年第129期开马香港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04章:容大人,我在沐浴!

    柳蔚脸色一变,最后一点的侥幸心理,都被一盆冷水给浇熄了!

    容棱将小黎抱到属于他的房间,再回来时,果然看见门没被反锁。

    男人嘴角勾着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反手将门关得紧闭,再利落地闩上门闩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的那刻,容溯站在走廊,瞧着对面的客房,眉头狠狠皱着。

    这时,就听楼下传来小二殷勤的招呼声:“两位客官,可是要住店?”

    容溯条件反射的往下看了一眼,便看到两个背着包袱的女子,结伴而来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随意一眼,可在看到两个女子的容貌后,容溯稍稍一愣,不为其他,只因两人,长得太过美貌。

    美艳的女子,比比皆是,便是他的七王府,莺莺燕燕也不计其数,但眼前两人,却在美中透着一股别样的气质。

    一人,清纯如白莲花开。

    一人,火辣如玫瑰娇艳。

    两女一人身着白衣,一人身着红衣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落落大方,白衣女子温婉柔情。

    两人气质截然,因为低眉垂首,让容溯看不清两人五官,只瞧着两人的侧脸,透着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像是姐妹。

    或许是容溯的目光太过灼热,下头那红衣女子,似有所感,突然抬头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红衣女子,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女子五官,果然如他所料,精致玲珑。

    似乎对陌生男子的直视有些不悦,红衣女子皱皱眉,低头,对着身边的白衣女子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便也看过来。

    容溯这才看到,白衣女子的容貌,实则比红衣女子差上一些。

    并且白衣女子头上戴着额纱,那轻薄的白纱,将白衣女子的一双眼睛遮住,令人更是看不清明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也只是虚虚的瞧了一眼,就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两人与小二说了些什么,小二去柜台登记后,便送两人上楼。

    二楼走廊,狭路相逢!

    容溯没有走,还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两个女子却有些不自在,擦肩而过时,白衣女子低头疾走,红衣女子却眯着眼,朝容溯看去一眼,眼中隐含警告。

    两人被小二带到走廊尽头的那间房,刚好在那柳先生房间的旁边一间。

    容溯又看了一会儿,眼底带着淡冷的意味,回身,走进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而一炷香功夫后,那走廊尽头的房间里,白衣女子摘下额纱,露出一双金色的眼瞳。

    女子颓然的坐在床榻边,看着右边的墙壁,问:“也不知这客栈隔音如何,能不能听到对面的话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将行李打开,收拾一下,道:“听不到,也有别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看过去:“嗯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从行李里拿出一个耳朵样子的物件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眼前一亮:“你将小冰做的千里耳带来了?何时带出来的?我怎的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能知道什么。”红衣女子满脸嫌弃:“你这个万事不管的大小姐,一路上行李都不肯背一刻,里面就算有金山银山,你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讨好的笑笑:“不是有姐姐在吗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衣女子看看左右,仰头问道:“我的面具可以揭了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走到窗口,左右巡视一遍,点头:“揭了,不过明日出门前,定要戴回去。”

    人皮面具什么都好,就是戴久了太闷,不透气。

    小冰的一些发明好是好,就是副作用有些大,若是能再加以改进一些,必然效用更大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得到应允,立刻对着铜镜,沿着自己耳后的位置,摩搓着,将一块贴着脸颊的覆皮,缓慢的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顿时,原本算稍逊一筹的容貌,变得与那红衣女子一模一样,而那双耀眼的金瞳,也因此,显得更为逼人!

    若说之前红衣女子美艳无双,那此刻,白衣女子恢复真容,就算与红衣女子一模一样,可却因那金瞳夺目,更显得耀眼三分,宛若神祇。

    “每日戴这个,真是麻烦。”白衣女子抱怨一句,将那面具小心的放进一个红色的盒子里。

    这东西存储不易,若不小心存放,沾染了灰尘,明日便不好戴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红衣女子已经拿着那叫做千里耳的大耳朵,走到墙壁边,将大耳朵贴着墙壁,自己屏息听着。

    墙壁另一头,传来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容大人,我在沐浴。”这是柳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知。”这是那镇格门容都尉的声音:“只是问问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接着又是柳蔚的声音:“你确定在我沐浴的时候,你要我给你讲解月木草的用法及生长环境?容大人,你就不能不看医书了?”

    “多学些,总归是好的。”男人语气平平。

    “等我出去了,再告诉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光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男人顿了一下,道:“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介意!”女人的声音有些咬牙。

    男人沉默一下:“你若觉得吃亏,不若我也脱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女人的声音,开始变得阴森了:“月木草又称夜草,一种在夜晚会发出短暂光明,如萤火虫般的紫色药草,月木草最大的功效是巩固内虚,健脾化气,属于保健类草药,长期服用,能延缓衰老,配合药方,可达到美容与排毒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药方?”

    “容大人,我在沐浴!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过了,所以,什么药方?”

    “我正在沐浴,你搬个凳子坐到我的浴桶旁,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问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答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别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容棱!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听到这儿,赶紧将千里耳丢开,脸颊绯红的木在原地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好奇的问:“怎么了?听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咳了一声,将千里耳放回行李包,佯装镇定的道:“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唔?”白衣女子不信,金色的眼瞳盯着那只千里耳不松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转头,揪着白衣女子的耳朵道:“不准看,不准听,老老实实去睡觉,今晚什么都甭管,有何事,明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耳朵疼,忙委屈的望着姐姐道:“我睡就是了,你先松开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这才放开。

    但红衣女子太了解自己这个孪生妹妹了,想了想,便将大耳朵又从行李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抓在手里,上了床。

    就放在自己怀里,抱着睡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