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501章:容棱看不上你的!(乌鸦嘴啊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永利网站yl优德w88是干什么的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01章:容棱看不上你的!(乌鸦嘴啊)

    钟自羽说着,将再次斟满的酒杯往前面递了一下,向柳蔚相敬。

    柳蔚依旧是没动,只看着钟自羽抬高的手,突然问道:“钟公子今日身上,为何没有麝香味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面色如常,将酒杯放下,瞧着柳蔚道:“大人喜欢那麝香味道?”

    “挺喜欢。”柳蔚说。

    钟自羽点头:“那往后,钟某每日都用上。”

    “叶元良的尸体上,也有很浓的麝香味。”柳蔚又说。

    钟自羽笑了一下,却是问着:“那大人,是喜欢我身上的,还是叶元良身上的?”

    柳蔚微微蹙眉,看着那酒杯,问道:“钟公子可是醉了?”

    还是此人,又打算开始兜圈子耍人了?

    不过今日,柳蔚没心思与钟自羽绕来绕去,今日追出来,便是有更重要之事,要与其确认。

    钟自羽没说话,只突然看着柳蔚,过了好一会儿,问:“大人想钟某醉,还是不醉?”

    柳蔚突然起身,道:“醉了便早些回去歇息吧,天色已暗,在外头,一个书生总是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喜钟自羽的态度,也懒得与钟自羽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,为了套话,柳蔚自然愿意敷衍。

    可现在,明知钟自羽存的另外的心思,又何必再与他客气。

    柳蔚说完,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却听后面,钟自羽淡淡开口:“大人来找钟某,怕不止聊聊这般简单吧,大人不想知,在下与容大人,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脚步顿住,滞了一下,回头看钟自羽:“说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勾唇:“大人这可是怕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有何好怕的?”

    “不怕?大人为何出现在这儿?”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睛,表情难看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并不怕,确切的说,这不算怕,只是有些计较罢了。

    白日柳蔚问小黎,容棱与他说了什么,小黎顾左右而言他,最后索性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其中有猫腻,却问不出来,最后只得去问珍珠,可珍珠毕竟是只鸟,说起来也是颠三倒四,柳蔚听了好一会儿,才听明白珍珠所说,它说的,并非是容棱与小黎之间的小秘密,而是,关于钟自羽的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珍珠说的是关于容棱与钟自羽二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定定的看着眼前之人,柳蔚酝酿了很久,才问:“你当真看上容棱了?”

    钟自羽拿着酒杯的手蓦地一顿,抬头,目光很深的看着柳蔚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走到那桌前,重新坐下,面色严肃的拍了一下桌子,冷下脸子:“你一直钟情于男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是疑问,是笃定。

    钟自羽这次倒是来了兴趣,将酒杯放下,环着双臂,看着柳蔚,然后,点头,不怕承认:“嗯。”

    柳蔚站起身,指着自己:“我比容棱差在哪里,你钟情他,却不钟情我?”

    这次,钟自羽脸上的笑,是忍了许久,才忍住,最后,上下打量一番,戏弄的道:“少了点男人味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噎,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钟自羽以为柳蔚会再说点什么时,柳蔚突然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完,人便走了,走到门口,柳蔚又回头补了句:“容棱看不上你的!”

    这次说完,是真的离开。

    钟自羽看着柳蔚离去的背影,愣神住了。

    这就完了吗?

    她为什么走了?

    特地跑来一趟,要说的就是这些?她不是来打听叶元良案件的线索,不是来询问他有没有心存恶意,故意在那容都尉面前胡言乱语,她只是,以为他对容棱有兴趣,就以“正宫”身份,特地来示威的?

    那他之前准备的一堆说辞,岂非都无用武之地?

    钟自羽皱皱眉,等了又等,终究没等到柳蔚回来,他起身,丢了一锭银子,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外头,空空如也的街道,哪里还有半道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,衙门后庭的小屋子里。

    容棱摸摸珍珠黝黑的毛色,夸奖道:“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珍珠仰着头,委屈的“桀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容棱听不懂它的话,却了然的捏了一块肉干,塞进它嘴里。

    珍珠赶紧叼住,扑腾着翅膀,飞到房梁上去吃。

    小黎坐在小板凳上,望着自家容叔叔道:“容叔叔,你说爹爹睡觉磨牙,半夜踢人,偶尔还会梦游这些事,我都没告诉爹爹,我是不是很乖。”

    容棱摸摸儿子的头:“嗯,很乖。”

    小黎又说:“其实以前我和爹睡,有时候半夜起床,也没被子了,我爹一直告诉我,是我自己踢被子,原来是她给抢走的,我都不知道,她还一直反过来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不对。”容棱道。

    小黎找到了靠山,赶紧又吐苦水:“有时候一觉起来,厨房的糕点就不见了,爹爹也说是我半夜自己偷吃了,肯定也是她自己吃的!”

    亲眼目睹过小黎半夜饿极了,浑浑噩噩跑到厨房翻锅炉的容棱,轻笑着,淡定的点头:“对,她会偷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肯定不是我,我睡觉最乖了,从来不乱动,都很规矩。”小黎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容棱继续摸儿子的头:“你很乖,是你爹不乖。”

    小黎很满意,眯着眼睛点头:“容叔叔,你跟我说的这些事,我都不会告诉爹,我一个字都不会说,我是不是很棒,但是今天珍珠不乖,它偷偷告诉爹了什么事,后来爹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容棱说:“珍珠也很乖,你们都很乖。”

    躲在屋顶上吃肉干的珍珠,闻言高傲的“桀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珍珠觉得它今天棒极了,这个未来会成为它第三个主人的叔叔,第一次给它发布任务,它就完成得很好,还得到了额外的肉干,它简直是世界上最最能干,最最机智的鸟了!

    当天晚上,容棱算着时辰,领着小黎和珍珠回客栈。

    一进客栈大门,就看到里头,身形纤细的白衣“男子”,一脸冷漠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小黎看到爹这个表情,就抖了一下,然后躲到容叔叔背后。

    容棱拍拍小黎的脑袋:“回房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又瞧了眼爹,抱着珍珠蹭蹭蹭窜上楼。

    等孩子走了,柳蔚才走向容棱,探头,在容棱身上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容棱问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