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13章:那白雾,竟然又出现了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另版黄大仙射箭图118图库马会开奖结果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13章:那白雾,竟然又出现了!

    青白尸体上,是一张略算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商人安静的平躺在木板床上,身上盖着白色的薄布,他的皮肤,不是正常的皮肤,确切的说,不是完整的皮肤。

    他的皮肤已然溃烂了,就像泛黄的油画,边角因为潮湿,而泛起了生皮。

    他的整张脸,乍然一看,就像被炸开了一般,腮边和头顶的位置,能隐约从翻出的皮肤下,看到里头红色的血肉。

    不止是脸!

    这具尸体的手,脖子,裸露在外的皮肤,都呈现出这种状态。

    柳蔚相信,如果把他的衣服脱了,衣服下,应该也是这种情况……

    柳蔚瞳孔缩了一下,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容棱眼神也骤然变了变,盯着那具尸体,沉默了许久,才道:“像是被水泡过。”

    否则不会翻起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柳蔚抿紧嘴巴,上前用没戴手套的手,去碰了碰叶元良脸颊边的肉皮,撕开一点,看了看下头的痕迹,道:“像是被人割过。”

    割过?

    割了皮肤?

    容棱皱起挺眉,柳蔚已经快速戴上事先准备好的手套,拿出自己的手术刀,在叶元良尚还完好的皮肤部位,割开了一个小口,再仔细盯着那块肉皮,瞧着尸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柳蔚的动作很专注,加上光线的原因,柳蔚不得不靠尸体靠的很近。

    这样一近,柳蔚便嗅到了一股气味。

    忍不住拧了拧眉,柳蔚刚要说话,容棱已一把将她拉开,后退半步,冷目盯着那尸体:“有异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过去:“那个味道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柳蔚突然看到,叶元良的尸体头顶上,开始有浅浅的白雾在逐渐弥漫。

    柳蔚用力睁了睁眸子,只见那白雾以肉眼可视的速度,不疾不徐的在尸体上空飘散一会儿。

    半晌,白雾下沉,再次不着痕迹地融进皮肤里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并不是很快,柳蔚认真的看着那一切,等到白雾消失,她尝试性的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手腕却被男人勒紧!

    柳蔚转头,安抚的拍拍容棱的手背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容棱执意不放。

    柳蔚无奈:“尸体被人动过手脚,那白雾,不知是什么,但看起来,应该是使其皮肤翻开的始作俑者,我需要研究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有毒。”容棱寒声警告道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她去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女人,毒死了毒残了,这辈子他就认定这一个。

    柳蔚淡定地从口袋里翻出口罩,严实戴上,再次无辜的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容棱皱眉,拿她没辙,这才稍微松开她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低头走过去,容棱也要过去,柳蔚却将他拦住:“口罩只有一只,你站远些。”

    男人却直直的走过来,矗立一般,站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看容棱,而他却只是警惕的盯着尸体,似乎一旦那白雾再次出现,他会立刻带着柳蔚,再次躲开。

    柳蔚看容棱执意,也不想在这种时候浪费时间,她快速的低头去看。

    果然看到,尸体上,那方才被自己割开的那寸皮肤,经过白雾的侵蚀,不过数秒钟,皮角已经些微翻起了。

    柳蔚眯着眸,淡声道:“看来……的确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解剖刀握好,嘴唇一抿,刀尖抵住尸体的头顶,这便打算开脑。

    那白雾是从尸体头顶冒出来的,所以尸体的脑袋里,一定有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寂静的房间里,只有月光淅淅沥沥的透射进来,刀尖切开头皮的声音,被空气无限放大,听在人耳里,异常吵闹,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头壳不容易开。

    若在现代,是需要用仪器之类,但柳蔚一身武艺,手上隐含内力,用那薄弱的解剖刀,倒是很容易,便将头壳破裂。

    顺着头骨的纹路,柳蔚切得很小心。

    在手已经被流出来的脑浆和血液浸湿时,容棱再次握住她的手,将她带的老远。

    柳蔚跄踉一下,动作狼狈的跌在他怀里,脸颊撞到了他坚硬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她抬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看她,只是目光专注的盯着尸体。

    柳蔚转头也看去,就见那白雾,竟然又出现了!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柳蔚在容棱怀里低喃一声,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那白雾是从头顶发散出,她方才专注切开头壳,却并没瞧见有白雾生成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来自胸口。”容棱声音很冷:“这次,是从胸口出来。”

    胸口……

    柳蔚盯着尸体的胸口部位,那里,还穿着衣服,不算干净的布料,将尸体的胸膛,包裹得极为严密。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:“那烟,能穿透布料……”

    屋子里再次恢复寂静。

    直到那烟雾重新消失,两人才再次靠近。

    这次,柳蔚没管那开了一半的头骨,而是伸手去解尸体的衣服。

    衣服是不算好的布料。

    柳蔚闪了闪眼皮,顺口说了一句:“这不是叶元良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柳蔚再道:“布料不对,叶元良与我们同船数日,穿的衣物,大多用的南方上等布料,这件衣服,是地道的北方布料,粗糙,客栈的小二,穿的便是这种布料。”

    “下船后买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柳蔚说:“买的衣服,不会这么旧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。

    转眼间,柳蔚已将叶元良的衣服剥开,露出了里面同样翻烂的皮肤。

    而比起脸上的痕迹,叶元良身上的皮肤,溃烂得更加严重,皮肤翻裂的程度,几乎已经到了整块皮脱落的摸样。

    柳蔚轻轻撕开那已经不牢固的一大块胸皮。

    她的力道很小,几乎没用什么力,可只是一碰,那胸皮便完全脱离,柳蔚拎起胸皮,瞧着下面红色的血肉,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柳蔚才说:“竟然没有血……”

    是的,皮肤与血肉分离,按理说,应该有大量的血液涌出。

    可是,这里并没有。

    尸体很干燥,剥开皮肤,露出里面红色的人肉和青色的经脉,但是,一滴血液也没有。

    柳蔚取下手套,去碰了碰,发现肉像果冻一样,被冻结住了,用了不小的力气去戳,都戳不穿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柳蔚笑了一声,将那胸皮放开。

    转头,柳蔚继续去开脑,嘴里说:“事情到了这一步,无论如何也不能用自尽解释了,这人的身体里藏着什么,那白雾,究竟是何物,竟能自动将人的血与肉冻结,剥离外皮……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