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35章:容棱的自制力突然这么差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《管三期十四码信封》八号彩票官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35章:容棱的自制力突然这么差

    这三乐当铺一夜之间关了门,可叶元良的案子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而当初叶元良是有批货物放在当铺的,所以这间当铺的人,都算是间接与叶元良的案件有关。

    眼下叶元良尸体还在衙门,与之相关的当铺一应人等却齐齐消失,这衙门一旦判定为这些人为可疑失踪,或是严重些的,畏罪潜逃,当铺里的所有人,只怕都要被贴上皇榜。

    柳蔚揉了揉眉心,突然有些烦闷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柳蔚不太确定自己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直到那衙役头头胡哥,领着人已走到柳蔚面前。

    胡哥一眼瞧见柳蔚,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柳兄弟,怎么巧啊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笑:“带孩子出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胡哥看了眼柳蔚脚边的三个小孩,爽朗的道:“柳兄弟倒是个慈父!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言语,只是微笑。

    胡哥与柳蔚寒暄几句,就道:“对不住了兄弟,大哥还有点事,找一日得空,咱们兄弟好好喝上一杯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就要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柳蔚掐了掐指尖,在胡哥快离去时,唤了一声:“胡大哥是去三乐当铺吧?”

    胡哥回头看柳蔚一眼,点头:“是,今早一到衙门就接到消息,说是三乐当铺要停业半月。”

    叶元良的案子还没完结,事情牵扯人员却有了巨大异动,作为这个案子的总管,胡哥不得不干涉。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沉默一下,抬眸道:“当铺是小事,咱们还是先去衙门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?”胡哥敏锐的捕捉到这个词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:“此案镇格门接下了。”

    镇格门?

    镇格门?

    镇格门!

    胡哥原地站着,僵硬了好大半晌,才眨着眼睛,不太明白的抓抓头:“兄弟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不想多解释,只转过身,突然伸手,往容棱腰上摸去。

    容棱身形蓦地一震,猛然捉住她细白的手指,指尖用力,垂眸看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柳蔚无辜的望着容棱,才道:“我找牌子,你的牌子呢?”

    容棱眯起眼眸,不语,却就这么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挣开容棱的手指,继续把手伸进去,把容棱腰上一圈,从里到外摸了个遍,总算在他怀里,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牌子。

    而此时,容棱的黑眸,已经出了细弱的红丝。

    柳蔚瞄了一眼容棱下腹的部位,衣裳下面,似乎有了变化,男人的庞然大物在逐渐苏醒。

    柳蔚尴尬的挑眉,掩盖掉嘴角的轻勾,咳了一声,转身,将牌子递给胡哥。

    胡哥手忙脚乱的接住,拿起牌子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,再看了一眼,再摸了一下,再反过来摸一下,再反回去又摸一下,反反复复,几乎看了数十遍,上百遍,他才一脸惊恐的抖着手指,看看柳蔚,再看看柳蔚身后的容棱,死死的咽了口唾沫,哑着声音,张口:“镇……镇格……镇……”

    “镇格门。”柳蔚替他说完。

    胡哥舔舔自己干裂的嘴唇,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,又捏着袖子,擦擦额头的热汗,又开口:“都……都……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尉。”柳蔚再次替他说完。

    胡哥只觉得头重脚轻,仿佛一瞬间,就要摔倒一般,幸亏跟着他身后的兄弟将他扶住,才没让一个堂堂衙门总役,在大街上出丑。

    最后,胡哥神不守舍,又半信半疑的,与柳蔚、容棱,顺带三个小豆丁一起,进了衙门大门。

    而三乐当铺什么的,早已被他抛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对一个乡下州府的小衙役来说,别说京里来的一品官员,皇亲国戚了,就连别的富贵点的州府来的小县令,在他们这儿,那都是贵宾的待遇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地方穷,人没见识呢!

    直到进了衙门,实则胡哥还是没有全信的,因为他总觉得不可思议,自个儿刚认的兄弟,怎么就成了镇格门的司佐大人了?

    自家兄弟的好朋友,又怎么会成了堂堂一国王爷,青云国内赫赫有名,素有战神之称的容都尉呢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他妈的去哪说理去……

    柳兄弟不是说来古庸府游玩的吗?这……这和之前他说的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胡哥半信半疑,可惜一进入衙门,他的疑虑,就被接踵而来的一大波消息,给打消得一丝烟雾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昨晚衙门有人偷东西……后来不是偷东西,是来验尸……就是叶元良的尸体……来验尸的是京里来的大人,就是我们孙大人常常嘴里念叨的那位都尉大人……

    孙大人昨晚后半夜都没睡,一直在衙门守着,说着那位都尉大人答应了,今天会来找他,他要等着……

    胡哥彻底懵了,合着,不是假的,都是真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孙奇的确等了容棱半个晚上,再见到孙奇时,柳蔚都很好奇,因为这位孙大人看起来,实在不像刚熬过夜的,他的精神头,只怕比睡了三天三夜的人,还要好。

    而从进了衙门,容棱便不置一词。

    柳蔚几次看向容棱,却发现容棱都在瞪她。

    柳蔚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,眼睛瞟了眼男人下腹的某个地方,那个地方被宽广的衣摆遮挡着,根本看不到里面,但柳蔚就是知道,那里面,肯定是另一番壮观情景。

    甚至从容棱的走姿来看,柳蔚就知道,这男人此刻该有多恨她。

    方才柳蔚摸着容棱的腰部,可不是胡摸的,手指到过的几个穴道,柳蔚都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只是柳蔚没想到,容棱的自制力突然这么差。

    平日里,他不是很会克制吗?

    柳蔚此刻压根没想,往日容棱克制,但她也很克制,她从不会主动骚扰他,勾引他,乖得不得了,一动不敢乱动,但今日,她贸然乱来,可不是就让人引火烧身了。

    其实柳蔚一开始也没想逗他,但……冷不丁的想到之前在十字路口,他有事瞒着她的样子,她就莫名的想胡闹一下。

    被瞒着的感觉,其实,真的不好。

    容棱若是坦然的让她回避,柳蔚反而还不觉得如何,会体谅他有正事,有机密要谈。

    但容棱是表面佯装无事,却实则避她。

    这种行径,便让柳蔚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女人有的时候在一些小地方,很容易小心眼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