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41章:既然停不了了,就不停吧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48491开奖直插香港百姓四肖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41章:既然停不了了,就不停吧

    柳蔚余光瞟着耷拉在她胳膊上的衣袍,这种半脱不脱的样子,比全脱了,还显得不正经。

    “容……容棱……我……我道歉……我做错了什么……都……都道歉……好不好……”她气喘吁吁的说,但声音太绵软,说出来的话又断断续续,竟显得,极为惹人。

    咬紧唇瓣,她感觉到,男人在脱她的内衫!

    因为内力浑厚,柳蔚并不怕冷,自然也不爱穿太多,即便是在北方,还在下雪的日子,她也就一件外袍,一件内衫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,清清瘦瘦的。

    这内衫脱了,里面就只剩一个束胸了。

    这内衫柳蔚睡觉是一向不脱的,直接当亵衣穿,毕竟每晚和个男人同床共枕,她总要包严实点,至少,是不能露肉的。

    就连束胸,她多数时候,都是穿着睡,虽说对心脏不好,但日子长了,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平平硬硬的胸口,毫无手感,容棱的手进去,便知道,她又穿了束胸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,男人不讲道理的直接挪到旁边,摸索着解开扣子。

    柳蔚真是急了,扭动着身子,挣扎:“别……别……”

    奈何双手都被束,内力也使不出,她的挣扎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在自己怀里扭来扭去,容棱知道,那是什么滋味?

    容棱哑着声音,警告: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不乱动你要脱我内了!

    柳蔚没听,还是妄图逃脱,两人的身子本就靠的近,这会儿,擦着擦着,就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容棱长吸了口气,手搂着她的腰,将头靠在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柳蔚看不到他的表情,却见他停了下来,有些窃喜,打算乘胜追击,现在就挣脱。

    但她还没来得及再次动手,容棱又抬起头,他的眼睛,赤红一片,眼底全是血丝。

    这个模样,把柳蔚看愣了,心里几乎第一时刻惊呼——不好!

    但是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,摸到了束胸的扣子,单手而已,他却两三下,将其解开,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柳蔚胸前一凉,险些骂人。

    容棱已将她外衫一搂,遮住胸前了她,将她整个人,快速抱起,直接抱到床榻,按压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瞪着水灵的大眼睛,拼命咽着唾沫。

    容棱赤红着双眼,大手掌猛地一捏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倒吸口气,咬着下唇,鼻尖顿时有些发酸。

    容棱俯身下来,咬着她的唇,另一只手,却不再束缚她,而是蔓向她露着的胸,腰皮肤,指尖在她身上游走来来回回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,每一寸都点上火苗。

    一连翻的热吻后,容棱的声音,已哑到极致,他凑在她耳畔,用极为细微的音量,询问:“还不可以?”

    明明是他将火燃到这一刻,却又开始假模假样的征询她的意见。

    自己她的大腿上,被硬硬的东西什么碰到,柳蔚知道那是什么,她也看到了容棱眼底几乎沸腾的岩浆。

    现在,还能停吗?

    她是可以停,女人的自制力,总比男人强,但是,他能停吗?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的眼睛,过了许久,直到那双眼里的火光,几乎将她焚烧,她才抬起已经能活动的双手,捧着他的脸,叹了口气,在他唇上,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既然停不了了,就不停吧。

    他这双眼,他此刻的语气,让明明前一刻还气得要死的女人,到底狠不下这个心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关系,本也,早就不见外了。

    这清浅得仿佛不存在的一啄,仿佛是打开某扇大门的开关,容棱知道她这是同意了,一瞬间,竟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柳蔚,竟然真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其实,到了这一步,容棱已经不打算征询她的意见,可看她的脸,他又到底耐着性子,问了那么一句。

    问得有些多余,甚至一问完,他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万一她不同意?万一原本还能将她扑的半推半就,这一问,就彻底没有机会了?万一……

    想了很多万一,而就在他还没想完更多更糟糕的可能性时,她同意了。

    惊喜来的太突兀,他一时间,竟无处安置。

    柳蔚见他突然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,哪怕平日再强势,这会儿脸皮也红透了。

    看什么看,有什么好看的,这……这种事……就应该吹了蜡烛……你还看得这么仔细……

    容棱看的太久了,把柳蔚看羞了。

    她窘迫得要爬起来,下一秒,男人又一次按住她,吻,再次落在她唇上,下颚,脖子……

    两人的呼吸,都开始急了,不大的房间里,弥漫着悱恻的意味。

    烛影摇曳轻晃,柳蔚衣衫服不整的倒在那里,看着容棱将衣衫除尽,露出身体。

    她使劲别开眼,想了想,一甩手,将蜡烛扇灭!

    房间里,顿时黑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愣了一下,附下身来,在她耳旁问:“怕羞?”

    柳蔚脖子都烧红了,哑着声音警告:“不准说!”

    可那声音,没有一点威慑力,反而尤为的缠人。

    “故意勾我?”男人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冤枉极了,可不等她解释,就感觉,黑夜中男人的手,在她的身上划过生命的轨迹,在那地方仿佛揉啊捏啊……的,羞耻极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她闷哼一声,喉咙发堵,本能的弓起身子,全身颤。

    容棱又是一笑,却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可那笑声,却让柳蔚再次介意了。

    她对这种事没有经验,不知道该怎么控制本能反应,总觉得,自己好像被嘲笑了。

    咬紧唇瓣,她不服气。

    索性一咬牙,突然使劲,腾地起身,一翻身,将他压在底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容棱喘口气,身子放松,躺在床上,无声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征服,不止是男人的权利。

    谁上谁下,关系到谁胜谁负,她得给自己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容棱再也忍不住,低沉着声音,长笑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一下子用手捂住他的嘴,不准他笑,强硬的道:“再笑,咬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吻了吻她的手指,握住她的手,放在唇上,一双魅眼依旧带着笑意,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。”柳蔚抽回手。

    “本王让你咬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,这绝对是挑衅!

    她一低头,一口咬在男人坚硬的胸口,却换来男人更猖狂的笑。

    柳蔚很生气,觉得时隔五年后的第一次,彻底毁了,她输的惨不忍睹!

    却听容棱含着笑意,声音很低的说:“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