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27章:明显是个杀人老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天中国彩票开奖查询奇人偷码高手86488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27章:明显是个杀人老手

    孙奇在后面追了两步,听柳蔚这么说,连忙停下,恭恭敬敬鞠了个躬,满口答应:“下官恭候。”

    等孙奇行了礼再抬眼时,却看屋外的院子,已经轻丝雅静,一个人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孙奇张着嘴,走出去呐呐的环视一圈儿,半晌,自言自语道:“我的都尉大人,果真上天下地,无所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踏着轻功,拽着柳蔚的容棱,几个腾空,已带着柳蔚离开衙门。

    柳蔚被男人硬拉着,半个身子被他搂在怀里,嘴角,却止不住的总是往上勾。

    容棱沉着脸道:“好笑?”

    柳蔚索性双手环住他结实的腰,将头靠在他的胸前,仰着头说:“我想知道,收到信时,你是什么表情。”

    容棱瞧着柳蔚,但腰上感觉到她的环搂,眼底到底少了一些冷意。

    “你容都尉,是真的大慈大悲,宅心仁厚?竟然还断断续续的回了信给他,连这设立停尸间的建议,也是你知会他的?说来,你对孙奇,若说不看重,倒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垂着湛黑的眼眸,依旧未语。

    其实与容棱接触久了,柳蔚对这人也越来越了解了,容棱绝对不是心热之人,但容棱也并非绝对的薄情。

    孙奇对容棱有种盲目的崇拜,就像信徒崇拜神明,这种仰望说来有些孩子气,但并没恶意,反而是一种绝对的依赖和信任,而身为上位者,能得到下属这样毫无保留的崇拜,其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而容棱即便天性使然,并不会对孙奇有太多回应,但容棱做的最对的一件事,就是虽然冷淡,但却没有寒了这位崇拜者的心。

    孙奇到如今,也将容棱奉若真神,不就因容棱偶尔的短暂回应,让孙奇知道,自己写过去的信,他看了,都尉大人全部看了,所以,他才会回自己,且虽然字少,但都是他亲笔所回,并非托付予人。

    偶像的这种亲民做法,在粉丝眼中,会被放大很多倍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容棱是有意为之,笼络住这个绝对脑残粉呢,还是他本性,便不是那样绝情之人,

    但在柳蔚眼中,这样的容棱,让她觉得很好,非常好。

    说不上来是哪里好,她就是觉得好。

    环抱住男人腰间的那双软软女人手,又紧了一些,柳蔚将半个身子的力气,都挂在容棱身上,不管不顾,也不在意这是高空。

    反正,柳蔚知道,这个男人,绝对不会让她受伤。

    因为是他,而他是个有柔情的人。

    是个在心底某处,也柔软着的人。

    容棱当然不会让柳蔚受伤,哪怕高空危险,但当这女人将力道撤了,身子彻底依靠他时,他已调整了轻功姿势,确保她安全无恙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人再未说话。

    回了客栈,柳蔚换了衣服,简单清洗过后,从屏风后出来,便看到容棱也已换了身干净的衣裳,正倚在她的床边,手里拿着本医书。

    这男人,还真打算当大夫不成。

    柳蔚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走过去,她走到榻前,将男人的书抽走,然后将巾布塞到他手里,转过头,背对着他,坐着。

    容棱摸着微微有些湿润的布巾,稍稍侧身,拾起柳蔚背后一缕青丝,为她擦拭。

    容棱的动作很轻,干硬的大手,在她发间穿梭,柳蔚觉得舒服,仰着头,微微眯眼,变得有点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容棱瞧她困了,让她靠在自己身上,一边为她擦着头发,一边轻声问:“验得如何?”

    他是问那具尸体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睁开眼,懒洋洋的道:“是他杀案,凶手手法干净利落,明显是个杀人老手。”

    凶手是老手,这意思便是说,是个杀人惯犯。

    容棱蹙眉:“你说有事要问孙奇,便是问他最近几年,可有同类案件?”

    “这是其一,还有其二。”

    容棱等着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此时却霍然睁眼,一双清泉般的眸子,直直看着身边的男人,然后倾身,凑到他耳边,嘟囔两句。

    容棱听完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柳蔚笑着退开,继续靠在他身上,闭着眼睛假寐:“所以你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吟一下,正要开口。

    柳蔚却打断他:“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似有所指的看了客栈墙壁,今夜见到的那对姐妹,之前便住在这墙壁对面,他们这边的许多机密事件,不知给她们听去了多少。

    容棱也瞧了眼那堵墙,眼眸深了深,显然,对于他们的话有可能被偷听一事,他同样介意。

    容棱的动作很轻柔,但力道却不小,柳蔚的头发很快就干了,打了个哈欠,身子往后一仰,整个人窝到容棱怀里,把脑袋枕在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容棱低眸看着她,指尖在她脸上流恋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痒,用手去抓抓,睁开眼说:“睡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动作机敏的一转,就转到床里头,身子一滚,滚进了被窝,睡在床榻里侧,将被子抖了抖,把自己盖上。

    容棱看她两三下就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似的,眼神深了一些,但还是挥手,将蜡烛尽数熄灭!

    掀开被子,他也睡了进去。

    上了床后,他熟练的翻身,手钻进她的被子,将人搂进怀里,左手抓着她的手,抓的很紧,这样,才闭上眼。

    柳蔚不着痕迹的挣脱两下,没挣脱开,便索性不管了,今晚劳心劳力,给她弄得是挺累的,早就困了。

    而至于今夜发生的另外一些事,柳蔚知道,现在不用操之过急,明日,她要办的事,自然会办,要查的东西,自然也要查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厢两人已睡得如火如荼,进入甜梦时。

    八秀坊内,纪茶、纪槿扶着口吐鲜血,明显内伤颇重的纪枫鸢,翻墙跳窗,终于将人送回厢房。

    纪茶、纪槿动静很轻,甚至没有惊动纪枫鸢的贴身丫鬟。

    纪茶知道,那贴身丫鬟虽然与纪枫鸢形影不离,但其实并非是他们族人,这人只是为了掩人耳目,在必要时候,替纪枫鸢遮掩一二罢了。

    将房间的蜡烛点上,纪槿看着倒在床上,嘴唇发白的堂姐,轻轻拍了拍堂姐的脸:“枫鸢姐?”

    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