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84章:铲除,成了最后一条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正版内部资料第一份709彩票app官网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84章:铲除,成了最后一条路

    纪云霓表情很是难看,她起身,倨傲的扬着下颚,审视的眸子,在对面三人身上流转。

    半晌,冷笑一声,拉起女儿,要带纪微走。

    纪微却不起来,坐在地上,抱着膝盖,委屈极了!

    哭的眼睛都红了,还抬头,纪微用嗡嗡的声音,指着小黎道:“娘……他,他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霓怜惜的抱起女儿,为女儿擦眼泪,安慰道:“没事,娘给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纪微吸着鼻子,抱紧纪云霓,眼睛还盯着小黎的方向,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里,分明全是不甘。

    柳蔚原本还存在的一丝歉意,这会儿已彻底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原本其实只是小孩间的一些摩擦,对方欺负了儿子,做娘亲的要求还回来,一报回一报,恩恩怨怨,就此抵消。

    但对方却一副怀恨在心的摸样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。

    哪怕念在可能是一场亲戚的关系,应当和气些,但柳蔚这里,也没有让儿子白吃亏的道理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已是这种态度,就多说无益了。

    柳蔚牵着小黎,打算带着儿子走,却见那季师爷走来,解释道:“微微这孩子从小被娇惯了,并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须解释。”柳蔚打断纪奉的话,冷冷的道:“记仇的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纪奉愣了一下,转头看了眼已经走进内室的纪云霓与纪微,隐约听见里头,纪微在嚷嚷:“好疼啊娘……”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,纪奉也是疼纪微,但眼前这人不是别人,是柳蔚,是那人的女儿……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,偏向哪边都不是。

    纪奉也觉得,这个时候柳蔚离开,或许最好。

    只是,纪奉还是说:“挑个有空的日子,你该先见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挑个时间,见一些人?

    见什么人?

    还能是什么人,必然就是纪家的其他人。

    且不说柳蔚对他们的来历是否完全信任,哪怕是信任,在经历了这样的情况后,柳蔚想,自己恐怕也难以平常心与他们再见。

    沉默一下,柳蔚道:“见人就不必了,况且……”她看了眼纪枫鸢:“也并未有多少人,愿意见我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皱了皱眉,想说什么,却在看到容棱扫过来的视线时,将喉咙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有人吃过一次亏了,第二次就会学乖,纪枫鸢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今日这场接触,只能用不欢而散来形容。

    到最后,纪奉也不再相逼,柳蔚牵着儿子,容棱陪在她身边,三人,一道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人走远了,房间里,纪云霓才走了出来,风韵犹存的美艳妇人,杨柳细腰,风情万种,倚在门旁,瞧着纪奉怅然沉默的表情,嗤了一声:“方才的事,你也瞧见了,柳蔚的儿子打了我家微微,这样,你还帮着他们?”

    纪奉看纪云霓一眼:“你该管教管教纪微了!”

    纪云霓冷笑:“微微没有爹,只能这个样子,你若嫌我养的不好,你当微微的爹,你来教,你来管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作为一个未嫁女子,听着这话,有些不适,咳了一声,找个了借口,去了前庭。

    纪枫鸢一走,院子彻底没了旁人,纪云霓走过来,纤纤玉手搭在纪奉肩上,身子靠了过去。

    纪奉推开,目光有些冷:“我该回衙门了。”说着,便要走。

    纪云霓上前拦住他,不依不饶:“我说的,你当真不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纪奉皱起眉,显然已经不耐。

    纪云霓好歹是个女子,一而再,再而三的表态,这人却像铁了心一般,无动于衷,都说水滴石穿,这再硬的石头,也该开缝了吧。

    纪云霓沉下脸,语气变得不好:“你就当真只想着那纪夏秋?她都死了多少年了,况且,就算没死,她喜欢的也是别人,怎么轮,也轮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纪夏秋死了吗?死了,都这么说,传来的消息就是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可纪奉却知,她没死。

    就是前两年,他们还见过,只是她……身份特殊,最后不得不走罢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他们再未见过。

    但纪奉却仍旧相信,她还活着,在某个地方,好好的活着,只要时机到了,或者因着什么别的,他们还能再见。

    纪云霓的话很尖锐,实则,纪云霓本就是个娇蛮任性的女子,不管是嫁人前,还是嫁人后,都是如此,从未变过。

    比起嫁人之前那种纯粹大小姐摸样的任性,嫁人后,实则已经稳重了不少,若不是那接连发生的两三件事,包括微微的出生,纪云霓应当,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自暴自弃。

    纪云霓钟情纪奉吗?纪奉并不觉得。只是,纪奉是包容纪云霓的,而纪云霓,需要一个依靠。

    纪奉能够猜到纪云霓的心情,也能够理解纪云霓的迫切,更清楚纪云霓想要安定的渴求,但他无法回应,若是能……早在微微出生之前,早在纪云霓的悲剧发生之前,他已经给了纪云霓答案。

    纪云霓不是第一次这样提起夏秋,但这次,纪奉听得出,纪云霓是真的急了,因为柳蔚的出现,纪云霓惶恐。

    一个可以单身数十年的男人,在一只脚已经埋进棺材时,对那婚姻大事,实则已经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但烈女怕缠郎,若是有一方足够努力,或许,终究是真有水滴石穿的那天。

    可若是出现了什么别的因素,让那块石头更硬了,只怕就是水滴万年,石也不穿。

    柳蔚就是那个骤然出现的因素,纪云霓害怕,柳蔚的出现,会让纪夏秋这个名字,在某人心里越扎越深,终究除之不尽。

    所以,铲除,成了最后一条路。

    纪云霓看着纪奉冷漠的脸,自己明明已说得这么过分,他却仍旧无动于衷,有时候,纪云霓真的很恨他这种淡漠,就好像,自己只是只跳梁小丑,哪怕再是蹦跶,也在他眼中,留不下一片残影。

    心口郁结难平,纪云霓咬着牙,看着纪奉的背影,加重了音量:“只要我一句话,柳蔚一辈子也别想回族!”

    纪奉前行的脚步顿住,纪云霓脸上终于露出笑容,可这笑刚刚浮现,就在纪奉下句话中,再次颓塌。

    纪奉道:“指不定,柳蔚并不想回去。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