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55章:你可能看得上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有没有可以买彩票的软件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55章:你可能看得上?

    “诶,钟兄可是清楚,岳某从不爱说笑,钟兄只管说便是,这个大人,你可能看得上?”那公子哥口无遮拦,也不顾旁边其他人,张口就言。

    钟自羽摇摇头,涵养极好的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岳兄饮多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闻言,忙出来,拉住那岳公子:“是是是,这才中午,就喝了这般多,咱们将人送回去,钟先生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那岳公子还想说什么,却被其他人联合拖走,最后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钟自羽瞧着一群人离开的方向,眼中的笑意浅了一下,又转头,看向柳蔚等人消失的方向,半晌,眸子未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慌乱泥泞的暗月林深处,遮天蔽日的树荫笼罩下来,将林子里衬得阴森恐怖,视角黑暗。

    孙奇捂着胸口,远远的看着前头的画面,到底,没有撑住,喉咙里一阵腥甜,转身,扶着旁边的大树,弯腰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衙役,也都纷纷捂住嘴。

    有的连忙退开数步,离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有的已经脸色苍白,手脚都微微战栗。

    柳蔚平静的站在人前,眸光清淡的瞧着泥地里的画面,嘴唇,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”珍珠落在她肩头,歪着脑瓜,叫唤了两声。

    咕咕停在最粗的树枝上,黑豆子般的眼睛,紧紧的瞧着下头。

    柳蔚处理过很多尸体,多么凌乱,多么恶心,多么恐怖的都有,她也遇过很多凶手,残暴的,疯狂的,病态的,但眼前这一幕,却依旧让她,稍稍的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柳蔚抬步上前,从怀中掏出一双手套,戴好。

    再试探性的用手将那尸体的脑袋扳过来一点,看清了他的摸样,表情不变:“李林,男,二十七岁,古庸府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方才他们一来,便认出了这人就是李林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……被扭曲得不成样子,但衣服没错,摸样也认得出,辨认度还是很高。

    但现在,听柳蔚亲口说出,其他人,还是吃惊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大略一个时辰前还好好的人,现在突然成了这幅摸样,是个人也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李林的死状很奇怪,柳蔚在他尸身上巡视一圈,又试探性的检验一下,却并未发现明显致命伤。

    要真说致命伤,或许,该说他每一处都是致命伤。

    人能承受住多大的痛楚,这是有科学证明的,只要是人,你的身体,到达一个临界点,就会崩溃。

    李林的尸体,柳蔚几乎不用怎么判断,就知道,他的死,并非因为某处受害,而是因为,体质崩溃。

    李林现在的样子,柳蔚不会形容。

    但大略就是,头还稳稳的长在脖子上,但他头的位置,却并非放在脖子上,而是放在他自己的肚子上,他的肚子上有个血窟窿似的大洞,洞里,冉冉的血肉和肠子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他的四肢,已经不再正常,他全身,就像被人掏空了内脏,再折叠起来把头塞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一个人,生生被折叠了起来,这个画面该有多刺眼?

    但他就是这样,而因为死亡时间还很短,柳蔚甚至能看到,他的血液还在流动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,没有支离破碎,他很完整,完整得不像一个人,他仿佛被蹂躏过成了另一个物件。

    柳蔚不难猜测,他是如何死的……

    他是被,生生疼死的。

    或许,他是亲眼看着自己被折叠起来的,或许,他是亲自感受了腹部被掏挖的痛楚,或许,他也是在有意识的情况下,被人把头,塞进肚子上的大血洞里。

    那种痛苦,迫使他体质崩溃,被摧残而死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样的深仇大恨,连杀人,都要用这样的方法?

    柳蔚觉得,这算是一种刑法吗?

    李林,被受刑了!

    这个想法从脑中一闪而过,柳蔚愣了一下,才皱起眉,想将那古怪的思维分散出去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也不成功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胡哥的声音响起:“柳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胡哥脸色苍白,嘴唇发紫,他不敢看李林的尸体,眼睛移向别处,艰难的问:“这尸体,是否也要带回衙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应了一声,起身,一边摘着手套,一边说:“将他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胡哥脸色更难看了!

    其他衙役也齐齐不语!

    柳蔚还在想事,也没发现这短暂的沉默,最后,还是孙奇吐完了,捂着嘴,躲得老远的说:“李林他……成了这个摸样……如何能放到衙门里?”

    这东西,放到哪儿也没人敢看啊,何况还要搬回去,谁搬?怎么搬?

    柳蔚这才回过神,看了看周围一圈人,最后没有勉强,伸手,对珍珠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珍珠“桀”了一声,明快的飞出了暗月林。

    一刻钟功夫后,小黎蹦蹦跳跳的领着两位粗布麻衣,一副农家扮相的男子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黎一看到娘亲,就跑过来。

    他又一抬头,看到上面停着的咕咕,兴奋地叫了起来:“咕咕咕咕,你好像又长大了?”

    咕咕眯着眼睛,仰头嘶鸣一声:“咕咕咕……”然后翅膀一扇,带来一股尸臭味,飞扑到小黎身边,围着他转,还学着珍珠,用尖尖的嘴角,去蹭小黎的脸蛋。

    小黎被他蹭得痒痒的,忍不住笑个不停,一人两鸟久别重逢,都特别高兴,仿佛一点没发现现在的场合,并不适合叙旧。

    最后,在跟珍珠交流了一番后,小黎脆生生的说:“爹,珍珠给我带的礼物呢?咦,就是那个吗?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着,就看到不远处,那诡异而扭曲的李林尸体,他亮晶晶的大眼睛闪了一下,顿时兴奋了。

    急吼吼的跑过去,他嗷嗷嗷的叫唤:“就是这个吗?就是这个吗?珍珠,咕咕,我太喜欢你们了!爹,我喜欢这个礼物,我好喜欢,我能带回家吗?好漂亮的形状,我要做成标本,做成最好看的标本!”

    小黎说着,没脸没臊的就伸着他的小短手,珍惜的在李林的尸体上摸来摸去,若不是这尸体在泥地里,有点脏,柳蔚丝毫不怀疑,他会直接跑过去,抱着尸体亲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