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65章:孤僻船客,他叫纪邢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疆11选五开奖号4649金财神中特58333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65章:孤僻船客,他叫纪邢

    一连三天,小妞都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大妞从一开始还能克制,到现在,已是克制不住,直接病倒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女孩子,满脸通红,发着高烧,眼睛和鼻尖都是红肿的,在睡梦中,却还坚持的念着:“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抚了抚大妞的脑门,将银针收起来,为大妞盖好被子,起身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房外,容棱倚在门旁,正等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还没找到?”

    容棱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垂下眸,眼中,闪过什么。

    容棱握住她的手,男人的手心温热,将她冰凉的指尖瞬间捂暖了。

    柳蔚顺势往旁边一歪,疲累的将额头抵在他的肩膀处,埋着头说:“会不会,已经出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打断柳蔚的话,容棱将她搂紧,围在怀中,下巴抵着她的头顶,轻声道:“没消息,便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目前,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情绪都不太好,好端端的有人失踪,还是身边的人,这种有危险藏在暗处,伺机而动的感觉,非常不妙!

    柳蔚担心小妞的安危。

    而容棱,则是更多的担心柳蔚的安危。

    对方掳走一个小妞是为何?一个小丫头而已,有什么作用?幕后之人的真正目标是谁?

    是他容棱,还是柳蔚?

    容棱不得不考虑到万分周全,也不得不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敌暗我明,他们已经处在劣势。

    “柳大人在吗?”正在这时,楼下传来人声。

    柳蔚从容棱的怀中退出,走出去一点,往楼下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便看到胡哥带着两个衙役,也正朝他们看来,一瞧见他们,胡哥便忙行了礼。

    柳蔚走下去,脚步有些急:“可是小妞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胡哥脸上尴尬,叹了口气,摇头:“小妞姑娘,还未找到,只是,咱们找到另一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谁?”

    “纪邢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这个名字,对柳蔚来说还很陌生。

    胡哥知道这么说,柳兄弟指定是不认识,便换言道:“纪邢,便是曾与两位大人,还有那叶元良同船过的另一人,那个据说性格有些怪癖,总爱一个人行走的船客,他叫纪邢。原来那纪邢一到了古庸府,就换了船,去临县找他的亲戚去了,这不,昨日才跟他亲戚告别,今日回了古庸府码头坐船离开,恰好就让人认了出来,这就立刻报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下,他人已经是被咱们给带到衙门,只是这案子是柳大人与容大人在处置,孙大人就说,要来请示请示二位,这接下来,是该如何?”

    经胡哥这么一说,柳蔚也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张平平无奇的陌生脸庞,沉吟一下,问道:“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胡哥摇头:“船上的事,倒是都交代了,只是叶元良的死,却说是不知,看起来,不像是撒谎!而且根据他提供的日子,我也派人去查了当日送他去临县的那个船家,得到的答案,也是一致。这么说,下了船之后,他当真是走了,也与那叶元良,真的没了联系。”

    对于叶元良的死,虽然柳蔚已说过是他杀,但胡哥还是不确定。

    毕竟看到尸体的时候,叶元良的样子,的确还是悬挂在房梁的白绫中,怎么看,都是自杀的摸样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柳蔚这般信誓旦旦,他也没什么好猜测的。

    而且叶元良的尸体,现在怎么看来,都已没了自杀而亡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尸体除了柳蔚在上头缝缝补补的搞得支离破碎,尸体本身,好像还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胡哥没看那尸体几次,但也知道,尸体现在表皮正在腐烂,并且不是正常情况下的腐烂。

    好像是有人,在尸体上动了什么手脚。

    如是自杀而亡的尸体,谁又会在这尸体上做什么手脚?或许,真的是他杀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只是凶手又是谁?

    柳蔚没有说过,胡哥也只能憋着不敢问。

    之前,胡哥怀疑那单独离开的船客,必然有问题,可现在人找到了,瞧着也没什么问题,胡哥倒是彻底糊涂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凶手究竟是谁?

    凶手是谁这个问题,柳蔚心里是有想法的,只是若要确定身份,还是有些困难,毕竟尸体上看,线索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但那个纪邢,倒是可以见一见。

    因此,也没理胡哥脸上好奇满满的表情,柳蔚直接提出,要见纪邢!

    胡哥自然答应,这便去安排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柳蔚坐在衙门后衙的厅堂内,看到了对面,如此熟悉,又隐约陌生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柳蔚敷衍的笑了起来:“纪公子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这声公子,柳蔚不知称呼得对不对。

    纪邢现在看起来,其实并不像一位公子哥,他身上穿着并不算好的粗布衣裳,容貌长得也是毫无特色,他就像那种随便扔在街上,都要扒拉着找一会儿才能找到的普通老百姓。

    叫一声公子,都是抬举了!

    可柳蔚就是觉得,该这么称呼才对,这人,绝对担得上“公子”二字。

    柳蔚这股的自信是哪里来的,柳蔚自己也不清楚,只是,按理说,她与这纪邢应该不是初相识了,可柳蔚总是觉得这回看到他,他的身上,透出了一些让她觉得好奇的气质。

    不知如何形容,这种感觉来的突然,又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而在柳蔚这样的称呼下,纪邢也稍稍抬了抬眸,半晌,抿唇朝柳蔚颔首,示意一下。

    算是对“公子”这个称呼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纪公子,可还记得那位叶老爷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纪邢表情冷漠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纪公子可知道,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还是这冷漠寡淡的一声:“听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:“按理说,怎么也是相识一场,船上共度几日,那叶老爷离奇而死,纪公子怎的连半点的惊讶摸样都没有?这是以前,就对那叶元良有什么意见,巴不得他死,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不等柳蔚把话说完,纪邢已冷冷的瞧着她,直言道:“怀疑我杀了他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纪邢,微笑不语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