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493章:与你一样,讨厌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对快现场报马开奖直播香港凤凰买马免费资料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493章:与你一样,讨厌

    怎么哄?讲睡前故事吗?

    他能讲什么?

    说起来,柳蔚还从未听过容棱讲故事,听说之前她去柳家的那段日子,他会每晚给小黎讲故事,只是每次她问小黎,小黎都说不出到底讲的什么,因为小黎总是听一会儿,还没听到主题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今天难得有这个机会,柳蔚迟疑一下,试探性的问:“我要承认我是孩子,你要怎么哄我?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兀然微亮的双眸,眯起眼睛:“不用哄,累了就会困。”

    累了?

    柳蔚还没反应这个累字的概念,容棱掀开被子,也上了床,翻身,已将她压到身下,薄唇准确的吻到她的唇上,温热的手指,挑开她本就单薄的亵衣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吓得柳蔚忙按住他的手,急急的说:“我马上睡,马上睡。不需要累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柳蔚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困了,只是突然让睡,就有些睡不着,多说了两句而已,这男人没必要这样啊。

    柳蔚不敢再跟容棱贫嘴,老实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有人说,压力太大的时候,适当的放纵身心,可以缓解压力,但柳蔚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案件线索如此堆积的情况下,有兴趣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这一闭眼,没过多久,柳蔚就真的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容棱眉头紧皱的从柳蔚身上起来,手掌贴着她的额头,停顿了好久,才轻轻放开。

    下了床,容棱动作很轻的出了门,一打开门,看到走廊外,容溯还抱着小妞,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将房门阖上,容棱没理容溯,直接走向小妞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去,果然瞧见小黎趴在床上,呼呼大睡,大妞也趴在桌子上,睡得很甜。

    容棱伸手,在儿子头上揉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黎没有醒。

    容棱屈指,在儿子头上敲了敲。

    小黎没有醒。

    容棱换地方,手指捏着儿子后脖子的肉,捏得有点紧。

    小黎没有醒。

    容棱弯腰,直接将儿子抱起来。

    小黎没有醒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容溯,一脸冷笑,那轻笑里暗藏的鄙夷,似乎在说,这些招数,你就想让他醒?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容棱稍稍顿了一下,直接凑到儿子耳边,小声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瞬间,原本还睡得一动不动的小男孩,猛然睁开眼,双眸刹那一片明亮。

    容溯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笑了一下,捏捏小黎的鼻尖: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小黎这才回过神,看看自己身处何地,又看看眼前的容叔叔,激动的抓住他的衣袖,说:“容叔叔,我梦到了有人要给我一具新鲜的尸体,是那种没有多少破损,可以第一手切割,还能收集所有器官的尸体,我要再做一个骷髅头,我的标本就齐了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对梦中的情景耿耿于怀,容棱只是淡定的将孩子放下来,道:“小妞病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在照顾小妞的途中睡着的,他脑子一震,忙看向床榻,发现小妞不在,再一转头,就看到容溯怀中的小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小黎很生气,涨红了脸,指控容溯:“我明明说了,小妞要休息,不能碰,你为什么把小妞偷走了!”

    容溯二话不说,将小妞放回床上,冷淡的道:“还你!”

    小黎忙过去查看小妞的情况,发现小妞竟然发烧了,顿时看容溯的目光更难看了,气哼哼的嘟嘴:“你看,你给小妞弄病了!”

    容溯吐了口气,转头看着容棱,问道:“你说他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容棱挑眉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我信。”容溯说:“与你一样,讨厌。”

    容溯说完,转身要离开房间,走到门口时,却停顿一下,回头又看了一眼,这一看,就看到床上的小丫头已经睁开眼,正噙着一双朦胧的黑眼珠,直直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小妞就这么看着容溯,没有开口说话,没有叫人,更没像昨夜烧的糊里糊涂那样,朝大人撒娇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对视一会儿,小黎软小的身子就挡在两人中间,隔断了两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容溯收回视线,离开,再没管他人的闲事。

    而被挡住了视线,小妞慌了一下,偏过头,错开小公子的身子,再去看外面时,却已经看不到那道高大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小黎手掌贴着小妞的额头,问道:“小妞,你现在难受吗?对不起,是我不好,我不该睡着,差点害你被坏人又偷了去,还把你弄病了,不过没关系,我能把你治好,我可是将来要当大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小妞沙哑的喉咙说不出话,但小妞还是勉强张张口,艰难的小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小妞声音虽然小,但小黎听到了,容棱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小妞说——七公子是好人,他救了我。

    是容溯将小妞从那山洞带回来的,哪怕一开始容溯并不想去,但最后的确是容溯动的手,由此而认定此人为小妞救命恩人,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小黎也知道这点,他撇撇嘴,小声嘟哝:“可他害你病了。”昨晚都没病,今早就病了,肯定是被人害了。

    小妞闻言,还想争辩什么,但烧的头疼脑热,喉咙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,方才那句话,已用尽了最后的力气。

    小黎也不想小妞多说话,让小妞继续睡,自己则忙来忙去的又是把脉,又是开方子。

    小妞却还是想说话,试探性的几次张嘴,可就是说不出音。

    容棱见状,伸手盖住小妞的额头,轻轻拍了拍,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妞眼巴巴的望着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放轻了声音,道:“他没害你,知道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小妞见解释清楚了,终于松了口气,乖乖躺在那里没有再乱动。

    小黎忙的可是热火朝天,容棱看他一个人可以,便出了房间,刚出去,路过走廊时,就听到隔壁房间内,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眼房间门,那是容溯的房间,与容溯对话的人是谁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停留,容棱直接离开,容溯的事,他不是没兴趣,而是早知结果,便懒得关注。

    反正,容溯那封信,还是寄出去了,只盼收到回信时,容溯还能如此刻这般淡定。

    京里,可早已不如容溯想象那般平稳了。

    那位好父皇,这次,是将所有人,都给清算了在內。

    谁,也跑不掉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