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47章:某道视线,越来越深!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pk10计划软件手机免费版今晚买什么六合地下码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47章:某道视线,越来越深!

    走进来的,是个眉目清隽,黑发齐束,文质彬彬的白衣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身形偏瘦,面上带着两分书生气,他手中持着一把折扇,这大冬日的,手里还拿着扇子,也不知是热的慌,还是闲的慌!

    可若只是个好看些的男子,绝不会让柳蔚这般怔忪,只因,这男子通身气质,竟是那般眼熟?

    容棱也抬眸看了一眼,却很快移开眸光,面上没有半分异样。

    倒是柳蔚,敛着眉,看着那男子,目光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似乎是柳蔚的眼神太深,男子看过来,瞧了柳蔚一眼,嘴角勾起一笑,对柳蔚微微颔首,算是一礼。

    柳蔚迟疑的回了一礼,这才垂下眸,将视线挪开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该如何说,但只是这么看着,她却有种,不知如何去形容的感觉。

    似乎注意到柳蔚的异样,容棱站在她身后,用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:“认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……”柳蔚忍不住又看了那人一眼,回来语音迟疑:“他有些……面熟?”

    容棱又看了一眼,目光平淡:“像你?”

    两个字,如醍醐灌顶,令柳蔚登时一愣。

    随即再看那男子,果真是,柳蔚不是觉得那男子眼熟,而是那男子,左看右看,竟是与她,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不是容貌相似,而是气质相似,感觉相似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上,每个人都是唯一。

    柳蔚这双眼中从不觉得谁和谁相似,因为哪怕双生子,也是两个单独的个体,柳蔚能够准确区分。

    但现在,柳蔚却觉得,眼前这人,与她像得有些过分了!

    柳蔚的眼神忍不住又深了几分,就听钱掌柜与那男子寒暄道;“钟先生,您怎么来了,这……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钱掌柜态度和蔼、殷勤。

    随着女儿的离奇死亡,这钱掌柜的脸色,表情,一直都很差,但见到这位钟先生,钱掌柜却突然换了一张脸,整个人也明朗了些。

    柳蔚不觉好奇,只好问眼前这个正被他把脉的青年:“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那青年往后看了一眼,才道:“是钟先生,钟自羽。咱们三街那间私塾的先生,是个举人出身,据说十岁就考了童生,本来去年是有机会去京都参加殿试的,但却因父母病逝,守孝三年,要等三年后才能再考,这么好的人才,白给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古庸府里若是能出个状元郎,那可是整个州府的荣幸。

    指不定还能带着全州府的人发家致富,走向光明大道。

    这钟先生,在古庸府声望一向很高。

    就连平日眼高于顶的各位乡绅,员外,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,更别说本就是秀才出身的钱掌柜了。

    见了其人,更是像见女婿一般热情!

    只是眼下,连女儿都没了,这女婿也就泡汤了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没想到,这人竟是位教书先生。

    通常这样年纪的读书人,多数都是勤勤恳恳,读书万卷,只为奔着那科举一途。

    又有多少人,还一心二用,年纪轻轻的就跑到私塾去带一些孩子?

    通常,私塾先生最多的,也是年纪五十岁以上的。

    这钟自羽,是钱掌柜书铺的常客,又因钱掌柜对其向来刮目相看,所以钟自羽每次来书铺,都会呆上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眼下钱喜儿怀孕而死,那腹中骨肉到底是谁的,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但是钱掌柜却可以肯定,一定不是钟自羽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只因这钟自羽若当真对他家喜儿有意思,他做父亲的是巴不得。钟自羽根本不需要用这样的法子。

    而且钟先生德高望重,更不是会做谋财害命这等子要命之事的人。

    钱掌柜对这一点深信不疑,自然也就没命人通知钟自羽来衙门验血,可是钟先生不知从哪儿等到消息,竟是自个儿来了。

    这倒弄得钱掌柜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只想着,幸亏大伙都不知道这取血是为了什么,否则,可就闹得难看极了。

    钱掌柜一直陪着钟自羽说话,就连孙奇,也过去凑了两句热闹。

    直到轮到了钟自羽,他才在钱掌柜与孙奇的簇拥下走来。

    男子彬彬有礼的冲着柳蔚点点头,又朝柳蔚身后的容棱笑了一下,声音轻柔温和的道:“劳烦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男子将袖子卷了一半,露出比普通男人,稍微要纤细一些的手腕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脉枕上那截肉白色的手腕,指腹按了过去,把脉起来。

    脉搏正常,身体强健。

    只需一下,柳蔚就观出了此人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但却又有些好奇,从这脉象来看,此人绝对是个康健之人,但端看此人的身型与面色,都透着几分弱色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把脉之前,还以为,这钟自羽的体质,多少是有些差的。

    把脉完毕,柳蔚没有立刻放开,而是又摸了一次,却感觉身后某道视线,越来越冷,越来越深!

    柳蔚知道,那是容棱的视线在看她。

    这把脉不过意思意思,实在不太可能花太久时间,前面几个,都把的很快,但到这里,却莫名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怪这男人,又弥出了一股子老陈醋味!

    柳蔚被容棱盯得久了,也只得讪讪的放开,却听那钟先生低笑一声,折扇轻轻晃着,悠然的问:“大夫,我这身体,可是有何问题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摇摇头。

    却见其人,笑得有些深邃,看柳蔚的目光,也透着几分意味。

    柳蔚被他这眼神,看的有些不解,却听身后,容棱低沉的音色倏地响起:“快些。”

    那钟先生往后看了一眼,眼中的笑意没散,又将手,主动递到了旁边的小黎跟前,笑着问:“小大夫,还要扎血是吗?”

    小黎还从没被人叫过“小大夫”,顿时有些得意!

    立刻笑起来,摸样乖极了:“嗯嗯,扎一下就好,不疼的,如果疼,这里有甜枣,吃一个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这童言童语,实在可人!

    钟自羽笑的爽朗了些,抬起另一只手,揉揉小家伙的头顶。

    小黎感觉到头顶上温温热热的,很是舒服,不觉眯起星星眼,用脑袋蹭了蹭那掌心。

    “小黎。”此时,容棱的声音不悦响起。

    小黎僵了一下,最近容叔叔对他念书习字的要求太严格了,弄得他听到容叔叔的声音,都觉害怕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