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40章:这男人有点见缝插针的毛病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脑筋急转弯每期自动更今期正版通天报彩图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40章:这男人有点见缝插针的毛病

    容棱面部表情微妙,指尖抬起,勾住柳蔚的下颚,将她的下颌挑起来,瞧着她眼底那分明的不甘心,笑了一下:“肾亏了,就该补补。”

    话落,男人又靠近两分,唇瓣,擦过她的唇角,细碎的吻,印了过去,只印了一下,又退开。

    那触感,轻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柳蔚抬眸看着容棱,这男人这个动作下,指定是要兽性大发的。

    倒没想到,他只是轻微擦了一下,连亲都没有,看来,自己或许还有逃出升天的机会?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想法,柳蔚起了点精神,讨好的笑笑,说:“我这就去开几幅补肾的方子,抓了药,今晚就吃药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机灵的柳蔚妄图从他的怀里挣脱!

    可柳蔚哪里挣得开,容棱淡眸瞧着她这左右试探的调皮摸样,手上一用劲,把她搂得更紧。

    柳蔚轻轻吸了口气,还没来得及说话,唇瓣便被咬住。

    不是亲,是咬,用牙齿咬。

    柳蔚睁大了眼睛,清晰的感觉到,男人用了极为微妙的力道,宛若啃噬似的,蹂躏她的唇。

    好几次,咬狠了,唇瓣上都起印子了,他便探出舌尖,在那印子上舔过,像是抚慰。

    柳蔚像触了电门似的,唇瓣一麻,便有些使不上力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对她已经足够了解,至少亲吻上,他知道用什么方式,能让她快速缴械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恨,恨自己这么轻易被他摸透。

    男人在某些方面,似乎总有着特别的天赋,柳蔚没有这方面经验,所有的经验,几乎都给了眼前这个男人,可她却摸不透该怎么对付他。

    不知是天底下所有的男人在这方面都不好糊弄,还是只有容棱,尤其的难缠。

    唇瓣被厮磨得有些疼,柳蔚想避开一些,但脑袋刚往后挪,后脑便被男人扣住!

    接着一个硬扣,他的唇再次贴上来,舌尖探入她的唇齿。

    呼吸的交缠加剧热度,实际上,只是亲吻的话,柳蔚并不怕,但她觉得,今晚有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是气氛不一样,还是容棱不一样。

    柳蔚分不清,可这感觉,就是让她隐隐不安。

    掐住柳蔚的下颚,男人的手掌明明是热的,但指尖,却泛起凉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到他的手,从她下颌,一直蔓延到脸颊,再到耳后,他单手捧着她的脸,停顿了一会儿,又向下蔓移,抵达脖子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,脖子素来是死穴,少有显露,更不会让自己的脖子,落在别人手中。

    几乎是本能的,柳蔚后背汗毛竖起来,已经有了想伸手袭击眼前这男人的准备。

    可在这之前,男人的手,变了个动作。

    从握住,便成了抚摸。

    他用手指,轻柔的在她脖间徘徊。

    容棱的指腹很硬,那薄茧拂过柳蔚的脖子,在上面一而再,再而三的捻磨,令柳蔚,渐渐开始呼吸不支。

    唇上,还被男人控制着,她说不了话,甚至容棱的另一只手,还按着她的后脑。

    柳蔚几乎到这一刻才反应过来,自己,彻底被牵制了。

    她,变得逃无可逃。

    巨大的不安,将她笼罩。

    但在男人轻柔的啃噬,唇舌勾缠之下,那股不安,又变得格外脆弱。

    或者,是她变得脆弱。

    腰部以下,几乎快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柳蔚迫于无奈,将大半的力道,卸在男人身上,几乎是攀附的,手指捏紧了他的衣服,指尖很白,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容棱那只不断作乱的手,终于离开她的脖子,但那手游走到她的后背,沿着她的脊椎骨,一路往下,最后停留在她腰间。

    男装的衣服比女装的简单很多,并不繁复,非常利落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那只手,便从后面,抵达了前面。

    柳蔚清晰感觉到,那手在解她的腰带,“咯噔”一声,镶着玉石的腰带,掉落在地,衣服,顿时松垮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吸了口气,用了最大的力气,退开他的吻,低头一看,就瞧着自己宽大的衣衫,岌岌可危的挂在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要说话,容棱将她反手一扯,身子一转,将她抵在门板上。

    后背是冰凉的木门,前面,是男人火般的压迫。

    柳蔚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她艰难的道:“你……不要太过分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不置一词,这种时候,谁还有心思说话?

    直白的吻,再次落下来,这次,不是吻的柳蔚的唇,而是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一整颗男人的头,埋在自己脖项间,柳蔚被迫仰起头,可那姿势,平白显得有些放荡。

    大概是猜到自己现在的动作,有多难以启齿,她有些发火,拼命想推开那颗男人头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使劲的下一秒,双手同时被强硬扣住,容棱拽住她的两只手,将其压在头顶,用一只手固定,另一只手,捏住她的下颚,迫使她微微扬起,再惩罚似的,咬了一下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柳蔚疼了,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容棱又软硬兼施的在那咬疼的地方舔了舔,舌尖擦过,带着难以言喻的湿意。

    这个吻,与刚才那个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如是方才,柳蔚只感觉,今晚可能会出事,到现在,她已能确定,今晚一定会出事了。

    容棱的禁锢法,让她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这种姿势,甚至不光是禁锢着她这个人,竟是直接将她挥发内力的可能,都给锁了。

    柳蔚很紧张,在他唇稍稍退开一下后,就求饶: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冷哼一声,瞧她的眼神,却是冷笑:“晚了。”

    晚了,什么就晚了?不就是白日摸了他两下,怎么就这么不依不饶了啊?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被摸摸怎么了,还能掉一块肉吗?

    大不了,让你摸回来?

    柳蔚觉得事情到这儿,已经不是她自作孽不可活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知道,容棱其实并非那么正大光明的人,这男人有点见缝插针的毛病,就是在某些方面,他会把很小的事,放大,从而利用那放大后的后果,在她身上找一些便宜。

    以前就有这种案例!

    柳蔚已经数不清,这人小心眼的地方有多少了,而眼下,显然也是一桩案例。

    白日她手贱,晚上,他这不叫报复,这叫蹬鼻子上脸,这叫得寸进尺,这叫假公济私。

    容棱的吻,再次往下,手也移到了她的前胸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她的袍子,被他掀开,因为力道太大,直接脱掉了一半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