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39章:容棱冷哼一声,将她又压紧了一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αpp网址大全3D试机号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39章:容棱冷哼一声,将她又压紧了一些

    小黎手上有劲,一下就把尸体切开一道口子,将那口子拉大,他短短的手指,赤着就过去扒开那缝隙,使劲往里面瞧。

    “白烟呢,白烟呢?不见了,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纪奉站在一旁,看着满手血液,一脸求知欲的柳小黎,只觉得……有点胸闷。

    血腥味弥漫开来,在不大的停尸房内慢慢沸腾,纪奉后退一步,避开那恶心人的气味,却觉得依旧不舒服。

    小黎却相反,要说这孩子从小就是在尸体堆里泡大的绝对不过分。

    小时候,小黎是没有玩具的,他的玩具是娘亲泡在工作室里的眼珠子,胎盘,人脑,还有一根根白森森,漂漂亮亮的人骨头。

    小黎对尸体和血腥味是最熟悉的,除了娘亲的怀抱外,这种气味,是第二让他心安的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的功夫,小黎已经把双手都弄脏了,而叶元良如果还有灵魂在,也一定会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自己的身体被捣鼓成这个样子,有人在他胸口挖了一个大洞,再赤手空拳的伸进去翻找,这种感觉,估计真的不好。

    小黎找了很久,却再没见到那白烟。

    他很不甘心,小眉头颦在一起,想办法将那血洞扒得更大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门外一道冷音响起: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纪奉甚至没反应过来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猛地回头,眼底锐利乍现,但又凭着本能,第一时间收敛。

    看到门外的几人,纪奉规矩的站到一旁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瞧见娘亲和容叔叔来了,小黎满身狼狈的坐在那儿,呆呆的望着他们。

    柳蔚头很疼:“不是让你写报告?你的报告呢?”

    小黎傻愣愣的呆了一下,才伸出还沾着叶元良内脏的小手,怯生生的抓过旁边的宣纸,乖乖递过去,小声的嘟哝:“我……我写了……”

    雪白的纸上,刹那间多了一只红色的手掌印,上头,还沾着一些血液凝稠之物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验尸报告,声音很厉:“重写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小黎顿时不乐意了,一步跳下来,将验尸报告捧过去,嘟着嘴说:“我都……我都快写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脏了!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小黎红着鼻尖,用衣袖去把血印子擦掉,但越擦越脏,最后擦得更加不能看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小家伙才颓然的停下手,一屁股坐在地上,埋着头啜泣。

    柳蔚冷冷的瞟着儿子。

    容棱沉默半晌,叹了口气,最后对柳蔚道:“你该提醒孩子。”

    之前柳蔚让小黎去做验尸报告,却忘了告诉小黎,这尸体血液有异,凭着小黎的好奇心,若是发现了那白烟,只怕会沉浸进去,把尸体折腾得不成人样。

    实则,昨晚柳蔚就是这么做的,把好好一个人,拆成好几片,最后再给人家缝回去。

    柳蔚刚才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等想到了,赶过来时已经晚了,看着一半身子沾着血的儿子,作为母亲,柳蔚觉得儿子还不如去玩泥巴呢。

    小黎还沉浸在要重写验尸报告悲伤情绪中,整个人都是失落的,从头到尾笼罩着一层黑气。

    到最后,容棱好歹将这孩子抱起来,替孩子擦擦脸上手上的血迹,低声道:“回去重抄一遍,乖。”

    小黎嘟着嘴点头,再把小脑袋整个靠在容叔叔肩膀上,摸样很消沉。

    作业做完了,再重做一次什么的,简直是人间悲剧。

    因为小黎把叶元良的尸体搞坏了,柳蔚不得不留下来善后,再给人缝回去。

    而这次缝的时候,不止孙奇在,纪奉也在。

    孙奇已经有抗压力了,昨晚的惊悚不可复制,今天好歹是青天白日,虽说画面也极度富有冲击力,但孙奇已经在迫使自己习惯了。

    倒是纪奉,眼睛始终瞧着柳蔚的脸,表情,清淡,而微妙。

    纪奉总觉得,这位柳大人,有些面善。

    纪奉脑中,有个人影浮现出来,但又被纪奉立即否定。

    只是五官像一些罢了,其他却一点不像。

    那个人,虽说也会些三脚猫功夫,但素来是温婉柔媚,多情可人,那人也会针线活,也会刺绣,但绝对,不会往人身上刺,更何况是死人身上。

    将脑中的情绪驱散开,再看这位柳大人,纪奉倒是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便是族内常年与虫蚂毒物打交道的几位长老,只怕也没有柳大人这样的魄力。

    还有柳大人的儿子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已经如此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须知,就是族内公认天才之名的小冰,在面对人尸时,也多为惧怕,这孩子,不止不怕,还能把尸体当玩意似的摆弄。

    果然虎父无犬子,不俗,真是不俗!

    若是族内也有这般天赋极高的孩子,该是多好。

    小黎弄得很脏,回了客栈,便被压着洗了澡。

    沐浴干净后,小黎没有闲着,而是捧着一叠白纸,在房间里,乖乖的抄写自个儿的验尸报告。

    按理说,抄写也就算了,可奈何,第一遍抄完,有几个地方给写错了,被娘亲骂了,要重写。

    重写完了,容叔叔又说字体不好看,又要重写。

    总之折腾半天,从下午到晚上,眼看着快用晚膳了,这份报告还没写完。

    而柳蔚,则在房间里,参考小黎第一份报告,自己重写了一份,并整理好,等着明日送到衙门入档。

    今夜的晚膳,是各自在房中用的。

    用过了后,晚间,大妞小妞便抱着枕头和被褥,跑到容溯的房间去打地铺了。

    容溯一开始不许可,但两个小孩竟然打着在他房间门口铺床睡的主意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,他只得让两个孩子进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小黎……还在抄写。

    小黎觉得,可能一辈子也抄不完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后面已经没写错了,字体也好一些了,但容叔叔和娘亲还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其实,容叔叔和娘亲不是不满意,而根本就是在罚他,因为他今天调皮捣蛋,做了坏事。

    他不敢抱怨,惟怕抱怨了惩罚会加倍。

    受到“精神家暴”的小家伙,只能把眼泪往肚子咽,吸着鼻子,点着蜡烛,熬更守夜的继续罚抄。

    而此时,另一间房内,柳蔚……后悔了。

    柳蔚后悔极了,她不该让小黎抄写,真的不应该……

    小黎今晚什么都不该做,就该呆在她的房间,早早的钻进被窝,然后裹着被子,和她一起睡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样,她才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看着倚在门前,姿态一派慵懒的瞧着她的男人,柳蔚咽了咽唾沫,有些紧张的问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从将验尸报告整理好开始,柳蔚就觉得,容棱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今晚的容棱,无论眼神,还是五官表情,都透着一股浓浓的挑衅意味。

    这让柳蔚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柳蔚自问,并没有得罪他啊,这男人突然的又发什么神经!

    柳蔚的问话,没有得到男人的回答,容棱只是看着她,黑眸内深不见底,但却又分明饱含着什么。

    柳蔚被容棱看得不舒服,起身,朝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容棱面前,柳蔚睫毛轻颤,有些紧张的说:“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容棱健硕的身躯挡住门口,她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跑?”男人声音很淡,只是问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柳蔚是打算跑,这是她的房间,小黎被使唤去了容棱房间,她打算去找儿子,在容棱房间赖一晚。

    明早天亮之前,再不离开儿子小黎。

    但柳蔚不可能承认,便说:“我去净房。”

    “一炷香之前,你去过了。”容棱提醒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又想去了,不行?”

    容棱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他这表情太招人讨厌了,柳蔚一梗脖子,说:“我尿频!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,只是勾着唇,继续瞧着她,没有半分让步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我肾不好。”柳蔚继续说,顺便捂着肾部,说道:“不是男人才肾亏,女人也会肾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亏了?”容棱好歹回应她了,手伸过来,在她腰上用手指擦来擦去,勾来勾去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腰痒,后退半步,说:“还能怎么亏得,这案子麻烦,我心烦,损着肾了。”

    昨晚还说是个小案子,今日就成了大案子了,这女人是不会说谎,破绽太多。

    容棱顺手霸气一搂,将女人搂进怀里,让两人几乎贴在一起,面庞磨蹭着她的耳后肌肤,才问:“只听过,精阳缺损,劳肾损亏,你精阳缺了?”

    精阳缺损是好听的说法,不好听点,就是纵欲过度。

    柳蔚一个未婚女子,哪里来的欲给她纵,这男人分明是故意调戏她,柳蔚不乐意,伸手推他。

    可推了几下,容棱却一动不动,感受到他用的十足力道,柳蔚知道,这人是认真了,不打算让她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柳蔚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,虽然不想承认,但今日,她也就手贱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……白日时把他给摸硬了。

    柳蔚承认那会儿她没想过后果,全凭冲动,一时图爽快的报复。

    但柳蔚真没想到,报应会这么快来,才过了几个时辰罢了,容棱的反击就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急中生智,想了好一会儿,还是觉得,不能硬碰硬。

    舔了舔唇,柳蔚挣扎一下,埋着头说: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很难道歉,但有时候,道歉并不意味着自己真的做错了,这是一种自保的措施。

    她现在,就在自保。

    容棱冷哼一声,将她又压紧了一些,嘴唇贴在她柔软的唇瓣旁,呼吸打在她的皮肤上,轻声问:“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板着脸看容棱,硬是憋出一句:“不该肾亏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