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30章:你答应我的,如果我比你先死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最新的四不像图香港青蛙彩票80700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30章:你答应我的,如果我比你先死

    清晨的四月湖,朝露刚过,雾气朦胧。

    挑着担子的小贩,打算从桥这头,去往另一头,可走近了桥,才发现朝雾之下,一道灰黑的身影,倒在桥头。

    小贩快走进去。

    过去一看,顿时愣了:“王麻子?”

    这时,小贩前面也有人过来,那人同样看到了地上倒着的男人,顿时更愣了一下,走过来:“这谁啊,怎么睡大街上?咦……这不是更夫王麻子吗?这是咋了?困了?”

    来人说着,蹲下身,推了推王麻子,却见其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小贩也瞧见了,顿时咽了口唾沫,觉得后脖子泛凉:“不……不是,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来人僵了一下,也有些害怕,犹豫一下,将手探到王麻子的鼻息前,一探,等了半晌,吐了口气:“还有气儿呢。”

    小贩松了口气:“那这是咋了,大哥,搭把手,咱们把他先送到医馆吧。”

    都是街上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,来人也没什么意见,便与小贩一起,要托起王麻子。

    可刚把人抱起来,那王麻子突然身子一抖,整个人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动静,吓得两个好心人连忙把他丢开,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只见王麻子在地上又腾又抖的好半晌,看起来像中了羊癫疯似的,接着,嘴角竟然吐出白沫。

    “呀,这……这……”小贩彻底吓坏了。

    再顾不得其他,也不管王麻子怎么挣扎,先塞了块抹布到他嘴里,再把王麻子整个拽起来,背着就往医馆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起来的时候,天已大亮,身边的位置,是空的。

    柳蔚揉揉眼睛,皱眉伸了个懒腰,探起头,往外面看。

    房间里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显然容棱早已醒了,且出去了。

    柳蔚打了个呵欠,坐起来,正要下床,就见房门推开,一身玄袍的男人,正走进来。

    柳蔚还很困,哑着声音问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还早。”容棱说了一句,便过来,将柳蔚按回被窝里,道:“再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昨夜忙得太晚,她该多睡会儿。

    柳蔚从善如流的倒回去,被子盖满了下巴,只露出半张脸来,她望着容棱,轻声问:“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容棱将外套脱了,也钻进被窝。

    他身上凉,柳蔚正想滚进他怀里,可碰了碰他身体,发现都冻手,就不过去了,还往里面挪挪,离他远点。

    清晨刚醒,柳蔚一凉就会哆嗦。

    容棱瞧柳蔚跑的远,伸手一拉,在被子里,将柳蔚拽个了满怀,而后压在怀里。

    柳蔚不满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容棱不理她眼中的埋怨,只道:“去了码头。”

    “码头?”柳蔚果然被转移视线了。

    容棱道:“我的人,今早的船。”

    柳蔚了然,他们与容棱那些暗卫,已失联许久,他们在海上遇到风波,本以为已经晚了,没成想,那些暗卫的船竟然还要晚,也不知中间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不过人到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柳蔚问了两句,便没再问了,直接闭上眼,打算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而在柳蔚闭上眼睛后,容棱垂眸,瞧着她的白净的小脸,慢慢珉起薄唇。

    他的人,今早带来个消息,他们便是因为那消息,才来迟了。

    那消息,是关于京都的。

    京都柳家,丞相柳城,入了天牢。

    虽说柳蔚不是柳城亲生,但柳城也算柳蔚的二叔,无论如何,柳蔚,也是柳家人。

    柳城入狱,柳老夫人重病卧床。

    柳家,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柳蔚又睡了半个时辰,才在门外小黎的敲门声下,不情不愿的起来。

    一起来,柳蔚又没见着容棱!

    柳蔚蹙了蹙眉,暗忖,自己是不是太随意了,怎么才半个时辰,身边少了个人都没发现?睡得有这么熟吗?

    嘴里嘟哝着,柳蔚下了床,套上衣服,去开门。

    外面,小黎鼓着张嘴,愤愤不平的看着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没理儿子,转身回了房间,拿着衣服开始换新的。

    柳小黎将门随手阖上,不高兴的上前,念叨起来:“爹,你不是答应我,昨晚陪我睡吗?”

    怎么一觉醒来,又剩自己一个人了?

    柳蔚漫不经心的瞧了儿子一眼,嗤笑:“多大了,还要大人陪着睡,你不是男子汉了?”

    小黎很生气,觉得自己被骗了!

    他坐到凳子上,撑着下巴,将自己粉嘟嘟的小脸,挤得肉肉的,才说:“那你……今晚要陪我睡!”

    柳蔚一边绑着腰带,一边走向儿子:“你就不能试着自己睡?”

    “今晚不行,明晚也不行,唔,离开古庸府之前,都不行,爹,我是男子汉,我可以一个人睡,但是在古庸府不行!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柳蔚挑了挑眉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小黎看看左右,突然压低声音,道:“古庸府……闹鬼!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眨巴眨巴眼睛,看娘亲一动不动,突然悚了一下,跳下凳子,就比着五根手指,在娘亲眼前晃:“爹,爹,你怎么了?爹你中邪了吗?爹,爹,你能看到我手指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柳蔚面无表情的将小兔崽子的手拍开。

    没好气的戳了儿子的额头,恨铁不成钢:“你说你怕黑我没准就信了,你说你怕鬼?柳小黎,你的脑子呢?被狗吃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真的有鬼……”小黎很着急,一边揉着额头,一边指着门外道:“楼下……楼下都传开了,昨夜前面的四月湖桥头闹鬼,打更的更夫,说看到一个白衣服的女鬼,那女鬼还吃了他的一面脸,很可怕的……爹,我不想被鬼吃掉脸,你答应我的,如果我比你先死,你会把我尸体做成标本的,我要当漂亮的标本,我要当漂亮的干尸,我要漂漂亮亮的,我不要被吃掉脸,吃掉脸就不好看了!吃掉脸我会有缺陷的,我会变成残疾的,我会变成残疾的标本的,我会被其他标本嫌弃的!”

    仿佛想到了自己死后,作为一具被其他尸体嫌弃的尸体会有多悲惨,小家伙说着说着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揉着眉心,狠狠推了儿子一下,没让小崽子把眼泪趁机擦她衣服上。

    小黎灰溜溜的站在几步开外,噙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,无辜的望着娘亲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