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穿越言情小说 » 法医狂妃 »  第507章:醋意大发,大冬天你说热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优德88官方永利赌场网赌

小说:法医狂妃作者:谁家MM
返回目录

    第507章:醋意大发,大冬天你说热?

    仿佛醍醐灌顶一般,柳蔚的眼神,变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元良的案子,李林的案子,现在的人皮灯笼案,这三个案子,柳蔚一直当做三件独立案件看待。

    毕竟三件案子,并未有什么共同点。

    但现在经容棱这么一提,叶元良的案子,与人皮灯笼案,倒是的确有些共同。

    最大的共同,就是都跟皮有关。

    现在人皮灯笼案扑所迷离,任何相似的线索,都可当做破案的根本,柳蔚觉得,她应该将三件案子重叠一下,好好分析分析。

    而若是当真能将这两个案子和在一起,那么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“钟自羽?纪邢?”挑了挑眉,柳蔚脱口而出这个两个名字。

    叶元良案件是有嫌疑人的,那边是纪邢,但也有人证,表示那边是钟自羽。

    若是两个案子合并,那么钟自羽或是纪邢,很有可能也与人皮灯笼案有关。

    现在人皮灯笼案的已知线索太少,柳蔚不能放过任何可能。

    “明日不去山洞,先去看看纪邢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眼角动了一下,悄悄去看容棱的表情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表情,只是沉默的“嗯”了一声,意思是会陪她去。

    柳蔚提了点精神,又道:“去了纪邢那儿,晚些再去找钟自羽,对了,你有事可以先走,我自己去找钟自羽也可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。”容棱道。

    柳蔚表情僵了一下,抿着唇说:“你不是有事?”

    “新线索,更重要。”男人语气平平的道。

    柳蔚却觉得不开心,站起身,越过容棱,自己走到床榻前去铺被子。

    容棱过去帮忙,被柳蔚挤开。

    柳蔚一言不发,表情也闷闷的。

    容棱瞧着柳蔚的摸样,嘴角轻勾一下,那浅薄的弧度,在柳蔚转过头看过来时,又转瞬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柳蔚问:“钟自羽不是好东西,这话我说过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说过了。”容棱点头道。

    柳蔚深深的看容棱一会儿,突然凑近,贴着容棱的耳朵,悄悄道:“他喜欢男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冷笑一声,打量的目光在柳蔚身上移转。

    柳蔚拍了拍自己的衣服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说话了,弯腰,替柳蔚将没铺好的被子,细心铺好。

    柳蔚推了容棱一下,让容棱听她说话:“这种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男子与男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道:“管人家的闲事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容棱这个好像不太排斥的反应,柳蔚有点被吓到了:“你……你能接受?”

    容棱皱起眉,点了一下柳蔚的额头:“钟自羽嗜男嗜女,与我何干,我需要接受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然后立刻道:“对,无关,你们毫无关系!”

    晚上躺在大床上,柳蔚思忖了一下,偷偷在被子里,将自己的束恟解开,然后身子软软的蹭过去,窝在容棱怀里。

    软绵的触感,紧贴容棱的结实手臂,黑暗中,男人抿了抿唇,将手臂抽开,离她远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身子一僵,黑暗中问:“怎的了?”

    “热。”男人平静的道。

    柳蔚咬着唇,生气:“大冬天你说热?”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再次贴上去,这次柳蔚不止上半身贴紧容棱,双腿还故意搭在他身上,将容棱的腿勾住,死死缠住这人。

    容棱不再说话,只是黑暗中,一双眸子,始终睁着。

    有句话叫,天作孽有可为,自作孽不可活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若是平日,他只怕早已反身一压,将这人压在身下,恣意所为。

    可今日,为了端着,哪怕软玉在怀,他也唯有冷漠相待。

    而且,容棱觉得,他此时冷漠相待的不是柳蔚,分明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无声的吐了口气,容棱尽量闭上眼睛,让自己睡。

    可柳蔚好像是故意一般,始终在他身上动来动去,每次一动,总撩的他心驰神漾,怎么睡,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终于,在已经耗了足足半个时辰后,容棱音色压抑的呵了一句:“睡!”

    还在容棱怀里蹭得不亦乐乎的女人一愣,撇撇嘴,终于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很忧愁,她觉得,现在的容棱,不像以前了,他好像,真的随时要跟着别人走似的。

    明明几日前,容棱眼里还只有她,不过短短几日,一个钟自羽的出现,容棱竟然已经将她拒之千里了。

    强烈的危机感挤在胸口,回忆一下,容棱身边出现的女人,实则也不少,最出名的,便是那忠心耿耿,拥护容棱一生一世的月海郡主,但对那月海郡主,柳蔚除了觉得对方刁蛮任性,却当真是一丝吃醋的滋味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一个钟自羽,竟让她醋意大发。

    其实,跟钟自羽也无关,关键是容棱的态度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真的不敢确定了,容棱到底是不是弯了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也始终男装扮相面对容棱……

    但是容棱又分明说过,叫她不要束胸,那显然是想多看看她女子的一面……

    只是后来他又没说了……

    那难道后来他就……

    柳蔚想的入迷,想着想着,想到了另一个可能,顿时毛骨悚然……

    莫非……莫非……莫非,是自己的男装扮相把容棱掰弯了?

    自己一个女子,将一个男子……掰弯了?

    然后白白便宜了一个居心不良的钟自羽?

    这个想法惊了柳蔚一大跳。

    柳蔚恍惚的看着身畔的男人,咽了咽唾沫,再盯着头顶上的帷幔,这一夜,是半点也没睡过了。

    而同样与柳蔚一样,没睡的,还有隔壁房间的一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细弱的敲门声,从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容溯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,闻言,翻身起来,点上蜡烛,走去开门。

    走廊外,有些黑,容溯刚一出去,并未看到外面有人,等顿了一下,视线下移,才瞧见脚边,站着个矮矮小小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容溯问道。

    小女孩闭着眼睛,没有回答,只是游荡一般的从容溯身边穿过,然后直直的找准床榻,手脚并用的爬上去。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小妞上了自己的床,盖上自己的被子,小小的身子缩卷成一团,容溯表情微妙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,拍拍小丫头的脸:“醒醒。”

    一上去床就睡着的小妞,连眼皮都没动一下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