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85章:我为我儿子,不为儿子他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黄大仙老牌四季生肖2018年1肖彩经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85章:我为我儿子,不为儿子他娘

    纪云霓眯起美眸:“柳蔚若是不想回族,何苦千里迢迢跑来这古庸府?”

    纪奉看向那纪云霓,眼神很深:“或许,柳蔚是见到你之后,就不想回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纪奉不再说话,转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纪奉的背影渐行渐远,直到彻底消失,纪云霓才颓然的倒退两步,将后背靠在一旁的木柱上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纪微捂着受伤的手臂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眼,就瞧见娘亲那黯然摸样,纪微皱皱眉,上前,抓住娘亲的手指。

    纪云霓低头,看到女儿,揉揉女儿的脑袋,问:“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纪微一双眼睛红得像兔子,老实点头:“好疼。”

    纪云霓又摸了摸女儿的伤口位置:“他们太过分了,对一个孩子,下手如此之重。”

    纪微吸着鼻子:“娘,我不喜欢他们,也不想在族里见到他们,可不可以,不让他们回去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纪云霓用锦帕,为女儿擦干净脸上的泪痕:“他们,是回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纪微点点头,小脸很委屈:“不回去就好,冰哥说,他的药,只下在外族人身上,若是他们回去了,冰哥知道我对他们用了药,肯定,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纪云霓失笑:“怎么会,你小冰哥最疼的便是你,哪里会对你生气,不是还说,长大了要娶你过门吗?”

    纪微脸颊羞涩的烫了一下,扭捏的跺了跺脚:“娘!”

    纪云霓点了点女儿的额间,嗔道:“人小鬼大。”

    这头,母女二人商量着如何能将那看不顺眼的两母子,驱除在外。另一头,柳蔚看着容棱冷酷的背影,也烦恼得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从八秀坊后庭,走到前庭,沿途风光正好,美艳女子娉婷而过,容棱却目不斜视,五官冷漠,只是平稳的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柳蔚故意站在容棱身侧,拉拉容棱的衣袖,问:“你赶来,可是容溯叫你来的?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不气馁的说:“我方才回客栈,没瞧见你,让容溯带话予你,你可收到了?”

    容棱依旧不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舔了下唇角,又看了眼脚边,正噙着大眼睛,一瞬不瞬看着她的儿子,有些尴尬,推了儿子一下:“你走前面,不要偷听大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小黎很无辜,他没有偷听,说得这么大声,聋子都听到了,还用偷听?

    终究,没人权的小豆丁被撵到了前头。

    柳蔚又靠近了容棱一点,放低了声音问:“你今日去哪儿了?不在客栈,可是京里来了什么消息?忙去了?”

    容棱,还是不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本也不是多有耐心的性子,自己已经放低了如此多的姿态,他仍旧无动于衷,柳蔚就有些烦了,沉默一下,也来了脾气:“既然不理我,何必赶来?”

    柳蔚的这次的语气,已经带了硬性子的味道,容棱,总算停了下来,他侧过眸,用那双漆黑且冷凌的眸子,淡淡的扫着她,说:“我为我儿子,不为儿子他娘。”

    柳蔚乍一听这话,脸迅速红了。

    红过之后,柳蔚又不服气的道:“你管你儿子,就不管你儿子他娘了?”

    大略是没想到,柳蔚会开诚布公的说这种话,容棱顿了一下,才深深的看着她,问:“你要我管?”

    其实柳蔚并不想。

    但这个帐,柳蔚是算过的。

    这种问题下,自己若是说要,那指定能将眼前这人哄好,昨日的事儿,肯定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自己这样变相承认两人的关系,连带的将小黎的身世也承认进去了,往后,只怕就真的再也没有反悔余地了。

    但若是说不要,这人肯定还要继续逮着昨天的事不放,保不齐往后,自己还有的是亏要吃。

    毕竟跟这位容都尉认识这么久,柳蔚几乎真的是所有的亏,都在他身上吃了个遍。

    两者权衡再三,便有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身旁的容棱,眼神很是认真,却佯装漫不经心的模样,摊了摊手,装作无所谓的语气:“你想管就管啊,反正……我人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令容棱亮了亮眸子,随即,又敛了下来,他靠近一些,抓住她的手腕,声音很沉:“你可知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感觉到胳膊很烫,容棱的手,隔着衣服,也将温度传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心跳的突然有些快,咬咬牙,还是豁出去了: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容棱指尖紧了紧。

    柳蔚感觉手臂有些痛,却没吭声。

    容棱又问:“可知,你说这句话,有何后果。”

    后果很惨重,柳蔚已经料到了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,柳蔚继续回: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语气轻了许多:“不后悔?”

    本来还算好,但容棱突然问得这么郑重,柳蔚突然,就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这次柳蔚犹豫了,迟迟没答,容棱的眼眸,又黑了下去,随即,柳蔚就清晰的感觉到,手臂上的力道更重了,自己估计快被捏得淤青了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不后悔!”

    手臂的力道被放松,柳蔚的手,终究,还好没断。

    长长的吐了口气,抬头,见容棱正噙着一双柔和的眸子看着自己,柳蔚顿时后脖子一阵凉意。

    柳蔚惊悚的发现,自己,仿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,把自己卖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还能否赎回来?

    急于想从容棱这不正常的眼神中解脱,柳蔚赶紧转移话题:“小妞的位置,是你找到的?”

    方才在衙门,柳蔚就得了消息。

    传来消息的人,是容棱的某个暗卫,与柳蔚接触不多,猛然来向柳蔚报信,柳蔚也愣了一下,但事关小妞,柳蔚的确上心。

    原本,柳蔚是要自己去救的,但那暗卫说,都尉大人自有安排,自会派个最合适的人去。

    柳蔚也好奇,谁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直到方才回客栈,瞧见容溯,柳蔚猛然回神,这个容溯,便是那最合适的人了。

    只因,与她和容棱现今的情况而言,小妞,只有由容溯带回来,才最安全。

    小妞为何被绑架不知,但隐约可知,是与她或者容棱有关,这种时候,带小妞回来的人,就最好不要是他们二人之一。

    容溯是个局外人,他去,才能最大程度的保障小妞的安全,况且,柳蔚相信,容棱也不会让容溯一个人去。

    身后,必定还跟了不知多少条尾巴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