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44章:总算学会在意他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正版码报资料20180422香港金手指鬼谷子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44章:总算学会在意他了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几乎一瞬间,钱掌柜咆哮着怒吼。

    钱夫人也止住了眼泪,直接上前抓住胡哥的衣服,大吵大嚷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我家喜儿是个好姑娘,清清白白的好姑娘,你说这些话构陷我女儿是为何,造孽啊!我的女儿,我苦命的女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胡哥被拉扯着,也没反抗,这种事,胡哥知道父母该是多震惊,又是多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钱掌柜与钱夫人没法接受归没法接受,但到底理智占据了感情。

    两人看看周围无数的人,冷静下来,却依旧不依不饶:“你说,你究竟为何构陷我女儿?我们夫妻俩,哪里对不起胡总役你了?”这次说话,声音却明显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胡哥没法说什么话了,只能转头,无助的望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沉了沉眸,正要走过去,手腕却突地被人给拉住。

    转首一看,她便瞧见容棱站在她的身旁,他轻巧的将她拉到身前,牵着她,一道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站在他身后,有些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老实的走过去,站定在钱家夫妇面前,道:“令嫒,已有两个月身孕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钱夫人像只发疯的老虎,几乎一个过渡都没有,直接冲上来,尖锐的指甲,直冲柳蔚面门。

    若是习武之人袭击柳蔚,柳蔚倒是能回手,但这位钱夫人,只是个刚刚丧女,肝肠寸断的普通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攻击,只抬手挡了一下,已做好了手背被抓破的准备。

    可千钧之际,巨大的冲力,将柳蔚拉了一圈儿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便感觉一道挺拔黑影将她挡住,等再看清时,一眼,便瞧见了容棱手背上破开的血红印子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容棱替她挡了一下,钱夫人的指甲,划破了容棱那只好看的大手。

    眉头瞬间拧了起来,柳蔚将容棱的手拉过来,眼中蕴着冷意,抬眸,锐利的盯着那钱夫人。

    钱夫人似乎也被唬了一跳,往后面缩了两步。

    钱掌柜站在妻子面前,昂首挺胸,满脸愤恨的道:“我的女儿,是个干干净净的好姑娘,你们今日说的这些浑话,我老钱就当没听过!来人,将喜儿的尸身搬走!”

    钱掌柜说着,就使唤随行而来的书铺伙计。

    胡哥拦住道:“钱掌柜,令嫒的遗体,还不能动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动?这是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可是案子还没破,这是衙门新出的规定,只要有人命案子发生,破案之前,这死者遗体,就都得放在衙门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!”钱掌柜怒吼:“若是案子一直破不了,莫非连自个儿家人的遗体都要不回来了?这是什么鬼规定,我要见你们孙大人!”

    钱掌柜虽说是个书铺掌柜,经营一个小商铺,但以前也是当过秀才的,在这没什么人才的古庸府,算来算去,也是个有颜面的读书人,与衙门,自然也有些往来。

    胡哥巴不得将这破事儿推给孙大人,忙让下头的人,带钱掌柜去衙门里头说话。

    可钱掌柜走了,钱夫人却开始发浑,直接扑过去,将钱喜儿的尸身抱着,不让其他人碰。

    柳蔚还捏着容棱这只手,摸了摸上头的血红印记,明知道这么丁点小伤,并没什么大碍,可大略是刚经历了某些情爱之事,现在,她有些敏感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她轻声问。

    容棱抬手,手掌按住她的头顶,低声道:“关心我?”

    柳蔚瞧了他一眼,抿了抿唇,丢开他的大手,走过去,站在钱喜儿的尸体旁。

    容棱在后看看自己的手背,又看看柳蔚纤柔的背影,嘴角的笑意,久久未褪下。

    “你女儿,是被人谋杀的。”

    轻巧无比的一句话,柳蔚说的。

    她这一说完,正搂着女儿要死要活的钱夫人,一下子就愣了,猛地抬起头,看着柳蔚,嘴唇发抖:“你……你说……你说我的喜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柳蔚知道钱夫人要问什么,说道:“不是水鬼,没有神怪。你女儿是遭人谋杀。”

    钱夫人一口气没上来,胸口一堵,险些厥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语气依旧冷冷:“这样的情况下,你还想将你女儿的尸身带走?还想让那凶手,逍遥法外?”

    钱夫人僵了一下,蹲坐在地上好一会儿,猛地爬起来,抓紧柳蔚的衣袖:“这位大人……求你,求你替我喜儿主持公道,求你为我喜儿报仇雪恨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抽出自己的手,指着身畔的容棱,道: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容棱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,手臂微抬着,手背上,鲜红的指甲印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钱夫人脸上一臊,忙一迭嘴的道歉。

    容棱听在耳里,眼睛却是瞧着柳蔚。

    这女人,总算学会在意他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看容棱,眼睛故意移向别处。

    胡哥拉着柳蔚,小心翼翼的问:“柳兄弟,你说的是真的?钱喜儿当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抬了抬手,打断胡哥的话:“先将人搬回衙门。”

    胡哥只得点头,吩咐人过来抬尸体。

    可小衙役们还是躲躲闪闪的,心里到底还是觉得,这刚闹鬼的四月湖,第二日就出人命了,也忒邪乎了。

    随便碰这尸体,当真没问题吗?

    胡哥上前,一人踹了两脚,呼和道:“赶紧!”

    小衙役们有苦难言,只得磨磨蹭蹭的找担架。

    钱夫人还搂着自己个儿女儿哭个不停,胡哥心里担心,但看柳兄弟的脸色,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唯独容棱,抵着柳蔚耳畔,低声问道:“是他杀?”

    柳蔚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凶手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瞧了容棱一眼,没说话,眼睛却在周围人群中,一寸寸掠过。

    容棱懂了,看来柳蔚心里,已经有了章程了。

    溺水而死的人,很难判定是自杀还是他杀,毕竟正常人掉进水里,溺水,挣扎,最后死亡,这个过程,是千篇一律的。

    你不知究竟死者是自个儿失足掉进去,还是有人从后头推了死者一把。

    原本,柳蔚也不太确定,粗粗的检验,除了看出的确是遇溺而亡,没有其他伤口外,就没有再看出更多。

    直到,发现这钱喜儿,怀了身孕。

    再连系到其他线索,柳蔚便明了了。

    钱喜儿身上穿的是件有些扎实的麻装,衣料都很粗,头发也挽了上去,通常十几岁的姑娘家,还都喜欢将长发披散一半,这样显得轻柔,可这钱喜儿,一身把式装,鞋也不是姑娘家的绣鞋,而是布鞋。

    若是钱家本就贫瘠,这样的穿着,倒是正常。

    可端看钱掌柜与钱夫人一身的珠光宝气,这打扮,如何也不可能将自个儿独独的女儿,教成一身这样的粗鄙装束。

    那若不是平常的穿着,为何这半夜三更,钱喜儿要这样一身打扮,出现在大街上?

    柳蔚心中冷笑,眼睛,继续在人群中逐一搜掠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