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69章:钟公子这般在意容大人,可是看上他了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云顶娱乐APP兴发游戏1916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69章:钟公子这般在意容大人,可是看上他了?

    那脚步声由远而近,异常缓慢。

    柳蔚站在原地,静静的盯着大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一道黑色的人影,慢慢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睛,尽量看清。

    待那人影终于走进了光线,柳蔚松了口气,今晚……总算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门外刮过一阵轻风,将来人白色衣袍吹翻一些,柳蔚定定的看了这人一会儿,而后坐下,对他道:“钟公子来晚了,坐吧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站在门口,嘴角含着笑,漆黑的眸子,荡着春水般的柔情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此人,有一幅出色的皮囊,只是因为气质太过温和,而显得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但若仔细看,还是能看出其出色的魅力。

    这种魅力,与他本人的气质不符,柳蔚看着他,盯着他脸上的笑,脑海里和心里都只是浮出一个字——荡!

    明明是个儒雅温润之人,却在潋滟眸转之间,透着一股难掩的浪荡,此人,果真是有两面。

    钟自羽没有坐,只是将手上的一个小包拿出来,放到柳蔚旁边的小桌子上,温笑着道:“大人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那小包裹,看大小,是香墨的样子。

    柳蔚拿起,拆开外面的表皮,拿在手上嗅了嗅,点头:“果真是香,钟公子先坐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笑着:“不了,时辰不早,钟某这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柳蔚拧了拧眉,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臂!

    钟自羽停了下来,低眸,看着柳蔚那只小白手。

    柳蔚将手收回,道:“既然来了,便坐下聊聊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挑了挑眉:“天色太晚,若大人实在有事想聊,不若白日挑个时辰?”

    “白日我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只夜里有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稀奇。”钟自羽失笑一下,又问:“可是因为,白日里,那容大人缠着大人,大人才抽不得空?”

    柳蔚眼眸眯了一下,道:“白日要在衙门內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与那容大人一道忙?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不知怎么回答,这人明显是在试探,试探她是否是有主之人。

    若是有主之人,不知他会如何?

    若不是有主之人,想必今晚,就能留住他了!

    其实现在容棱不在,柳蔚就算否认与容棱的关系,应该也没事,大不了被发现了,就死不认账!

    但也不知为何,一想到若是否认,将会有什么严重惨烈的后果,柳蔚就后背毛毛的,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总感觉,保命为重,还是不要随便自作主张了。

    沉吟一下,柳蔚想到一个说辞,故意笑着问:“钟公子这般在意容大人,可是看上他了?”

    钟自羽果然愣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起来!

    这人真的很喜欢笑,温润的笑,爽朗的笑,含蓄的笑,内敛的笑,但这些笑,听在柳蔚耳里,都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柳大人真会说笑。”笑了好一会儿,钟自羽才停下来,摇头失笑着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,突然又指了指旁边的椅子:“我与钟公子颇为投缘,此时月色正好,你我又都有空闲,还是坐下聊聊?”

    大略是当真被柳蔚逗得心快了,钟自羽不再推拒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终于入了正题!

    柳蔚打起精神,拿起那块香墨,问:“钟公子爱搜集墨块,想必对书法也有研究,不知喜欢哪位名仕的手笔?”

    钟自羽斜斜的靠在椅背上,漫不经心的说:“我不爱书墨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切入失败!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换了另一个话题:“那画呢?”

    “也不爱画。”

    这人真不会聊天!

    “那公子喜欢什么?”

    钟自羽双眸紧紧的盯着柳蔚,嘴角,再次委婉的勾了一下:“喜欢……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?”柳蔚拿着香墨的手,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对,人。”钟自羽突然起身,属于男子的身高,令坐着的柳蔚,莫名感到一丝压力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过来,直到走到柳蔚面前,才弯下腰,双手撑住柳蔚椅子上的两边扶手,倾身,靠近柳蔚……

    柳蔚不自在的后贴着椅背。

    钟自羽却越逼越近,直到两人几乎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时,他才停下……而柳蔚,攥紧的拳头,也稍稍松开一些。

    这人要是再敢近一点,她的拳头,可就忍不住了!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钟自羽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轻,大略因为两人太近,柳蔚甚至能听到他平缓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可有人说过,你生的真好?”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想了一下,回:“钟公子也生的好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又开始笑。

    柳蔚静静的看着他,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这次钟自羽只笑了一下,随即,他漆黑的眸子,敛了一下,手抬起来,手背擦过柳蔚的脸颊。

    柳蔚顿时便冒出一身鸡皮疙瘩,他的触碰哪怕很短,仅仅一瞬,但她觉得,她的拳头真的要忍不住了!

    从没人告诉柳蔚,美男计竟然这么难!

    容溯之前为什么不说!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,柳蔚又恨上了容溯!

    钟自羽只摸了柳蔚一下,像是知道柳蔚要动手一般,已退开了些,却笑着道:“皮肤也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次没法违心的说,钟公子皮肤也好,她只是冷着眸看着他,心里想着,自己果然没有施美男计的天分,要不还是算了,套话什么,不是非要用计,把人抓起来,打一顿没准也能套出消息!

    正在柳蔚思忖着,是将钟自羽直接打晕,还是擒拿将他捆绑起来时,钟自羽又说:“柳大人可知,这檀墨要用什么砚,最好?”

    柳蔚以暴制暴的心思顿时一掐,她打起精神,然后反问:“钟公子觉得什么砚最配?”

    “明砚。”

    “明砚?”

    柳蔚对书墨通得不多,关于明砚却也听过,不算什么上好的砚台,在京都,几乎算是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“明砚里头,掺了麝香散,能提神醒气,配上檀墨,香气浓郁,引人入胜,通常学子,都爱用这两种墨砚,配搭起来,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麝香,檀香……

    他在告诉她什么,此人,到底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柳蔚咬咬牙,霍然起身!站在钟自羽对面,一把捏住他的衣领!将他拉过来,将鼻尖凑到他的衣领上,伸长了鼻子去嗅了嗅:“钟公子说的,就是这种麝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热闹。”柳蔚的话还没问完,只听大门口,突然冒出一道低沉阴鸷的醇厚男音。

    柳蔚的脸还靠在钟自羽的身前,手指,还抓着他的衣领,大概因为她的动作太突兀,钟自羽的摸样,还十分局促。

    而这个姿态下,柳蔚就像一只急色攻心的饿狼,扑住了白衣翩翩的文弱书生,企图将他吞吃入腹……

    柳蔚觉得,她现在,整个人都没法好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