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38章:跟尸体亲亲热热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四不像特肖图四不像一肖一码中特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38章:跟尸体亲亲热热的

    今日一早,纪奉已见过叶元良的尸体,那尸体看起来还是完整的一具。

    但仔细瞧,却分明瞧见,尸体上头有密密麻麻的针眼儿,宛若一只巨型的破布人偶。

    此刻再见到尸体,纪奉脸上表情不显,但站的,却是离那尸体有些远。

    倒是胆子大的柳小黎,一进来就蹦蹦跳跳的朝尸体跑了过去,小爪纸掀开白布!

    瞧见脸色死白的人尸,柳小黎却半点异样也无,只摸着滑溜溜的小下巴,嘟哝起来:“爹的手艺真好。”

    纪奉垂眼,看着这孩子。

    大概是纪奉的视线太明显,小黎感觉到了,小家伙仰起头,望着这位慈和的爷爷,指着尸体上的针线,道:“我其实也会缝,但是我爹说我手笨,针线活不细致,不让我缝。”

    纪奉脸上笑着,嘴角却是微微的抽搐。

    针线活好的人们,估计也不会想去拿手艺缝一具尸体!

    小黎从纪奉手里拿过笔墨纸砚,一边鼓捣着,一边爬上木板床。

    看孩子小短腿爬得费劲,纪奉顺手将孩子抱起来,但左右看看,也没地方放,一时愣住。

    小柳短短的手指,指着木板床的边缘,说:“谢谢爷爷,把我放在这儿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纪奉有些犹豫:“你站得住?”

    木板床其实很窄,一具成年男子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上头,已经占据了所有面积,要在上面再站一个人,几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但小黎很乖的点头,表示自己可以站得住。

    纪奉迟疑一下,还是将这孩子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接着,纪奉就看见小家伙站在板床边缘,然后一只手抱着笔墨纸砚,一只手随便将那尸体往旁边推了推,接着小家伙一屁股坐下,挤着尸体,跟尸体亲亲热热的模样。

    纪奉,再次沉默!

    验尸报告这个东西,纪奉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自从两个月前,孙大人收到京都发回的信后,便将这一新规矩,给传播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这报告究竟是什么,该如何做,却无人能知。

    只从那信上的只言片语推断,大略是要将尸体的所有信息,写在一份文书里,但具体怎么个写法,有什么规矩没有,却依旧不知。

    而眼下,一个五岁不到的小男孩,就在给他示范,这验尸报告,到底该如何写。

    小黎现在宣纸上规规矩矩的写上死者的姓名,年龄,身高,大略体重,接着,就是伤口验证方面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已经被验过了,而尸体也已经缝合好了,所以小黎并没多事的再把它拆开,去检查一遍内脏。

    既然娘亲检查过了,这部分留空,回头让娘亲写进去就好。

    他检查的是外伤部分。

    将叶元良的衣服都扒掉,小黎在一个裸露的尸体旁边,转来转去,边看边写,时不时再用毛笔的另一头,去戳戳尸体皮肤。

    看小孩子这样摸摸搞搞,没一会儿,已经写了大半页纸,纪奉好奇,过去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看,却发现自己一大半看不懂!

    小孩子的字写得歪歪扭扭的,并不是多隽美,但再歪,也至少是人能分辨的字型。

    可这些字,纪奉认识是认识,却有一大半,不知何意。

    纪奉并没多问,但或许是纪奉看得太久了,小黎突然看他一眼,然后很紧张的问:“我……我写了错字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已经尽最大努力,写的工整和严谨了,难道这样也不行?

    小家伙很惆怅,他觉得自己果然不是读书的料。

    纪奉瞧着小黎失落的表情,只抬手,揉揉他软软的呆毛,道:“没错字。”只是看不懂罢了!

    小黎半信半疑:“真的?”

    纪奉点头。

    小家伙总算松了口气,但还是不放心,又自己回头再看一便,竟然发现,果然有写错的字。

    小黎赶紧涂了,改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小黎更改的地方,纪奉缄默不语,他并不觉得,那个字是错字。

    小黎改完了,却没怪这位爷爷明明有错字不告诉他,还骗他没有,而是贴心的说:“这个地方,尸体腹部表皮破裂,无明显伤痕,但皮质翻裂,破裂度大,肤色偏紫红,血线微压迫,有重击或内伤可能。这个地方,我爹说过,血线压迫,不能写血线,血线是红色,是血管,神经线不同,这里要用神经线,因为他肚子表皮展开,里面看到的血线,是青色的,青色的就是神经线。”

    纪奉沉默不语,看看尸体那惨不忍睹的腹部,又看看小家伙粉雕玉琢的小脸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似有所无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在一个小孩子面前承认自己一个字都没听懂,还是觉得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小黎的验尸报告写得并不快,但是写了一半,他却发现奇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被缝了线的夹缝部位,竟然在不知不觉中,慢慢浸出一缕白烟。

    那白烟一开始小黎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毕竟外面太阳很好,这若有似无的烟,在阳光下,并不太明显。

    可小黎擅长暗器,而眼力更是从小就练就的本事,他一下就看到那白烟,也亲眼目睹,那白烟融入皮肤后,尸体上原本还无异的皮肤,突然开始细微的翻皮,皱褶,最后开裂。

    “哇!”小黎发现了新大陆,急忙将笔墨纸砚推开,自己则撅着屁股,趴在那里,凑得很近的盯着那白烟看。

    纪奉也瞧见了那白烟,在小家伙凑上去的一刻,他一抬手,把这轻的跟羽毛似的小家伙搂进怀里,避开一点,眼神,也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何物?

    小黎却叫嚷起来:“爷爷,放开我,放开我,我要去看,那是什么,好神奇的样子,这具尸体体内有什么小东西吗?我要切开我要切开,我的刀呢,我解剖刀呢,哇哇哇,那白烟没有了,快没有了,爷爷你快放开我,白烟走了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又嚷又叫,最后还是疯狂挣扎。

    纪奉无法子了,确定那白烟真的莫名已经消失,才将小家伙放回去。

    一放下,小黎就满脸红光的掏出万能小背包里的解剖刀,然后二话不说,直接一刀子戳在尸体身上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