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19章:他奶奶的!还敢跑!还敢上屋顶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白银td走势图特马王中王资料34期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19章:他奶奶的!还敢跑!还敢上屋顶!

    实际上,容棱不需要顶。

    纪奉匆匆赶来时,瞧见的,便是后衙院子中央,一位玄袍加身,气质不俗的矜贵男子,挺拔的屹立在那。

    男子的周围,已经围满了巡卫,巡卫个个手持尖刀,刀光凌厉的对峙那位男子。

    有人瞧见纪奉来了,忙回头叮嘱一句:“季大人,这里有我们就是了,您站远些,刀剑无眼,莫伤了您。”

    纪奉摆手,精锐的一双眼睛,却在容棱身上转过一圈,过了半晌,等判断了一些后,便做了个拱手的姿势,沉声问道:“敢问尊驾,夜半至深,独来后衙,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巡卫看他们的师爷大人对一个小贼如此客气,立刻看不过眼了,凶巴巴的道:“还能何事,不就是来偷东西的!衙门的东西都敢偷,我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,吃饱了撑的,没处死了!”

    “甭说这么多废话,直接将人拿下!”

    “对,先拿下!”

    几个巡卫群情激昂,眼看尖刀已经越发紧密的往容棱身上扎去,千钧一发之际,院中央的男人,却倏然腾空,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,他已凌空一跃,上了旁边一处屋顶。

    内家高手?

    纪奉眯了眯眼,站在巡卫后头,看着屋顶的冷傲玄袍男子,眼神很是深。

    纪奉的表情还算淡定,至少控制的很好,可是其他人,就没纪奉这么好的修养了。

    这些巡卫本就是府衙的普通衙役,不算专业的练家子,性子自然就不如专业练家子沉稳。

    这男子凌空就如此飞走了,登时年纪轻的,指着屋顶开始破口大骂:“他奶奶的!还敢跑!还敢上屋顶!兄弟们,咱们把他打下来,打断他的腿,看他还能飞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这人话音一落,顿时就有人真往屋顶上扔刀。

    一把银光长刀飞上半空,刀尖不偏不倚,正好冲着容棱高挺的鼻端而去,且力道还不小。

    眼看着刀就要刺入容棱的面门了,千钧一发之际,男人身子未动,只是脸颊稍稍一侧。

    那长刀便从男子耳边呼啸而过,刺了个空,落入夜晚的黑幕之中。

    容棱眼神骤棱的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概是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后面的人,也都往上头飞长刀。

    容棱双手背后的轻松躲过,却忍不住心烦。

    下面,纪奉越看越不对劲,他拧紧眉头,在所有巡卫长刀都落空,已经有人去搬梯子,要爬上房顶时,他抬手,制止:“冷静。”

    巡卫们看向纪奉,一个个愤慨极了:“季大人,这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要冲动。”纪奉淡淡的说了一句,便仰头,望着房顶的男人,提高了声音:“阁下身手不俗,武艺高强,既有如此高才,为何却不行磊落之事,非要夜盗衙门,其风如此不正?”

    容棱不屑回复下面的人,只是站在上头,眼皮,却不着痕迹的瞧了停尸房那边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非常晦涩,加上距离远,天色暗,按理,是无人能见的,可却听下面那轻儒的中年男子,突然问道:“方才,你们是在何处见到这人?”

    立刻有巡卫禀报地点。

    纪奉听完,又看了容棱一眼,道:“尸房?既然如此,尸房那边可仔细搜查过了,是否还有同党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巡卫迟疑一下,立刻有两人跳出来:“我们这就去!”

    巡卫说着,就要走。

    容棱好看的眉宇,这才稍稍一皱,隔得老远,可容棱看纪奉的目光,却带出三分凉意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仿佛恰好一般,纪奉也正巧抬起头,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触,纪奉儒雅的一笑,容棱,眼神冰寒。

    半晌,在那两个巡卫恰好走到院子拱门前时,容棱道了一句:“叫孙奇来。”

    孙奇,乃是古庸府现任府尹,孙大人的全名。

    在青云国所有州府中,若是给排个号的话,那京都显然是排在第一。

    第二第三这些暂且不说。

    但就古庸府的情况与地理位置,勉勉强强,连前三十都排不上,要知道整个青云国,只有三十五个州府。

    这古庸府不吃香,里头的府尹,自然也不吃香。

    孙奇便是这个不吃香的州府里头,不吃香的一名府尹,当年搁京里是得罪了人,在翰林院呆了不到三个月,就被人给指使过来了,且在古庸府,一呆就是七年,毫无升迁调任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初孙奇,好歹也是个探花,而那年的状元,正是现任户部侍郎,只等着尚书退位,便能高居一线。

    这陌生的贼人,冷不丁的提到他们的孙大人,下头的人都愣了,且闻言其对孙大人的称呼,还如此不客气,顿时便愤怒了!

    有人当时就想开口,却被纪奉拦下来。

    “去找孙大人。”

    巡卫闻言,愣了一下,才道:“季大人,您糊涂了?这大半夜的,为了个小贼,将孙大人惊动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便不将此人当小贼罢。”纪奉目光微微抬了一下,又落下:“当他是江洋大盗。”

    “江洋大盗?当真?”巡卫吓住了,半信半疑的又看了看房顶的男人,才火烧屁股的连连点头,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季大人博览群书,对府衙各类文案,上面传达下来的各类文书指示都一清二楚,季大人既然认出此人乃是流窜在外的江洋大盗,那便一定错不了。

    小小古庸府,怎么还跑来江洋大盗了,巡卫心里诧然,冷汗直流,脚步也不觉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夜阑人静,已是三更快过,府衙后街的某栋两进宅院外,敲门声不断。

    下人裹着大袄子,耸着脖子,不耐烦的过来开门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下人认出来人,打了个哈欠,说:“老壳头,这大半夜的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事儿了!”跑来报信的衙役老壳头怪叫着道,也不管那下人瞌睡是否醒了,就问:“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半夜的,自然已经睡了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带我过去!”老壳头急切的说。

    下人一愣: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对,现在!再晚就要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下人被这态度弄得也有些不安,一边往里走,一边问:“究竟怎么了?衙门失火了?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你盼点好的成吗,衙门失火?亏你想得出来,这衙门要是烧着了,咱们连重建的银子都没有,往后在哪儿开堂!”

    “那出了啥事儿?”

    老壳头沉默一下,这才看看左右,压低了声音说:“咱们抓到了,一个流窜在外的江洋大盗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